712 哥永远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朱厌冷不丁的盯上,胡金不适应的往旁边挪了挪屁股,干咳着问,朱老师,我怎么了?

那句“朱老师”,再加上胡金弱弱的表情,一下子把我给逗喷了,这还是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金哥吗?我乐的前赴后继,蹲在地上“啪啪”的拍地。

朱厌像往常一般,伸出自己傲娇的三根手指头磕磕巴巴的说:啊就..最多..比他强半个。

尽管已经习惯了朱厌的“不识数”。我还是再次被逗乐,笑了好半天后,我擦了擦自己笑出来的眼泪问:“可是我怎么觉得我金哥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呢?”

朱厌很认真的点点头回答:爆发力。

敢情是胡金和阎王的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的,胡金欠缺的只是爆发力。

很快安佳蓓又重新买了几盘小菜回来,我们一帮人趴在聚在一起继续吃饭,老实说刚才看到朱厌土鸡瓦狗似的完虐阎王兄妹,我是打心眼里高兴,长时间压抑在心头的那股子恶气总算狠狠的出了一把。

至于阎王将来会不会报复,我一点都不担心,反正他又没死,天门的人也不至于以大欺小,再说了他师傅是一个区的龙头,我师父貌似也是一个区的大哥,大家要是比拼身份的话应该旗鼓相当,单就我俩一对一的开磕。甭管凭借阴谋还是阳谋,我都有把握搞残丫的。

吃罢饭,又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就出发上班去了,下午要办理转正手续,想想我就有点小激动,脑补当家里那帮损友看到我身穿一身板正制服站在他们面前会不会吓尿,想着想着我自觉就咧嘴笑了。

快走到派出所的时候,我掏出烟盒看了一眼,就剩下几根烟了。寻思到小卖部里买上几个“大中华”,好给新同事和领导们发几圈,毕竟谁都喜欢被捧着,咱又是初来乍到的,适当的装装孙子没啥不好。

揣着几包“中华”烟从小卖部里出来,我正瞎琢磨将来自己脚踏黑白两道,牛逼的不要不要的时候,猛然听到身后一阵机车轰鸣的声音,下意识的转过去脑袋,看到两个小青年骑着摩托车横冲直撞的朝我奔了过来。

“哎哟我去!从派出所附近还敢这么嚣张?”我站着原地没有动弹,静静的看着那辆越来越近的摩托车,甚至后背佝偻,已经做好的战斗准备,谁知道摩托车上的俩小伙压根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从我旁边“嗖”的一阵风似的开了过去。

我撇撇嘴自言自语,敢情是虚惊一场。

刚打算掉头走,就感觉后脑勺上一阵剧痛,紧跟着我控制不住的跌掉在地上,竭力回过去脑袋,竟然看到梧桐那个贱婢手里握着半块砖头。洋洋得意的站在我身后,先前那辆摩托车也停在不远处,车上的两个小伙拎着个编制口袋就朝我走了过来。

“草泥马得,声东击西!”我慌忙要爬起来逃跑,同事朝着派出所的方向喊了一声:马哥..

结果刚站起来。就被梧桐近身压了过来,一拳头狠狠砸在我太阳穴上,这次我眼前一黑,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彻底昏迷过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宾馆之类的房间里,我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全都被人拿绳子牢牢的绑住,嘴上还被贴了一大块透明胶带。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使劲的摇晃自己身子。挣动了半天没任何效果,还差点把自己给摔倒,我深呼吸两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梧桐那个贱逼女人把我绑了,只是这个贱人绑架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我想拿舌头顶开贴在嘴上的透明胶带,尝试了好半天也没能成功,跑又跑不了,救命都没法喊,我干脆冷静下来。静静的打量起这个房间,打算一会儿静观其变。

这应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单人标间,紧挨着我的是一张大床,床上很随意的扔了几件女人的衣裳,包括丝袜和一条粉色的“小秀秀”,床边有一个原木色的床头柜,床头柜上放着一盘水果和一堆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应该都是化妆品,边上还有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看到那把水果刀,我仿佛看到了自己逃脱的希望。

我正对着的地方是一条很窄的走廊,走廊旁边有个卫生间,此刻卫生间里正传来“淅淅沥沥”的流水声,难不成是梧桐那个贱人正在里面洗澡?我正来回打量的时候,卫生间的房门突然响了,我赶忙耷拉下来脑袋装成还在昏迷的样子。

紧跟着一阵拖鞋的趿拉声,连带着一股子香味扑鼻而来,我强忍住打喷嚏的冲动,仍旧像个死人似的低垂着脑袋,只不过偷偷把眼睛眯成一条小缝,想看看梧桐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我刚睁开眼睛,首先闯入眼底的就是一对洁白如玉的小腿,就站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梧桐冷笑着说,既然醒了。就别再装了,赵成虎,你不是很有手段吗?来想想怎么逃过这一劫。

我看实在伪装不下去了,干脆仰起脸看向她。

梧桐只裹着一条浴巾站在我面前,头发还湿漉漉的滴水。水珠子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落,给人一种无比诱惑的感觉,卸去妆扮的她,看起来倒是清纯了很多,只不过左脸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子,看上去多少有点不和谐,还有她嘴角的那抹冷笑也让人不寒而栗。

我使劲挣动了两下身体,“呜呜”的瞪着她。

梧桐娇媚的一笑,穿着拖鞋踩在我腿上,把脸凑到我脸跟前问:你想说话是吗?

我拼命点了点脑袋。

梧桐走到床头柜,抓起那把水果刀顶在我脖颈处,轻笑着说:我可以把你的胶带撕开,但是如果你敢大喊大叫,我马上捅杀你。

冰冷的刀尖顶在我喉咙上,刺激的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泛起来了。

我狂点了脑袋。让她感觉我确实是害怕了。

梧桐“刷”一下撕开我嘴上的透明胶带,还连带着我的几根胡茬,疼的我忍不住“嘶”了两声,我喘着粗气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梧桐抬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子呼在我脸上。指了指自己的脸怒骂,你说我想干嘛?你的手下打肿了我的脸,还把我哥哥也给弄伤了,这笔账应该怎么算?

我脸上火辣辣的疼,被人打耳光不是没有过。但是从来没被一个女人这么窝囊的扇过,那种屈辱感,让我真恨不得杀了她,但是我也知道此刻不能说狠话,把她逼急眼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我自己,我挤出个贱笑说:老妹儿,你好像搞错目标了吧?打你们的人不是我,他也不是我手下,之前你应该看的清清楚楚。我对他都是一口一个爷的喊着,如果你想报仇,我可以帮你把他约出来。

哪知道我刚说完话,她又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蛮不讲理的喝斥。少跟我来这套,如果不是因为你阴我哥哥,我会跑上门找你算账吗?我不找上门,就不会挨打,我不挨打,我哥哥也不会受伤,全都怪你这个混蛋!

一边说着话,她抬起胳膊又是一耳光掴在我脸上,打的那叫一个干巴利落脆,我的腮牙都让她扇的有些松动了,嘴角不自觉的淌出了血。

三巴掌,从我睁开眼到现在,竟然被这个疯女人连续扇了三巴掌!我心里头顿时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不管不顾的冲着她叫嚷:“简直就是尼玛币的强盗逻辑,合着在你们上流人物的世界里,只允许你们欺负人,就不允许老子还手?我还手了就是我不对?你怎么不去问问阎王我为啥不阴别人,只阴他的?”

梧桐冷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很好,很强大!嘴硬是吧?我倒要看看你的下面是不是也那么硬!

说着话,她又从床头柜上拿出个小药瓶,取出两粒水晶似的消胶囊要塞到我嘴里,我肯定不能吃,死死的咬住牙齿,梧桐更狠,一把捏住我的鼻子,我被憋得实在喘不上来气,只能张嘴呼吸,结果嘴巴刚露出一条小缝,她就硬生生把胶囊塞进我嘴里。

我还来不及往外吐,她一拳头重重的怼在我肚子,接着胶囊就被我囫囵吞下去,我干呕了两声没吐出来,恶狠狠的骂她:你他妈喂我吃了什么?

梧桐得意洋洋的举起手中的药品从我脸前晃了晃,当看到“伟哥”俩字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坍塌了,这逼把我绑到旅馆,肯定不会是看我长的帅,想跟我来一场友谊的“炮仗”,那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不敢想象了..

我咬牙切齿的咒骂:死了这条心吧,哥永远是你得不到的男人,你丫就算光着屁股追我二里地,我要是回一下头,都算自己耍流氓的,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了吧?

梧桐也不恼,故意把香喷喷的肩膀凑到我脸跟前,声音很娇柔的问,好闻吗?你想不想摸一摸?

一边说话,她一边故意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自己的嘴角从我耳边吹气,还将裹在身上的浴巾往下拽了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