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这事儿怎么办/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梧桐真是被我吓坏了,发出很锐利的尖叫声,而我此刻身体内的血液已然全部沸腾起来,脑子里只有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催促我“欺负她,把她刚才对你的侮辱全都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梧桐看实在推搡不开我了,干脆扯开嗓门喊叫起来:“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一边呼喊救命,她一边梨花带雨的哭个不停,我全然没有半点反应,说老实话此刻我也很难听到外界的任何声音,整个人完全都被仅剩的那点本能给支配住了。

我就像是闻着血腥味的苍蝇一般,冲着她一个劲的狂啃个不停,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手脚还被牢牢的捆绑在椅子上的话,我想很多事情估计已经发生了。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错了。再也不敢招惹你了,我明天带着我和我哥给你道歉行吗?”梧桐满脸是泪水的竭力摇动自己的脑袋,她越动弹的厉害,我就觉的自己好像越亢奋,嘴里“哈哈”的出着热浪继续轻她的侧脸。

看到我仍旧没半点反应。梧桐拼尽全力的嘶喊:“赵成虎,你别碰我,想想你老婆,你老婆是叫苏菲吧?你不能对不起她啊!你不要这样。”

“苏..苏菲!”一瞬间我如同被雷击中一般,稍稍恢复了一丝的清明,艰难的抬起脑袋望向她,那就好像是一种本能,我吭哧带喘的使劲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梧桐连连点头说:“对,苏菲!你想想苏菲,她是你老婆,如果她知道你现在做出这种事情,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让开身子,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了。”

望着满脸都是泪水的梧桐。我咽了口唾沫,声嘶力竭的喊“快点..推开我!”

仅仅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我整个人就又再次的被本性给操纵了,继续俯下了脑袋,干刚才没完成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的外面传来一阵剧烈的拍打声。

“救命啊,救救我!”梧桐哭哭啼啼的喊叫。

房间门被人的“咚”的一脚踹开了,我能感觉到有好几个人冲进房间里,其中还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想要把我拉起来,我像是疯了一样,谁碰我,我就咬谁。

“卧槽,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东西了?这么牲口!”被我咬伤了手背的男人拿蛮力将我拽了起来,我坐在椅子上如同野兽一般的“嗷嗷”吼叫,松开我!松开我!

只来得及嚷嚷了几声,我就被人拿床头柜上的烟灰缸一下子重重砸在脑袋上,接着我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又住进了医院,房间里弥漫着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感觉浑身冷冰冰的。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隐隐能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我感觉自己的肠胃好像被完全抽空一样,特别的想干呕,最可悲的是我发现,自己的那一杆“亮银枪”正傲然挺立,即便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可仍旧能够看的清清楚楚,最重要的是那股子胀痛感让我又痛苦又尴尬,忍不住唾骂了一句:“草泥马得梧桐!”

“这尼玛以后可没脸见人了!”我欲哭无泪的想要把“亮银枪”给按下去,结果没有半点作用不说。它反而还愈发挺得春风得意。

我恨恨的咬着牙破口大骂:“尼玛比,平常使唤你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好使!”也不知道是骂我自己,还是骂不听使唤的它。

我正盘算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听到病房门被人推开了,几个人说着话就走了进来,我赶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甭管现在来的是谁,我觉得自己的一世威名算是彻底毁了。

“嚯,从来没有发现我三弟这么有货!”我听到伦哥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当时真的骂娘的心思都有了。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见人了,伦哥是真心不厚道,埋汰我就算了,狗日的竟然还故意去我“大树”下拨拉了两下。

我死死的咬着牙齿没动弹,现在说啥也不能睁眼,这要是被他们抓个正着一辈子都有笑话聊了。

“医生,我兄弟这枪啥时候能缴械?刚才不是已经洗过胃了吗?”伦哥又问了一句。

旁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估摸着应该是医生,他说:你朋友吞服下去的这种药,就算是在产地美国也是药监局的违禁品,怎么跟你解释呢?这种药其实不是给人服用的,而是给一些牛马之类的牲口催生用的,也幸亏你没送过来的及时,不然他肯定全身血管爆裂而死,我预计他的这种情况,起码还需要保持三天。

三天?卧槽特姥姥的,也就是我还得这么继续丢人丢三天,我眼泪当时就都下来了。

紧跟着马洪涛的声音传了出来: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快速..呃..快速消肿?

医生说:洗胃只是帮助他清楚药品的残余,患者的体制很好。吸收效果也比常人要快速很多,你们可以用最正常的方式帮助他,药经上不是说的很清楚嘛,阴阳调和,方位人之初始。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很隐晦的回答了这个问题,那意思就是只要找几个姑娘给我败火,我就能消肿止痛,老子明明受了这么大的创伤,他们这些王八蛋好像还啥事没有的样子,闲扯了几句后,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把医生送出房间,临走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缺心眼的玩意儿,又从我的家伙式上拨拉了两下,疼的我差点没忍住。

等他们彻底离开以后,我才缓缓睁开眼,哭笑不得的瞅着自己的家伙式嘀咕:兄弟啊,你别那么膨胀,你让大哥以后情何以堪?你乖,赶紧软乎下去行不?

我正可怜巴巴的冲着它哀求的时候,房间门顿时被人“咚”的一下推开了,安佳蓓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张嘴就问:三哥你没事吧?

我赶忙搂进身上的被子,然后拱起腿来。尴尬的朝她笑了笑说:本来是没事的,不过你一进来,我觉得事儿好像大了,那啥..蓓蓓,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过个两三天就能出院。

我发现那药的余劲儿确实生猛,本身就挺茁壮的,此刻看到安佳蓓好像又胀大了一圈,尤其是安佳蓓还是穿了一身皮衣和皮裤,我两眼完全不受把持的盯着她的小屁股猛瞅。

安佳蓓肯定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眼珠子盯着我来回转悠,轻声说:还需要住两三天呢?我看你脸上好像什么事也没有,是不是身上哪伤着了?快给我看看。

说着话她就上前扯我的毛巾被,本来我就没啥力气,加上安佳蓓是练过的,手劲比我大很多,一把就撩开了毛巾被,结果当时我俩就都尴尬了,安佳蓓的俊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粉唇微动喃声:三哥你这...

我赶忙把被子抢过来盖上。脸红脖子粗的低吼:告诉你没事没事,非想看,看到了吧?可以安心了吧,行了赶紧回去吧。

我刚咆哮完,胡金、伦哥全都一股脑挤进了房间里,一帮人围住我嘻嘻哈哈的问,什么感觉?

“全给我滚出去!老子恨你们!”我歇斯底里般的咆哮。

安佳蓓红着脸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那啥。

“阴阳调和!”两个老不羞异口同声的回答。

“滚!马上,立刻,否则绝交!”我抓起枕头就砸向他们。结果不小心撑住了家伙式,疼的我“哎哟”一声夹紧了双腿,这地方伤的简直太他妈尴尬了,捂又没法捂,揉也没办法揉。

之后胡金跟我简单说了下事情经过。敢情我被梧桐绑架的时候,马洪涛听见了我呼救,当他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两个青年给带上了车,然后马洪涛马上报案,派出所的手续没法形容,只能拿“呵呵”代替,费了半天劲后,他们总算找到了我,之后就是把我送进医院里,现在梧桐也因为非法拘禁罪被治安拘留了。

被两个损哥哥取笑了半天后,伦哥压低声说:三子,阎王来了,从病房门口等了你一下午,你要不要见见他?估计是为了那个小婊砸的事情来的,你想好开什么条件。

“让他进来吧。”我想了想后点点头,反正已经丢人丢到这种程度了,也不在乎多个人知道。

阎王脸色苍白的走进病房,朝着低声说:拜托你撤诉,条件随便开。

“行啊,只要你师妹帮我把小爷这杆亮银枪收起来,我就马上撤诉,老子现在这副倒霉样子是她制造的,总得由她负责吧?”我冷笑着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