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 可算找到根儿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王俊俏的脸上带着些许的颓败,原本璀璨夺目一双眸子里面此刻遍布着满满的血丝,可能是身上的伤势还没好利索的缘故,他的脸上泛着一抹不正常的白光,轻咬着嘴唇看向我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虎呐?啥意思不是明摆着嘛?让你小妹儿来给我家小三爷擦枪,刚才你也听见医生说了,我家三爷这种情况,至少还得持续三天,最快的解决办法就是阴阳调和,撇开丢人的事情咱不说,这损失怎么也得你们报销吧?”胡金走着眉头出声。

我当时就急眼了,一把推在胡金身上骂:你说话就他妈说话,老拨拉我家伙式干什么玩意儿!

本身我就胀痛的不行,胡金一边鸡头白脸的絮叨。一边还总比比划划的摆弄两下,疼的我是又愤怒又尴尬,如果不是安佳蓓还从旁边站着,我真想脱下来裤子看看到底肿没肿。

阎王冷着脸说:成虎我是来替我师妹梧桐给你道歉的,她不懂事。而且长这么大也没怎么出过门,还请你高抬贵手,放她一马,需要承担什么后果,我一力扛下来了,可以吗?

“你替她?你拿啥替?别以为长得像娘们就真拿自己当成女人了,我家三爷不好这一口!”胡金下意识的又打算拨拉两下我的“武器”,我赶忙打开他胳膊骂,滚边儿去。

我把毛巾被盖在身上,然后两腿供起来,虽然有点难受,但不至于出糗,白了眼阎王微笑问:阎哥,你这是道歉应该有的态度吗?再说了,你们天门家大业大。这点毛毛雨还搞不定?何必来求我呢?

既然阎王亲自找上门,我寻思狗日的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法给他师傅上报,要不然就凭他心高气傲的性子,估计打死也不会上门求饶,当然了,我也没打算真把梧桐给送进监狱里,先不说那妞就是个毛事不懂得小姑娘,起码我师父那关就过不去。

万一真把阎王逼急眼了,到时候他通报天门,我师父再给我打电话求情的话,这就明摆着把关系给处僵了,苏菲还在上海滩,有道是“明骚易躲,暗贱难防”,保不齐阎王和他那个所谓的师父惹不起我,背后捅咕苏菲两下子,最后倒霉的还是我。

被我一顿抢白后的阎王,深呼吸两口,竭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朝着我两手抱拳鞠了一躬低声说:三哥。还请你高抬贵手,放我师妹一马,她一个女孩子,没在社会上玩闹过,事情办的确实过分了。我替她给您道个歉,要杀要剐我随便您处置!

我挖了挖耳朵眼,装腔作势的问:刚才你喊我什么?

“三哥,对不起!”阎王涨红着脸,声音很是嘹亮的朝我又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他脑袋耷拉的很低,久久没有直起腰板,我看到几滴亮晶晶的东西滑落在地上,我想他这一躬不但是意味着屈服,而且也摒弃了自己身上那股子骄傲吧。

我叹了口气。冲着胡金说:金哥给马洪涛去个电话吧,就说都是朋友闹着玩的,咱们不告了,就这么着吧。

胡金疑惑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压低声音问我,真打假打?

“当然是真打了!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坑。”我点了点脑袋,年轻人谁有没有傲气,谁没有个盛气凌人的时候,阎王也好,梧桐也罢。说起来只是任性,看我不爽,他们并没有打算真玩死我,要不然的话,我现在估计应该是从太平间里躺着。

阎王有些不敢相信的搓了搓鼻子,仰头望向我问,你真打算放过我们了?

我点点头说,两个问题,三个条件,你要是同意,咱们这事儿就两清了,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只能劳驾阁下动用天门的关系了。

阎王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点点头说:你问吧。

“第一,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你师门,或者是天门打电话,以天门的实力,想保释出来一个并没有犯什么大错的人应该不是啥难事吧?”我抓了抓后脑勺问道。

阎王犹豫了一下说:天门帮规第一条,禁止手足互相残杀,严格说起来。你我都算是天门人,尽管没有拜香堂,也已经是天门的外围弟子了,这事是梧桐做的不对,哪怕找到我师父那里。也只能给他抹黑,第二我们这次到石市是做拜香堂的任务,只能动用一次社团的机会,我已经用过了。

我点点头刚准备继续问,伦哥先我一步出声:“第二个问题,你师父是天门的哪尊大神?”

阎王这次没有犹豫,眼中甚至带着浓浓的崇拜之色,恭敬的说:尊师黄帝,天门战狼堂堂主,四爷的拜把大哥,也是普陀区的龙头!

胡金抽动了两下鼻子问,黄帝?是外号吗?

阎王摇摇头,满目认真的说:我师父的真实名字,姓黄,名帝,你们可以到上海滩随意打听,四爷这段时间带着两位夫人满世界的旅行,天门的内外主要由我师父打理。

“黄帝?”我咽了口唾沫,徒弟叫阎王,师父叫黄帝。这俩人的名字属实霸气到没天理。

伦哥咳嗽了两声小声喃呢,原来是帝爷的徒弟。

我瞟了一眼伦哥,看到他好像走神儿了,点点头冲着阎王继续说:两个问题我问过了,接下来你答应我三个条件。OK不?

阎王苦笑说,我说不同意,有用么?现在别说三个条件,就是三百个我也得欣然答应。

“实诚人。”我笑着翘起大拇指说,第一个条件,等你师妹从派出所里出来,让她到医院伺候我,伺候到我出院为止。

阎王眉头微皱,我看他理解错我的意思了,解释说,放心吧,我不是禽兽,只是让她过来照顾我的起居生活,给我擦脸洗脚,这不过分吧?

阎王点点头说。好,那剩下的两个条件呢?

我沉笑说,第二个条件,帮我尽快找到一个叫上帝的人,你既然有本事把我的资料调查的清清楚楚,相信肯定不会对上帝陌生,我怀疑这个人就在石市,帮我把他揪出来。

透过那天的监控录像,我亲眼看到苏菲被绑架之前,阎王从旁边路过好几次。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巧合。

阎王抽了抽鼻子说,犹豫了好半天没有吭声。

看他这副模样,我心里头有种怪异的感觉,冷着脸问:“怎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疑问?”

阎王“嗯”了一声,又迟疑了几秒钟后。才开腔:他现在躲起来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只能说尽量去找他。

“你见过上帝?能确定就是他吗?”我猛地坐直身子,结果不小心给撑到“家伙式”了,疼的我“哎哟”一声又躺了下去。

阎王点点头说,可以确定!因为是我把他从监狱里弄出来的。

“什么?”屋里的所有人异口同声看向了阎王。

阎王吞了口唾沫说,刚才我说过,这次出来完成历练,只有一次机会动用社团的力量,我就是拿来保释他的,我知道他跟你有仇,而且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所以想要借助他的手,一面压制住你,一面替我完成任务,绑架你妻子的事情是我的提议,我发誓当时只是想要吓唬你,看看你在石市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可没想到上帝竟然偷偷的往你妻子身上中下了毒,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真的对不起。

“卧槽尼玛,给我打死他!”我怒不可遏的冲着胡金、伦哥和安佳蓓摆手叫吼,可算他妈找到根儿了,一直我都以为是上帝这个逼养的绑架的苏菲,阎王顶多是从旁边路过,谁知道狗逼竟然真的是主谋。

胡金一个箭步蹿过去,抬腿就蹿在阎王的肚子上,把他给干倒在地上,伦哥抬腿“咣咣”就是一顿猛跺,我也是气急眼了,抓起什么拿什么砸他,床头上的输液瓶,药,暖壶全都让我一股脑砸在狗日的身上。

几分钟后,阎王就被我们打的满脸是血,胡金揪着他的头发从地上拽起来问我,小三爷,你说怎么处理?不行我就废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