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 江湖事儿江湖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挨打的过程,阎王倒也算是条汉子,哼都没哼一声,而且也没有还手,不知道是因为伤的太厉害,还是他内心真的有愧疚,他就两手抱头蜷缩在地上任由胡金和伦哥狂殴。

被胡金揪着头发拽起来,阎王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又迅速耷拉下来脑袋,仍旧没有任何求饶,我想要不就是他心存死志,要么就是因为他的骄傲彻底被碾磨掉了吧,反正他整个人看起来失魂落魄,和我当初第一眼见倒他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瞅着被打的鼻紫脸肿的阎王。干掉他的念头从我心头闪了又闪,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倒不是因为我怕他,或者有多豁达,而是我不想挑起无谓的纷争。说不准留着他,以后还能有啥别的用途。

我深呼吸两口说,放开他吧。

胡金迟疑了几秒钟,松开了他的头发,一脸踹在他后腰上,阎王踉跄的趴在我床跟前,我咬牙切齿的问:你没有解药?

阎王摇摇头说,没有!但是我可以保证,如果能抓到上帝的话,我一定可以找出来解药,上帝不光阴了你一把而且还偷走了对我比较重要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咱们是相通的,如果你今天放过我,我肯定会履行承诺和你一块抓捕上帝,当然你信不过。我也没办法。

我捏了捏鼻子头阴笑说:“关键我现在信不过你了,你能拿出让我可信的东西吗?”

阎王仰头想了想,摇摇头说: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押。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我这个人做事公平,我媳妇身上被种了毒,这事儿甭管你参与没参与但是都知道对吧?咱们社会事儿社会了,我也打算往你身上种点东西,你意下如何?

阎王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的往后倒退几步,恶狠狠的吼叫:赵成虎,你别太过份了,士可杀不可辱!

“那随便你喽,你师妹的事儿咱们就这样吧,友情提示,我虽然没有天门势大,但在石市这个地方绝对不会吃亏,这是我的主场!看看是你先救出来她,还是我先搞残她,不送!”我似笑非笑的摆摆手。

朱厌说过,阎王手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如果这家伙真铁下心跟我玩命,还是会比较麻烦的,所以我没打算给丫来硬的,就用这种方式逼迫他不得不低头。

听到我“逐客令”安佳蓓和胡金快速挡在我病床前面,就是生怕这小子来个困兽之斗。

阎王胸口剧烈起伏着。看得出来脑子应该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耷拉下来脑袋,像只斗败的大公鸡一般,颓废的点点头出声:希望你言而有信,如果我能抓到上帝,你也离开给我解药,还有我不会被你奴役,更不会做出任何背叛天门的事情。

“哥,把咱们上次在云南得到的那支毒种植到他身上去。”我朝伦哥使了个眼色,伦哥一时间估计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瞠目结舌的望着我,小声嘀咕:什么云南?

我朝他勾了勾手指头,把嘴巴凑到他耳边低声交代:去外面找支针管,灌点白开水进去,然后打进他的血管就OK。

伦哥“啊?”了一声,接着迅速点点头,快速走出房间。

没多会儿拿着一支针管又回来了,里面竟然是暗黄色的液体,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伦哥,难道他不是弄得自来水?

伦哥递给我个“放心”的眼神。阎王犹豫了再三把胳膊挺了起来。

注射完成后,伦哥冷笑说:我这种药很奇怪,打完几分钟后你会觉得心跳加速,不过不用害怕只是身体的一个示警罢了,之后会在身体里潜伏一年左右爆发,也就是说你只有一年的时间。

阎王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最终什么都没说,点点头就打算离去。

“回来,老老实实的从这儿呆一个小时!”我冲着阎王呼喝。

他不解的望着我说,赵成虎你够了啊,还想怎么凌辱我?

我阴森的一笑说,阎哥你当我傻逼呢?这会儿刚刚给你注射完,而且咱们就在医院里,如果你马上去检查排毒怎么算?我这种药,需要一个钟头的沉淀期,一个小时后除非有解药,什么医疗设备都检查不出来的,我亲看见过毒发的人,全身痉挛,最后七窍流血而死。

这个牛逼吹的我自己都有点脸红。感觉和聊武侠小说一样一样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唬的住阎王。

阎王叹了口气,倚靠在墙边没有再说话,我们几个谁也没有吭声,病房里顿时陷入了沉寂。

我想了想后说:蓓蓓你去找一趟马洪涛吧。那家伙太较真,肯定公事公办处理,你去说的话,比我们都有效果,就说不告梧桐了,再让他想办法把梧桐给捞出来。

安佳蓓一脸的不情愿,不过还是点点头“嗯”了一声离开。

我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冲着伦哥说,哥我有点饿了,能不能帮我买点吃的?

伦哥摇头解释,你刚洗完胃,医生说最近几天最好打流食,而且怕有什么食材会刺激你体内的药劲儿,暂时委屈两天吧。

“都怪那个大傻逼!”我恨恨的骂了一声,其实我是想把伦哥和胡金都支开,跟阎王私聊几句的,但是又不想表现的那么明显,不然会伤害到他俩。

伦哥看我饿得实在厉害,笑着说:我帮你先买点粥兑付着吃口吧。

我点点头说:金哥你陪着一块去吧,最近不太平,别回头伦哥再被人给阴了。

“那他咋办?我们都走了。狗日的会不会趁机威胁你?”胡金指了指倚靠在墙角的阎王,他这会儿的模样可怜兮兮的,就好像是上学时候没写作业让罚站的孩子一般。

我乐呵呵的说:天门是大势力,肯定不会出言而无信的二逼,如果他真敢把我怎么着。你们就到女性夜总会去找二十个非洲壮汉陪着梧桐好好的玩几天。

阎王抬起头,对着我露出杀人似的眼神。

我就当没看见,冲着胡金说:出门以后顺便给朱厌打个电话,狗日的怎么当我保镖的,不相干就让他趁早滚蛋。

胡金和伦哥当然知道我是在演戏,两人点点头一块离去了。

等哥俩离开后,我上下打量着阎王,他也盯盯的瞪着我。

“收起你的傻逼眼神,别惹我不耐烦!”我指着他的鼻子训斥,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家伙式”太活跃,其实我这会儿真想站起来,好好的怼狗日的两拳头。

阎王心有不甘的咬着嘴皮,转移了目光。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问他,阎王哥,我有点疑惑。不知道方不方便解答?当然我肯定不会让你白忙活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着急转正,不过我有门路可以帮衬你一把,但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阎王点点头,冷哼一声,算是同意了。

我说,你认识我那两个哥哥吗?阿伦和胡金?

阎王皱着眉头,有种云山雾罩的感觉。

我说,我的意思不是现在认识吗,之前你见过他们吗?比如说在天门?

胡金肯定没去过天门。可是伦哥近期的表现让我总觉得他好像特别偏爱天门,倒不是怀疑他会对我怎么样,只是心里特别不喜欢那种猜不透,摸不着的感觉。

阎王先是摇摇头,接着抚摸着下巴颏有些不确定的说。胡金我从来没见过,阿伦确实有点眼熟,只是我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了,或许是关于你的资料里阿伦是出现最多的,让我熟悉吧,我想不起来了,怎么?难道你怀疑自己人?

“笑话,我怎么可能怀疑我兄弟,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到底对我了解多少,看来你并不知道我两个哥哥的真实身份,行了没事儿了,你可以走了,记得让你师妹过来伺候我!”我不耐烦的摆摆手。

阎王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我没由来的心慌,我迫不及待的想把话题结束掉,阎王走到门口,又转身回来,朝着我问:你会和鬼组的人开战吗?

“关你鸟事儿?”我斜楞眼睛扫向他。

阎王咳嗽两声说: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鬼组并不简单,他只是岛国某组织的一个小堂口,我听说最近他们找来了一个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