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心里住着一个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手?是不是一个大光头,脑袋正中心纹只蝎子的丑陋家伙?而且长得特别壮实?”我长舒了一口气问他。

阎王点点头,继续朝门外走,边走边说:应该是这样的,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算我多嘴了。

“等等,你刚才说鬼组只是岛国某组织的一个分堂?那鬼组的上家是谁?”我赶忙喊住他。

阎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应该是在他本国很有实力的大社团吧,这个你可以自己去查探。

等阎王走远后,我又重新躺下身子。琢磨刚才他的那些话,也就是说阎王对伦哥是有印象的,只是记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又或者是他不想说,可是伦哥对我从来没有过二心啊,从我弱的像个鸡崽子的时候就一心一意的帮衬我,拉扶我,他要是想整我的话,当年还在县城的时候就早把我给弄死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往事!”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强制不再去想那些事情,我不想怀疑任何人,更不想因为猜忌让我和伦哥之间的关系出现一丝丝的缝隙,我想他既然不告诉我,那说明要么是和我无关,要么酒是没到告诉我的时间。

正瞎琢磨的时候,安佳蓓和马洪涛一块从外面走进来。

马洪涛用邪恶的眼神瞟着我的“亮银枪”坏笑说:厉害了我的弟,一直都没发现你这小腊肉竟然还这么有份量。

反正我也没脸了,干脆没羞没臊的咧开嘴笑着回击他:“傻逼了吧我的哥,是不是一直都羡慕弟有这么大的家伙!”

马洪涛顿时被我怼的说不出来话,吭哧瘪肚了半天,挤出来一句:“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知道就应该不去救你,让你丫爆炸算球!”

安佳蓓推了马洪涛一把,娇喝:你会不会说人话啊?不会说话就别出声。不让你来非跟着来,来了又对我三哥冷嘲热讽的,有意思吗?你赶紧走吧!

“蓓蓓,我其实是给三子开玩笑的,你别发火好不好?”马洪涛面对安佳蓓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像是被大人欺负的小孩儿似的,委屈的朝我又噘嘴又眨巴眼睛。

我也没想到安佳蓓把马大所长吃的死死的,干咳两声说,蓓蓓你帮我买点喝的东西吧,我这会儿有点口干舌燥的。

“好的三哥,等会儿啊!”安佳蓓朝我甜甜的一笑,就往医院外面走,路过马洪涛身边的时候,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他,皱着眉头训斥:没点眼力劲儿,碍手碍脚的。

等安佳蓓走出房间,马洪涛巴巴的坐在到我床边,铁青着脸问,三子,你和蓓蓓到底啥关系?为啥她对你又笑又礼貌。看见我恨不得把我踢死呢?你真的只是她姐夫吗?

我撇撇嘴说,不然呢?你觉得我俩有一腿?还是认为我想让你当刷锅侠?你是信不过自己的眼光还是信不过蓓蓓的为人?你要是心里有啥芥蒂,痛快说出来,别受那个委屈,我马上把她介绍给别人。外面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瞅着我家蓓蓓呢。

马洪涛赶忙摆摆手说,我不是那意思,就是很苦恼她对我的态度,你是不知道刚才她到派出所找我放掉梧桐,直接掐着腰从咱们大院门口喊,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老脸该往哪搁了。

我鄙夷的瞟了他一眼说,哥哥你没谈过恋爱吧?搞对象你还想要脸?难怪这么大岁数还打着光棍,该!

马洪涛赶忙干咳着凑到我跟前说,兄弟,脸不脸都是小事儿。重要的是你家妹子对我不来电啊,刚才我约她晚上一块去吃西餐,她说对芝士过敏,我说去看电影,她又说眼睛疼,最后我寻思那要不就去公园走走吧,她骂我傻X,你给我支支招吧?

我“噗嗤”一下笑喷了,冲着马洪涛翘起大拇指说,哥你是从上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吧?都什么年代了。约会还去看电影,吃饭,溜公园,骂你傻X都是轻的,你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喜欢什么嘛?带着她去泡泡吧,或者电玩城去打打游戏,最不济滑个旱冰也成啊,还能趁机牵牵小手。

马洪涛为难的说,可是这些东西我都不会啊,而且我这么大岁数了,去玩这些小孩子玩的东西,是不是有点丢人?

我把脑袋转到一边冷哼说,那您继续保持您的矜持吧,继续当个高傲的单身狗,不对!你训练过。是条高傲的警犬。

马洪涛还准备出声,我捏了捏鼻子头打发说,行了别废话了,这会儿赶紧到附近找找有没有旱冰场,完事再找个肯德基或者麦当劳之类吃洋玩意儿的地方,别臭着个大脸,有空多看点笑话,你这种衰样也就是碰上心地善良的我了,要不然估计八十岁也还是条好汉,待会蓓蓓回来了,我让她去找你,就说你有东西要交给我,剩下的靠你自己了。

马洪涛顿时乐的合不拢嘴了,一个劲地朝我抱拳感谢。

“我转正的事情怎么整的?下午也没能去走手续。”我仰头问他。

马洪涛笑呵呵的说,我帮你搞定了,所里给你一周时间养伤,好了以后直接到巡逻组报道,对了还是带着你原先那一组人,只不过现在还你领导,好好干哈。

“别跟我装犊子,从单位你是领导,生活上我是大哥。”我不屑的瞥了瞥眉毛,眼瞅这孙子刚要反驳,我提高嗓门说,蓓蓓可是得喊我姐夫,你觉得呢?

他顿时转怒为喜,冲着一个劲点头哈腰的说:我觉得你说的完全正确。

说话的功夫,安佳蓓拎着两瓶矿泉水回来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白了一眼马洪涛说,你怎么还没走呢?

“这就走!”马洪涛朝我们摆摆手,一蹦一跳的离开了房间。

安佳蓓疑惑的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吃错药了?被我骂为什么还会高高兴兴的。

我喝了一口矿泉水,还给呛住了,剧烈咳嗽起来,安佳蓓赶忙过来拍打我的后背,我抹了抹嘴说:蓓蓓你信么?人在爱情面前都是卑微的,尤其在爱的那个人面前,别说是点头哈腰,就算是下跪。很多人可能都会毫不犹豫。

安佳蓓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点了点脑袋出声,我信!三哥,我懂你的意思了,可是我对他不来电。而且我心里已经住人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说:“房租到期了,住的人肯定得搬走,新房客早晚是要住进去的,你说对吧?别说什么永远,这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永远。没什么是时间搞不定的,首先你得给新租客一个机会,一辈子很难碰上两个都互相喜欢的人,所以到最后,男人都会找个他喜欢的娶了。女人都会选个喜欢她的男人嫁了!”

“那你和菲姐呢?”安佳蓓好奇的问我。

我侧了侧脑袋,会心一笑的说,我和她之间是个秘密,我先犯的色心,她先动的真情,不好形容到底谁更爱谁多一点,但是有一点毫无悬念,我们现在都可以为彼此去死,你要找的那个男人,肯定敢为你生为你死!显然我符合这条定律。

安佳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话,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看气氛有些沉闷,转移话题问:蓓蓓,你说金三角是“贩药”的,鬼组也是“贩药”的。昆西自己给自己制造一个累赘干嘛?不是找不痛快嘛?

安佳蓓摇摇头说,岛国的药不是从金三角进口的。

我迷惑的说:“那不对啊,岛国那种蛋子儿一样大的地方,应该没什么多余土壤可以种植罂粟吧?难不成他们也是从金三角供货的?那昆西不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吗?”

安佳蓓笑着解释说,三哥你孤陋寡闻了,种植罂粟的地方可不止金三角,只是因为金三角距离中国比较近,所以名声最响亮,其实世界上有四大贩“药”基地。

“嗯?哪四大?”我静等她说完。

安佳蓓想了想后说:金三角,金新月,白三角,黑三角。金三角不需要多说了,其次是金新月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国的交界处,是仅次于金三角的种植产地,再然后就是白三角位于南美,位于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和秘鲁交界处,最后是位于非洲的黑三角,是尼日利亚,肯尼亚,加纳,苏丹,南非五国交界处。

“这么多?”我有种蛤蟆见了天的感觉。

安佳蓓点点头说,岛国的货应该走的是金新月的东西,我们完全不对路。

我俩正说话的说话的时候,病房门被人再一次踹开了,一个光头大汉带着两个小青年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