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二战合气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战合气道!

大光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鬼组的混蛋,听安佳蓓说,好像是个什么合气道高手,他的脑袋正当中心纹了只狰狞的大蝎子,旁边跟着两个小青年吊儿郎当的跟在身后,顺手就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我戒备的想要站起来,结果刚一往起哈腰,“给力”的家伙式就被崴了一下子,疼的我“哎哟”一声又一屁股坐了下去。没受过这种疼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啥叫真正的痛苦,我眼泪汪汪的坐在床上,拿毛毛巾包裹住下半身,整的好像一个即将被凌辱的小姑娘。

安佳蓓随手抄起旁边的输液架指向大光头厉喝:滚出去!

“哟西,又是你!”大光头眼神邪恶的上下瞟动,一对老鼠屎大小的眼珠子毫不避讳的盯向安佳蓓的胸脯,那副令人作呕的样子简直让人看着都恨不得都抠瞎狗日的。

“干什么,吵什么吵,开门,查病房!”一个满脸雀斑的中年护士从外面“啪啪”的拍打起房门,大光头只是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一眼,那护士立马消停了,陪衬笑脸说:开会呢?那你们先忙,我待会再来查房。

大光头朝着随性而来的两个跟班摆摆手,两个小青年晃晃悠悠的开门走了出去。

紧跟着那大光头走到我们旁边,邪里邪气的搬起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冲着我说:赵先生你好,鄙人稻草川,代表鬼组前来和赵先生洽谈。

医院的那种木质椅子本来质量就不算太好,被他这么大的身胚子坐上去更是不堪重负的“吱嘎吱嘎”的响个不停,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岛国人说起汉语来,都这么一个逼味儿,字正腔圆的中国话从他们的嘴里喷出来,愣是感觉档次掉了好多倍。面前这个狗东西朝我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安佳蓓猛瞅,猪头焖子似的大脑袋来回晃悠,好像那样比较有型。

“逼人你好,有啥事咱们待会儿再聊,能不能先请你帮个忙,从外面帮我把门关上吗?谢谢了。”我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瞟了瞟大光头,朝着他还算客气的说道。

他点点头,站起来就往门外走,走到外面将门已经关上了,这才意识过来我在开涮他,暴躁的又冲了进来,张牙舞爪的朝我低吼:马鹿亚路,你滴良心大大坏掉!

“滚出去!”安佳蓓骄喝一声,挥舞着输液架就扫向了他的脑袋,别看这老孙子长得笨头笨脑,实际反应是真心不慢,输液架眼瞅着就要砸到他脑袋上,他脑袋微侧,后腿往后一蹬。顺势就蹿到了安佳蓓的脸前,失去了武器的优势,安佳蓓也让攻了个措手不及,赶忙丢下手里的输液架,朝着身后快速倒退。但是明显已经慢了半拍。

稻草川仿若一条肥壮的蟒蛇似的紧紧贴在安佳蓓身旁,两只跟我小腿粗细有一拼的手臂,一把环抱在安佳蓓的小蛮腰上,张狂的哈哈大笑,嘴里叽里咕噜的絮叨两句鸟语,瞧丫那副色迷迷的口气,我估计也不是啥好话。

安佳蓓一脚狠狠跺在他的鞋面上,稻草川吃痛的闷哼一声,紧接着安佳蓓拿胳膊肘当武器,狠狠的怼在他的下巴颏上。这一下怼的有点猛,稻草川可能咬到自己的舌头,惊愕的赶忙往后倒退几步,“呸”的吐了口带血丝的唾沫,猥琐的摸了摸嘴唇得得瑟瑟又说了一顿我听不懂的鸟语,冲着安佳蓓冷笑:“你变强了!”

“上次我是受伤,咱们的实力差不多,这回别想再讨什么便宜,要么马上滚出去,要么我和你两败俱伤!”安佳蓓“呼呼”喘息两口。侧头看了我一眼说:三哥,待会有机会,你赶紧走,我想办法缠住他!

我欲哭无泪的指了指自己的“小银枪”说:妹儿啊,我也想走!关键是现在站起来就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外面冷不丁传来马洪涛标志的大嗓门:“三子,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推门走进房间,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马洪涛有些傻眼了,皱着眉头问:你是谁?

稻草川下意识的转过去脑袋,这个时候安吉吧如同一只灵巧的雨燕一般趁势而起,膝盖甭直,脚尖往上勾,一记潇洒的侧踹直扫在稻草川的腰上,稻草川被这一脚踢的身子微微晃动一下。恼怒的咆哮一声“马鹿亚路!”

整个人如同一头暴怒的狗熊,双臂张开酒朝安佳蓓抓了过来,安佳蓓轻盈的往后弹了两步,哪知道狗日的攻击安佳蓓是假,实际上是抓我,只往外迈了半步腿,身子突然转弯,朝着我就扑了过来,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揪住衣领从床上给提了起来。

“赵先生,我想和你谈笔合作!”稻草川攥着我的衣领,把脸凑到我脸跟前,一只手还牢牢的掐住我的脖颈阴森森的冷笑。

“放开三子!”

“放了三哥!”安佳蓓和马洪涛一前一后将稻草川包夹起来,马洪涛随手抓起椅子“咣”的一下就砸在稻草川的后脊梁上,稻草川动没动,只是把扼住我的脖颈的手又加大的力度。

我被掐的几乎快要喘不上来气,使劲拿胳膊推他,奈何这狗杂种长得实在太高,手臂也长,我根本就够不着他,稻草川很嚣张的扼住我脖颈,朝着马洪涛和安佳蓓说:你们滴出去,我和赵成虎说完话,就会放过他。

马洪涛愤怒的叫骂,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威胁一名派出所的正式干警,知道什么后果不?

稻草川冷哼一声,藐视的瞟了眼马洪涛说:我是岛国人,拥有特权,你们的法律约束不到我!

“你!”马洪涛习惯性的伸手要摸枪,才发现自己是穿了一身便装,从地上又抄起椅子腿,就要削稻草川的脑袋,稻草川手掌又是一顿使劲,我这次被掐的几乎窒息,慌忙竭力挥舞手臂。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觉得刚才他如果再稍微有点力气,我的屎都能被他给挤出来。

安佳蓓赶忙拽住马洪涛,两人威胁的堵在稻草川的身后。

“赵先生,我想和你谈谈合作的事情,关于崇州市。你明白我要说什么吧?如果你同意的话,以后每顿出货,我可以做主给你百分之五的好处,大家共同发财!”稻草川回头看向我,放屁似的跟我嘣出一溜的话。

我被他掐的都快缺氧了。声嘶力竭的低吼:合作可以,但是你得把你妈借我使唤一宿,我再给你生个弟弟出来,老子就立马答应你!

我这个人属贱的,越跟我杠。我就越来劲儿,用之前阎王的话说,士可杀不可辱,特别是不能被岛国猪侮辱。

稻草川虽然反应迟钝,不过这么赤裸裸的羞涩还是能听懂的。再次加大手上的力度,我被掐的眼前已经开始发黑,而且很丢人的尿了,是真的尿了一裤裆,但绝对不是被他吓得。

“松手!”安佳蓓和马洪涛再次涌了过来,稻草川好像脑后生眼一般,快速转了过来,把我的后背挡在身前,两人投鼠忌器,一时半会儿没敢继续动弹。

“赵先生,你要明白!杀掉你可能会比较麻烦,但我绝对不会有事儿,我们占领崇州市也只是个时间问题,现在答应我,还为时不晚!”稻草川脸上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

“我明白我是你爹。所有中国人都是岛国杂碎的野爹!”我费尽全力朝着他吐了口唾沫。

“找死!”

脖颈上的力度突兀间更加大了起来,而我看稻草川的脸也越发的模糊,脑子几乎一片空白,难道老子要死了吗?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一个岛国的杂碎手里?我还欠苏菲一场婚礼,还没有看到我们没有出生的孩子,还没有和那帮虎逼兄弟好好的把酒言欢,我们甚至没有集体拍过一张全家福,我不能死,说什么也不能死!

一瞬间,我清醒过来,抬起腿奋力一脚踹向狗日的裤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