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格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杀!

我一脚直愣愣的蹬向稻草川的裤裆,说实话这一脚应该没多大力度,本身我肠胃就被清空了,再刚才被狗日的这么扼掐,身体亏虚的已经到了极限,不过对于男人来说,裤裆这个地方不同于别处,我脚尖踹中目标的时候,他疼的“嗷呜”一声狼嚎起来,掐住我脖颈的手也立马松开了。

我虚脱的倒地。这傻狗也吃痛的捂着裤裆就蹲下身子,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立马站起来又是一把掐在我脖子上把我提起来,速度快到安佳蓓和马洪涛都没有反应过来,我就第二次被他给掐住了脖子。

稻草川拳头攥紧,照着我的腮帮子“咣咣”就是几下,被丫沙包大小的拳头怼的我眼冒金星,鼻血顺着嘴唇就滑落下来,我被打的晕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云团上面,战都站不稳。

“槽你姥姥的!”马洪涛恼怒的跳起来。

稻草川勒住我脖颈,将我揽到怀里,疯狂的冲着马洪涛、安佳蓓咆哮:带太依开!

虽然不知道这逼人喊的是啥意思,但他俩都看的清楚,稻草川已经拿两根手指头死死的掐在了我的喉结上,马洪涛和安佳蓓气鼓鼓的盯着他,想进攻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两人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病房门开了,朱厌身披一身仿迷彩装的外套走进来,束腿的牛仔裤,一对白色的高帮运动鞋,猪尾巴似的小辫高高的竖在脑中央,两手插着口袋走了进来,比起来他比稻草川更像是岛国人,不同的是朱厌的一对眼睛格外的正气。简直清澈如水。

“朱哥!”安佳蓓焦心的指了指我。

朱厌侧头瞟了一眼,朝着安佳蓓和马洪涛摆摆手:出去吧!

“可是,三子还在他手中。”马洪涛火急火燎的指着稻草川。

马洪涛只是上次在火车站匆匆见过朱厌一面,大致知道他很凶悍,但并不清楚朱厌的真实实力,当然他也没有任何坏心眼,只是关心则乱,朱厌张了张嘴巴,想要解释,最后可能觉得实在太费劲了,瞟了一眼安佳蓓。

安佳蓓清楚的见过马洪涛是怎么完虐阎王的,硬拉着马洪涛离开病房,走的时候还特意把房间门给反锁上。

马洪涛也不着急,一屁股坐在床板上,朝着稻草川摆摆手说:杀了他,我杀你,报仇!

“卧槽尼姥姥,有你这样给人当保镖的没?人家保镖出事了是真上,你他妈的...”此刻稻草川只是扼住我的喉结,我可以清晰的叫骂出来。

朱厌很无所谓的歪了歪嘴。像是没听见一样,又站了起来,径直朝我俩走了过来,稻草川有些紧张的爆吼,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朱厌停下脚步,摊了摊双臂,摆摆手说:那快点!

一句话把稻草川给呛住了,稻草川正犹豫的时候,朱厌猛地丢过来一个东西,稻草川完全是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摆了一下,电光火石间朱厌已经冲了过来,拳头绷直狠狠的砸在稻草川的太阳穴上,就这一下子,就把那个傻屌给怼躺在床上。

稻草川的身胚子实在太庞大了。被朱厌一拳干躺在床上,床板“咔嚓”一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朱厌不慌不忙的把我扶起来,拽到身后,冲着稻草川微笑说:合气道,有意思!

稻草川费劲巴巴的从床上挣扎起来,吭哧带喘的咆哮:你是什么人!

“朱厌!”朱厌打了个哈欠,朝稻草川昂了昂脑袋问,还打吗?

稻草川犹豫了,甚至有些畏惧的往后挪动两下。最终摇摇头,不死心的又看了我一眼,拔腿往门外走去。

“杀了他!”我着急忙慌的冲着朱厌喊叫。

朱厌摇摇头,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以前就说的很清楚,不会无缘无故的帮我欺负人,狗日的驴脾气上来了,我咋说好话都没用,看实在劝说不懂朱厌,我只好把主意打在稻草川身上,朱厌不帮着我欺负人,但是谁要是敢弄我,他肯定会动手,我就冲着稻草川呲牙咧嘴的骂街起来:小鬼子,槽你姥姥!我是你爹!

稻草川这会儿好像也完全听不懂中文了。头都没回的继续往门外走。

我看挑衅不成,又加大了力度呼喊:“稻草川,你不是想合作吗?跪下来喊我三声爸爸,我就立马跟你合作!”

稻草川气哄哄的转过来脑袋。

我接着趾高气昂的吼叫:你今天要是敢出这个门,老子保证,你们的货一两都运不出崇州市,老子让我王者的兄弟查出来一件点一件,保管你丫赔的尿血!

稻草川这回动容了,“嗷”的一声回过头,不管不顾的朝我撞了过来,朱厌轻轻往后推了我两下,挺拔的小身板挡在正前方,两腿微微扎起个马步似的桩势,等着那猪头怪冲过来,他一手攥住稻草川的拳头,另外一只手揽住稻草川的胳膊“喝!”的一声,将稻草川给生扛了起来,接着一个背摔,稻草川“轰”的一下跌倒在地上。

“别碰他,我让你,活!”朱厌冷冰冰的盯着稻草川。

这下子稻草川是真吓坏了,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往门口跑,任由我大喊大叫,狗日的都死不回头。

眼瞅着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再想拔掉这颗肉中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我也急眼了朝着朱厌大喊大叫:“只要你把他腿打断,我给你减半年,胳膊打断,再减半年!直接干死的话,明天你就能走。”

朱厌犹豫了一下,摇摇头,伸出三根手指头说:啊就..腿打断一年..我不走...没地方..没地方吃饭!

“你干死他,老子养活你一辈子!以后喊你爸爸都没问题,操!”我气的跺了跺脚。

朱厌眼珠子瞬间亮了,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玻璃的碎片,三步并作两步奔了出去,紧跟着就听到外面一阵打斗声,还有稻草川中文夹杂着日语的求饶,几分钟后彻底安静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出去。看到朱厌将稻草川按在地上,稻草川满脸是血,玻璃碴子扎在他的喉咙处,身体一颤一抖,眼见就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马洪涛和安佳蓓一脸愕然的站在旁边,周围还围了好多医生和病人,朱厌站起身,把手上的血迹从稻草川身上搽干净,直勾勾的望向我。

马洪涛皱着眉头喊叫。别动!双手抱头蹲下!

朱厌鸟都不带鸟他的,仍旧望着我,我破口大骂:寻思个毛线呢,赶紧跑啊!

朱厌这才像刚上紧的发条一般,转身往走廊门口迈步。但是距离“跑”仍旧差很远,这家伙闲庭信步,完全就像是在散步,马洪涛掏出手机就拨打电话,安佳蓓一巴掌把他手机打在地上骂:你有病吧?刚才那个畜生在里面威胁三哥的时候不见你打电话,现在畜生被宰了,你要杀自己朋友?

马洪涛犹豫着又望了一眼抽搐的稻草川,苦着脸说:我是警..

“不管你是啥,你要是想抓朱哥的话,就把我带走,否则,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安佳蓓两手掐着腰,宛如一个刁蛮的小悍妇。

马洪涛犹豫了半天,最后“哎”的一声,朝着墙壁就狠狠撞了过去。这一下直接把自己脑袋撞出了血,坐在地上“哎哟哎哟”了两声,疑惑的问:咦?我怎么没晕过去。

安佳蓓慌忙跑过去搀扶他,骂咧:你真是有病,好好的撞墙干嘛?

马洪涛苦笑着说,我看到了,但是没有管,良心觉得不安,自己撞伤自己,起码可以偏偏自己,我不是没管,只是本事不够,没抓到他..

“傻瓜!”安佳蓓笑中带泪的伸手轻轻抚摸马洪涛的伤口问,疼吗?

看到他俩的腻腻歪歪,我会心的笑了,看来马洪涛总算跪在了我的“美衣炮弹”之下,以后的路肯定会更加平坦,紧跟着我直接亢奋的蹦了起来,我发现裤裆终于安宁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稻草川的刚才给吓尿的缘故,大声的嚎叫,我软了!老子软了!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像我似的,把“软了”喊得气势如虹,好像是多荣耀的一件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