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 情愫在蔓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这世界上肯定不会有哪个男人会把“我软了”当成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而我却因为这事儿激动的都想唱歌,激动过后我的心情则变成喜忧参半,高兴的是两件大麻烦终于解决了,担忧的是新的麻烦马上要来了。

稻草川被朱厌当场格杀在医院里,当天下午就成了一件特别爆炸的大新闻,我住院的那层楼很快就被封锁起来,扯上了黄白警戒条,无数记者堵在医院的走廊口“咔擦,咔擦”的拍照。

因为案发的医院就在车站派出所的管辖范围内。所以事情也顺理成章的归我们派出所接管,鉴于曾亮的能力,实际上真正操办这件案子的还是马洪涛。

死的毕竟是个岛国人,闹出来的动静属实不小,听曾亮说岛国驻华大使馆都轰动了,估计今天晚上就能从京城赶到石市,整整一下午我和安佳蓓都老老实实的呆在病房里接受调查。

看到这件事情的医生和病人很多,但是当真正取证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一个是需要负法律责任,再有就是谁会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去得罪个杀人不眨眼的刀手,况且那个陌生人还是来自最不受待见的岛国。

这可愁怀了马洪涛,上面领导要求派出所必须三天之内必须破案,抓出来凶手,我作为正式警察,肯定得配合。基本上问案的同事需要了解什么,我都一五一十的回答,当然除了朱厌的身份。

安佳蓓也给马洪涛撂下狠话了,如果他敢捉拿朱厌的话,就把她一块带走,现在马洪涛真是愁的一把一把的往下薅头发,明明知道是谁干的,人就躲在我的洗浴中心愣是半点脾气都没有,带着一群同事楼上楼下的来回蹿腾找证据。

好几次他走进我们房间,欲言又止的望向我。不用我开口,安佳蓓直接像驱赶苍蝇似得往外推他,点名道姓的戳着他后脊梁说,马洪涛,你想都别想,如果你敢抓朱哥,那就连我们一块铐起来吧,包括你自己,你也参与这件事情了,那个禽兽死的时候,你在当场,你也是亲眼看到的,甚至还出手攻击过他。

马洪涛愁眉苦脸的说,蓓蓓不是我不想袒护,只是这次事件闹的太大,上级领导说了,如果我们没办法在三天之内交出嫌疑人,我和所里很多兄弟都会被就地革职处理。

“你一个臭看门的,就算真被革职了能咋地?大不了我再帮你另找一个地方看门不就得了,怕啥?”我朝着他撇了撇嘴巴。

马洪涛表情痛苦的跺了跺脚说。我是警察,当初从警校毕业的时候,曾经在庄严的警徽下面宣誓过,蓓蓓你能不能不要逼我,这样我一辈子都不好意思再穿起警服。

安佳蓓昂着小脸说。我不逼你,该说的我刚才都说过了,具体怎么做随便你,反正我就觉得你是个窝囊废,保护不了自己朋友,竟然还帮着仇人捉拿自己朋友,你这样的人就算穿上警服也是一种浪费,刚才保护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男人,原来是我看走眼了..

马洪涛唉声叹气的说。从道义上讲稻草川确实该死,可是从法律上说,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剥夺他人的生命,现在是朱厌确实杀人了,就应该依法处理!

“别血口喷人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朱哥杀的人?明明就是稻草川自己走路摔跤,不小心喉咙插在了玻璃茬上,自己毙命的,朱厌只是路过而已。难道就成凶手?”安佳蓓争锋相对的指着马洪涛鼻子骂。

我和安佳蓓口径统一,就是亲眼看到稻草川走路摔跤,然后一头插在玻璃茬子上挂掉的。

马洪涛“唉”的叹了口气苦笑:三子我确实佩服你的本事,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一直都在牢牢的盯着你,没看到你打一个电话,发一条短息,但是你却有办法把医院的监控录像销毁掉,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监控录像被销毁了?”我惊愕的的问道,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也不是我去安排的,想来不是摄像头出现故障了,那就是朱厌自己做的,这样看来朱厌之所以能名震京城,确实是有原因的。

马洪涛点点头说。是啊!今天的监控录像全都完好无损,只有朱厌之前和稻草川打斗的那几分钟莫名其妙被涂抹花了,所里的技术人员都调整不过来,而且医院里的所有监控录像全都没有拍到朱厌的来和去。

我松了口大气,更加有恃无恐的吧唧嘴巴:“马哥,既然监控录像都啥也没录到,你还较那个真干嘛?就如实上报呗,明明就是一起意外,非要扯上是被人暗杀,不是自找麻烦嘛!”

马洪涛抓了抓自己那一脑袋鸡窝似的乱发。将病房门关上后,压低声音说:咱们怎么都好处理,现在是岛国的驻华大使不信,给上级领导施加压力,你也知道某些政策很微妙,我现在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说着话,他还偷偷的瞄了一眼旁边的安佳蓓,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从家里受气的鼻涕虫,安佳蓓梗着脖颈轻哼,我不管别的,如果你敢抓人,我就..我就..哼,你懂的!

马洪涛咬着烟嘴蹲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说,我都是不在乎被降级或者是革职,主要是感觉对不起这身制服,对不起自己当初的誓言,可是蓓蓓又是这种态度。我真的很难办。

安佳蓓歪了歪嘴,走到马洪涛跟前轻声说:你要实在觉得良心难安,就把我抓进去赎罪吧。

马洪涛“蹭”一下站起来,鸡头白脸的训斥安佳蓓,你说的那叫什么傻话?抓你,我还不如给自己戴上手铐去投案自首,这件事情我再想想别的辙吧,三子你看住蓓蓓,千万别让她干傻事。

看到马洪涛一脸严肃的模样,我和安佳蓓全都忍不住笑了。安佳蓓从马洪涛的后背上拍打了一下笑骂:憨子,你为什么那么紧张我?

马洪涛老脸一红,不由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话音落下,马洪涛和安佳蓓全都落了个大红脸,安佳蓓更是轻咬着嘴唇,一副小女儿模样的摇头说,你不能喜欢我,我的身份背景也不允许你喜欢我。

“你啥背景?你爹是总理,还是你妈是将军?”马洪涛这老货干脆心一横。直接表白了。

安佳蓓抿着小嘴摇摇头,脸红脖子粗的跺脚说,总之你就是不能喜欢我,而且我也不会喜欢你的,你那么大岁数。长得还丑,而且还是个臭警察,最主要是个子还低,跟我差不多,我不会喜欢你的。

“年龄不是问题。职业不是距离,只要俩人心心相印,其他都是浮云!”我一看俩人这副模样,赶忙添了把火说:身高更不能成为任何阻碍,有诗为证。自从盘古开天地,哪有男女比高低,只要中间对得上,管他两头齐不齐。

安佳蓓歪着脑袋说,反正我不能喜欢他。

“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马洪涛豁出去了。死乞白赖的伸出胳膊要拉安佳蓓的小手,安佳蓓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他,我看的出这妮子心里头多少还是有点反应的,不然也不可能态度变得这么明显。

“马哥!”这个时候一个警察推门走进来,喊了马洪涛一声。马洪涛立马装的跟个人似的,精神抖擞的指了指我们说,你们再想想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待会我再来问你们。

等马洪涛离开以后,我小声问安佳蓓,你是不是对他有点意思了?

安佳蓓先是惯性的点点头,然后又快速摇摇头说,我也不说不清楚,就是刚才稻草川走的时候,我们都准备去抓他,马洪涛故意把我让到身后,稻草川攻击我的时候,他拿自己的后背替我扛了好几下,感觉就像你说的,可以为了我不要命..

说到后面的时候,安佳蓓的声音变得如同蚊鸣一般的小声,和她平常那副火爆的性子简直判若两人,我知道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已经从这小丫头的心底生根发芽。

“三子,你认识这个人吗?”猛不丁房门被撞开了,马洪涛手里拿着两张照片急冲冲的跑进来,朝着我喊叫,稻草川死的时候,这个人就在当场,不过我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