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真够赖皮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顺着被牛仔裤包裹的紧致大长腿往上慢慢瞅,雪白色的针织衫,这穿着打扮像个清纯的学生妹,当我仰起脸的时候,嘴里喊着的那口水不由“噗”喷了出来,冲着她皱眉问,怎么是你啊?

我没想到这个打扮的像个大学生似的妞竟然是梧桐,梧桐将头发松散的盘起,额前的齐刘海平添了几份俏皮,恭恭敬敬的站在我身前,朝着我飞了媚眼问,怎么就不能是我啊?

我好像被蛇咬到手似的,赶忙将水杯放到茶几上,然后开始狂抠嗓子眼,“哇哇”的干呕了半天后,冲着她说,你特么胆儿也太肥了吧?下药下到我家里来了?

看我蹲在地上呕吐,梧桐嬉笑的拍了拍我后背说。不害怕,这次水里干干净净的,我可什么都没放,况且我也不是来整你的,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我哥哥说了,这次多亏你高抬贵手,不然我回去肯定得被师父责罚。

我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让丫给我下了一次药,现在看到她都浑身打哆嗦,生怕这娘们又对我图谋不轨。我紧张兮兮的摆摆手说,心意我收到了,没啥事你赶紧回去吧,这么晚了,别让你师哥担心。

梧桐摇摇头说,我被我哥哥暂时寄放到你这里了,他要回上海出差,这段时间顾不上我,所以让我到你这里打工。

“别闹了,姑奶奶了!我们这儿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妖,你哪来的赶紧回哪去吧,再多说一句嘴。这身打扮真不适合你,让我想起了我们学校过去的校鸡。”我冲着梧桐作揖道,让这么个娘们好死不死的呆在自己跟前,以后我吃饭,喝水都有可能随时“变大”,想想我就觉得害怕。

梧桐轻轻抚摸着自己侧脸问我,怎么了?我打扮的不好看吗?

本身一个挺简单的动作,平常姑娘要是做出来可能啥味道都没有,可是她做出了却给人一种“快把我扑倒”的暗示,和楼上的那帮小姐不同,她身子没有那股子浪味儿,但是自带着一股媚,这样的妞呆在我们店里也是祸害,不知道的人肯定把她当头牌。

我苦笑说,好是好,就是更容易引人犯罪,你也说了,我们这地方不算啥正经地儿。

梧桐倔强的摇摇头,娇嗔: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呢,我哥哥不会骗我,他告诉我,你这个人色是色,但是色的有尺度,风流但不下流。嘴上说的好像恨不得把我怎么样,其实根本没有那个心,更没有那个胆儿。

“别听你师哥忽悠你,我真是不是啥正经玩意儿,你忘了咱们之前在宾馆里,我可都对你那样了。这回你到我的地盘上来,就不怕我真把你给哼哼哈嘿了?”我故意作出一副猥琐的模样,瞄着她的胸脯吞了口唾沫。

谁知道这丫头反应这么激烈,上来就“啪”的甩了我一个大嘴巴子,打完以后,她可能也意识到失手了,往后倒退两步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

“麻溜给老子滚蛋!我勒个大擦的!”我当时就怒了,推着她后背往出驱赶,一边推一边骂:“我媳妇这辈子都没舍得这么扇过我耳光子。老子自打认识你以来,这是被你打三次掴脸了!”

梧桐死死的抓着我们洗浴的门把手求饶,对不起,我刚才失误了!你别赶我走好不好?不然我哥哥回来找不到我会生气的,他让我就在你这里等他的,而且我身无分文,把我赶出去了,坏人欺负我怎么办?

我直接气笑了,冲着她撇撇嘴说,坏人欺负你?你不欺负坏人,坏人们都得烧高香了。

别看她现在可怜兮兮的样子,实际上这娘们狠着呢。我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和阎王到那个酒吧的时候,有几个流氓尾随她,结果一个都没回来,她手上要是没两把刷子打死我也不信。

梧桐不去学表演真心可惜了,说着话眼泪里已经噙满了泪水,整的好像不是我要把她推出去,而是打算将她给拉进来一样,瞅着街上已经有路人停驻围观,我无奈的松开她,气呼呼的问:阎王电话多少?

她快速念出来一溜数字,我赶忙拨了过去,那头很快就接了起来,阎王略显深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好!

“好你妹,你特么什么意思?恩将仇报是吧?老子好心好意的放过你们,你把这个惹祸精扔到我店里想干嘛?”我愤怒的冲着电话咆哮,实在是看不见这王八蛋。不然我真会当面甩他几个嘴巴子。

阎王咳嗽两声,嘴上好像抹了蜜似的说话格外的动听,他冲我干笑着说:我有急事要回上海一趟,我师妹暂时交给三哥帮忙照顾,梧桐虽然脾气有点不好,但你只要和她耐心沟通的话,她还是挺懂事的,三哥咱们同位天门子弟,你不会拒绝我吧?而且我也清楚三哥的为人,三哥不是那种花花公子,不然早就妻妾成群了,人品绝对没问题!

“那倒是。我确实不是个滥交的人,不对..老子是什么人关你鸟事儿?我凭什么帮你照顾她?”我受用的点点头,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这货是在跟我玩套路啊。

这孙子好像吃准了我的性格,二话没说就先给我扣顶高帽,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丢下一句“我师妹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三哥要是真忍心把她撵出去,那就随你吧。”说吧直接挂断电话,我再打过去的时候,那边提示我已经关机了。

“阎王抛弃你了,不信你打他电话试试。”我朝着梧桐叹了口气。

梧桐摇了摇脑袋,冲着我恨恨的说,少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会信你?我哥哥说了,让我哪也不去,就呆在你这里。他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帮着你一块抓上帝。

“你哥哥还说了,你要是想留在我这里,就必须一切都听我的,有没有问题?”我眼珠子转了两圈,冲她狡黠的一笑,我觉得这妞可能就是涉世未深的缘故,虽然气质模样都妩媚的不行,但实际上应该真没经历过什么。

梧桐抽了抽鼻子点头说,可以!我哥哥确实说过,让我一切都听你的。

我“桀桀”的笑了,指了指“女部”的方向说。去给我打点洗脚水过来。

“什么?”梧桐的柳眉倒竖,当时又有点着急,把我吓得还往后退了两步,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个黄毛小丫头吓到了,我有些尴尬的硬挺着胸脯说:怎么?有意见啊?有意见马上走,不然我报警,让警察带你走,你这算私闯民宅!

听到“警察”俩字,梧桐哆嗦了一下,显然这次的事情,让她对警察产生一丝抵触,冲着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说,帮你打洗脚水可以,但是你不要太过份哦!

“再说吧。”我大马金刀的一屁股崴到沙发上,余光偷偷的扫视这丫头,没一会儿她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咣”的放到我面前,噘着小嘴说:喏..

“喏什么喏,没点眼力劲儿。鞋子给我脱了!”我装出一副地主老财的模样,朝着她勾了勾自己脚,见她不悦,我赶忙提高嗓门说,别觉得我欺负你,我现在是老板。你是我的员工,要是不满意,你随时可以辞职。

梧桐眼圈都红了,一声不响的蹲在地上,开始帮我解鞋带,解完鞋带。我本来还想欺负欺负她,让她帮我洗脚的,后来又一琢磨拉倒吧,自己把脚伸到了盆子里。

谁知道这时候,梧桐居然蹲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我赶忙问她。怎么了?

她也不吭声,就是一个劲的直抹眼泪,弄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最尴尬的,更尴尬的是,我刚打算伸手轻轻拍拍她肩膀的时候。“三哥!”门外突然传来好几个女孩儿的喊叫,我抬头看了一眼,四个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妙龄女子,站在外面朝我招手,领头的人正是小七,小七几个刚准备往里走。可能看到蹲在地上的梧桐。

小七赶忙拦住另外姐仨,暧昧的朝我一笑说,三哥你这也有点太着急了吧,在大厅就那啥,我们帮你盯着,你快点啊!

敢情从她们的角度看不到梧桐整个身子,因为前面还有个茶几挡着,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梧桐的脑袋,正一颤一颤的哽咽,而我又刚好打算拍梧桐的肩膀,从她们那个方向就看着梧桐好像正在帮我那啥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