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遇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小七她们的那个方向望过来,就好像是梧桐正在帮我那啥似的。

我尴尬的推了推梧桐说,你别哭了行不?来人了!

我这一句话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小七扭过头朝我干笑说,三哥不着急,我们可以等!

“等鸡毛啊!快过来吧。”我冲着小七她们摆摆手。

小七咳嗽两声问我,合适吗?

这个时候梧桐也站起来了,哭的眼睛有些红肿,嘴里估计是有痰了,她还“呸”的往旁边的痰盂里吐了一口,然后端起洗脚水又往女部走去了,这下子我更解释不清楚了。

等小七她们走过来的时候。我伸手指了指“女部”解释,那个..她?

小七赶忙打断我说,三哥你放心,我们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我去,你必须得看到啊,我和她没啥,你们想到哪了?”我无力的拍了拍脑袋。

小七几个一齐点点头,小七朝着娇笑说。三哥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东西都明白的,你把心放进肚子里去吧,我们肯定会守口如瓶。

“得了,我不解释了,越描越黑,你们咋好好的又跑回来?我当初不是跟你们说过,好好找个城市生活吗?咋没轻没重的非要又往这里面趟。”我有些埋怨的看了眼四个姑娘。

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们。一个个出落的比过去更水灵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小七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三哥不是我们不听话,你说现在让你像个正常人一样朝九晚五的生活你还习惯吗?我们也一样,上次从你身边离开,我们就回了上海,跑回去找狗爷求救,狗爷和我们一块赶到机场的时候,收到消息,您可以脱困了,所以没过来...

“我师父准备到石市来救我的?”我有点不敢相信,这阵子因为苏菲在那边的缘故,我经常给师傅通电话,可是他却从来没提过这茬,对我不是骂,就是贬低。整的就跟收了我这么个徒弟是件多丢人的事情一样。

小七点点头说,是啊!听说你被孔家人绑架了,狗爷着急的不行。

“这个老东西,做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我心底一暖。使劲抽了抽鼻子,望向小七问,那你们咋又好好的跑回来了?我师父让的?

小七的俏脸一红,点点头又摇摇头,迟疑的说:狗爷说你现在正处于长本事的过程中,怕我们来了,养成你的惰性,但是他也没说不许我们来。所以我们就自作主张的来了。

“咦?小丫头脸红了,难不成还有别的原因?”看她羞臊的模样,我感觉自己闻到了一股子“春”味儿。

小七跺了跺脚,把脑袋埋在胸脯里说,因为福来哥也到石市了,狗爷让我们跟着福来哥学本事的,所以..所以...

“宋福来?天门战神?你说他到石市了?”猛不丁梧桐从“女部”的方向走出来,惊愕的问向小七。

小七点点头。大眼睛扑棱扑棱的眨巴,很仔细的打量起梧桐。

我不漏痕迹的观察梧桐的表情,感觉“宋福来”这个人好像让她特别震撼似的。

梧桐点了点头没有再吭声,脸上出现一抹奇怪的神色。

“小七你认识她吗?她也是天门的大人物呢!”我指了指梧桐问小七,调侃的问道,想想刚才竟然让这位“天之骄女”给我洗脚,我觉得自己的小尾巴有种翘上天的感觉。

小七又瞟了一眼梧桐,摇摇头说,不认识,我们平常就在狗爷那呆着,偶尔去福来哥那里讨教,至于天门的其他大人物一个都不认识。而且狗爷也说过,我们是你王者的兵。

“师父就是师父!”我心底暖暖的。

自打听到“宋福来”这个名字,梧桐就变得安静了很多,闷着脑袋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没多会儿,伦哥、胡金和安佳蓓都回来了。

见到梧桐,安佳蓓仍旧是一脸的厌恶,故意捏着鼻子冷嘲:哟,这不是天门的大小姐嘛。您怎么也有空到我们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来了?

梧桐白了一眼安佳蓓反讥:我又没喝你一滴水,去哪还得经过你同意吗?

两人都是火爆性子,刚掐了一句,就全站了起来。安佳蓓指着梧桐娇喝:既然这么有本事,别进我们门啊,死乞白赖的求在这里干什么?

“你不服气?”梧桐眉头挑动,看架势是准备和安佳蓓磕上一场。

眼见场上的火药味越来越重,我摆摆手说,都消停吧,蓓蓓你无视她就好了,然后又冲梧桐说。记住你这儿的身份,只是我的员工。

梧桐委屈的哼了一声,把脑袋别过去。

说实话,我挺不擅长处理女人矛盾的,安佳蓓算起来不是我的人,人家只是在这里作客,梧桐也不是我的人,可是因为牵扯到一个“天门”的身份。我还不好对她说什么硬话。

原本还想招呼大家一块吃顿饭的,后来我又一琢磨,拉倒吧!别待会吃着饭,谁再看谁不顺眼,把桌子给掀了,影响大家的心情,最后摆摆手,带着伦哥和胡金出门了。

我们仨随便找了个路边摊,要了份板面,胡金冲着我坏笑说,三子你发现没?古代的皇上不好当。

“啥意思?”我吸溜了口面条问。

伦哥“嘿嘿”一笑说,这才几个妞啊。已经吵的跟菜市场似的,想想过去皇上后宫佳丽三千,我都替他们愁的慌。

“哈哈..”我们几个人全都笑了,现在洗浴中心里确实有点阴盛阳衰的意思。小七姐妹四个,外加上安佳蓓和梧桐,女人的数量就是男人的两倍。

“有点想媳妇咯。”胡金咬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朝着我耸了耸肩膀说。也不知道我家婆娘现在咋样了?她最喜欢跟小姐们一起逛逛街,打打牌,要是她在的话,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哥。回头我给强子打个电话问问,别伤感了!你这唉声叹气,整的我都跟着心情一起郁闷了,嫂子没在你身边。我媳妇不也没在我身边吗?咱俩同病相怜啊!”我搂住胡金的肩膀安慰道。

伦哥白了我俩一眼骂,你们这是高级秀,欺负我这个单身贵族吗?

“哥,你为啥不找个对象?”我笑着看向伦哥问。

伦哥刚打算回答。这个时候路边一辆大货车好像刹车失灵一般“嗷”的一声,就扎向了我们所在的大排档里。

直接将支撑大排档上面帐篷的两根柱子给撞断,车头直愣愣的朝我们仨的方向碾压过来。

“卧槽特姥姥!”胡金一手拽着我,一手拉住伦哥,拔腿就往旁边蹿。

那台大货车摆明了是奔着要我们命来的,一击失手后,“嗡嗡”的又往后倒了几米远,再次冲我们撞了过来,胡金一把推开我俩大喊:“赶快跑!”

他自己不退反进,几个跃步朝着货车奔了过去,手脚灵敏的抓住货车的反光镜,然后如同猴子一把猜到货车的挡板那里,伸手就要拽驾驶座的车门,货车像是头发疯的蛮牛一般,原地来回打着转,想要把胡金给甩下来。

我和伦哥拔腿就往街口的方向跑,结果刚刚迈出去脚,两辆黑色的面包车挡在我们面前,从车里蹿下来一大群的年轻人,每个青年的手里都拎着砍刀、铁管这类的家伙式。

“待会见机行事!你找机会跑!”伦哥回头看了眼还在和货车搏斗的胡金,直接将要说的皮带解了下来。

我点点头,和他并肩站在一块,等着那群小青年准备将我们包围起来的时候,我“去尼玛的!”暴喝一声,冲着一家伙就冲了过去,伦哥紧随我身后,抡圆皮带砸在那小子的脑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