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 傻狍子,欠你的饭还清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狍子,欠你的饭还清了!

我和伦哥都属于那种蛮干型的选手,不像胡金、朱厌他们那些练家子似的张弛有度,一招一式都比划的格外清晰,我俩下手没任何底线,就一个目的干倒对方为王道。

尽管跟着师父学过一些招式,这阵子朱厌也教了我一些对敌的基本套路,可是脑子一热,根本顾不上那些,我一脚蹬到一家伙的裤裆上面,伦哥紧随其后一皮带都抽打在那小子的头上,轻松KO对手。

接跟着我顺手捡起来那小子手里的片刀,没头没脸的又朝另外一个混子的脑袋劈砍过去,我的肩膀同时也被对方给放了一刀,我闷哼一声。同时更加用力的挥舞手里的家伙式,伦哥生怕我吃亏,一步不舍得靠在我旁边,我攻击谁,他就和我一块往谁身上招呼。

本来我们是想要冲出包围圈的,可是四周围聚的混子却越来越多,就在我又砍躺下一个家伙的时候,路口又迅速堵上了三四辆面包车,络绎不绝的社会小哥拎着家伙式从车里跳出来,然后又迅速的将我们包围起来。

瞅对方这架势。今天是打算彻底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将近四五十号人的包围,哪怕这些混子都是稻草人,全部抡倒他们,再逃出去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情,更不用说这些王八蛋都是活生生的人,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叫嚣着往我们跟前凑。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路口距离洗浴中心满打满算不到一条街,可就是这几百米的长度却成为了一道天堑,我想即便我喊破喉咙家里的人估计也听不到吧。

我和伦哥只来得及往前冲了五六米的样子,就被迫开始倒退。对方的攻击实在太猛了,一个个小混子红着眼睛,不要命似的狂抡家伙式,基本上就是我干对方一刀,他们能反操我好几下。

五分钟不到,我的胳膊和脸上就被划出来好几条伤口,最后退无可退,我们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只能被迫的混乱抡着家伙式逼退他们,最重要的是,高强度的来回挥舞胳膊,我明显已经有些力竭,伦哥的皮带也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子,实际上我俩被干趴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眼瞅着把我们已经逼入了绝境,这些社会小哥的攻击力度小了很多,毕竟累垮我们,再干掉更加保险省力,没有谁活的腻歪,非要再继续往刀口上撞,我更感觉他们像是猫抓住老鼠后。不直接吃掉,而是临死前的戏谑。

随着他们的进攻减弱,我和伦哥抓住难得的机会,大口大口的剧烈喘息,伦哥苦笑着看向我说。三子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想到咱们兄弟折在这种不知名的小角色手里,真是他妈可笑啊!

我摇摇头,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丝说,肯定不是啥小人物,能从石市能摆出这阵势的,除了孔家估计也就是鬼组了吧?你说干掉咱们,对方这次花了多少钱?

这条街上此刻一个行人都没有,一辆汽车也没有,显然对方是计划已久。提前就封锁了交通,这种能力,可不是一般的社会小团队就能做到的。

我现在的身份是派出所的正式警察,马洪涛虽然没挂职,但是在派出所的权威绝对存在,可是从被偷袭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警车出动,说明什么?要么就是派出所压根不知情,要么就是被上级领导给硬压着,能绕开派出所。不管哪种情况,对方一定动用了相当的白道背景。

我俩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仿若难兄难弟似的互相安慰,堵在前面的小混子们也不着急进攻,就是时不时的偷袭两下,消耗我们的体力,不远处的胡金也被一大波的混子包围,那边正喊打喊杀的斗的热闹。

以胡金的实力基本上不吃亏,可是想要冲破阻碍来救我们很难,很难!伦哥扯开嗓门吼叫,金哥你快走,回去喊救兵!

就是这一嗓子却给胡金带来了天大的麻烦,一瞬间包围我们的混子里分出来三分之一的人加入了围攻胡金的行列当中,胡金一下子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对方玩的策略其实很简单,就是个“调虎离山”。把胡金想办法抽调出我身边,然后再群哄而起,如果刚一开始胡金就在我跟前的话,我们想要冲出圈子很容易,而现在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似的等死。

只留给我俩两三分钟的喘息时候,停在街道上的一辆面包车里,猛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堵在我们前面的那些社会小哥立马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的涌动过来“砍死他们!”

我和伦哥再次开始进攻,不过我们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我只踹倒下一个家伙。就被七八个人给迅速包抄,我的胳膊和后背上让连续砍了好几刀,棉服被划的支离破碎,里面的棉花絮到处乱飞,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们踹倒在地上。愣是挺着没敢躺下,这种混战的场面,只要倒了,也就意味着我再没有机会起身。

另外一边的伦哥比我强不到哪去,额头上被人拿棒球棍子打出来好几个伤口,满脸都是鲜血,看起来血糊拉茬的,很是吓人,我们的背后是冰冷的墙壁,躲都没地方躲。只能生受着。

“三子,哥哥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认识你!”伦哥一拳放倒一个家伙,拿后背替我扛了一刀,然后抱住我,恶狠狠的叫吼,拿我当盾牌,冲出去!

“不要,松手啊,哥!”我明白了伦哥的意思,赶忙搂住他。朝着反方向一拉,用自己的后背也替他挨了两下子。

对方又是一轮猛冲,我和伦哥全都被踢倒在地上,眼瞅着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冲我抡过来武器,我直接把眼睛闭上了,心说死的有点尊严吧,起码不会被吓尿。

难不成今天我们得折在这里?输,我不怕,喋血街头,不得善终,我也早几想过了,让我憋屈的是我竟然不知道是谁要弄死我,死到临头都没有看到对方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嘣”的一声枪响,震彻了整个街头,攻击我们的那帮人全都停下了动作。我骤然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子直愣愣的倒在我身边,后脑勺上有个显眼的弹孔,潺潺的血迹往外直流。

街口的方向,马洪涛穿着制服骑在一辆破自行车上。一手攥着把枪,另外一只手指向包围我们的那群人,咬牙切齿的厉吼:老子枪里就还剩下一发子弹,草泥马的!不怕死的就往上冲,钱是你们老大的。小命却是自己的!来啊!三子过来,跟我走,马哥保你!

一甘混子全都哑然了,我和伦哥趁势赶忙爬起来,另外一头的胡金也满身是血的推开挡在前面的混子往我们跟前走。我们仨人跌跌撞撞的朝着马洪涛的方向走,周围的四五十号小混子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

距离马洪涛越来越近,我甚至看到他朝我露出一抹微笑,很明显松了口大气的问,傻狍子。别谢我,欠你的那顿饭还清了,你回头记得替我约蓓蓓出来看场电影就好!

就在这个时候,马洪涛身后的一辆面包车里突然走下来一个人,像女人似的长发披肩。不同的是他满脑袋的长头发全都是白色的,脸庞消瘦的有些吓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骷髅成精,是上帝!竟然是上帝这个狗逼!最重要的是上帝的手里拎着一把半米多长的板斧,慢慢的朝着马洪涛靠拢。

“马哥,小心!”我慌忙朝着马洪涛摆手。

马洪涛浑然不觉,错愕的来回看了看,就是没有往后转脑袋,而上帝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斧子。

“上帝,我槽你姥姥!”我声嘶力竭的咆哮一声,冲着马洪涛嘶吼,趴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