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欠了国家的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气冲山河一般的“三哥好!”把我的眼泪当时就给撩下来了。

我冲着迎头走过来的几个人一边抹眼泪一边破口大骂,傻狍子!

我没想到的是雷少强、王兴、胖子和江龙全都来了,哥几个跟我重重的熊抱在一起,雷少强拍了拍我后脑勺轻声说:辛苦了我三哥!

一句“辛苦了”,更是直戳我的心脏,把我勾的如同个孩子一般嚎啕呜咽起来,突然觉得这一切特别的值当,我的兄弟们没有忘记我,他们全都记着我的好,我抹了抹鼻子顺势就蹭到雷少强的衣服上,一拳头轻轻砸在他胸脯上骂,你奶奶个哨子的,看到老子掉眼泪,心里痛快了吧?

雷少强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里,乐呵呵的说:哦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干。不是要AB型血么?咱家啥不多,就特么兄弟多,这回我带来了将近二百口子,想要啥血型的都有。

我抹了把脸,想了想说,人太多了,医院验血都验不过来,会耽误救助时间的,胖子、江龙你俩去联系附近的医院,带着兄弟们去检查。有合适的血型立马就抽出来,送到医院,不要在乎钱,多少钱都无所谓,兴哥你去找找这家医院的主事儿,傻逼强子让兄弟们散开,不要吓到里面做手术的医生们。

哥几个都知道情况危急,谁也没废话,分头开始行动。

看到我这么安排,安佳蓓也赶忙拿出手机打电话。我猜她应该是给“鸿图会所”的人打电话吧。

不一会儿走廊里的兄弟们全都散开了,只剩下我和雷少强、安佳蓓三人,我长出一口气问他,你们怎么好好的全都跑过来了?

“因为兄弟们膨胀了呗,感觉崇州市容不下我们啦。”雷少强没正形的贱笑,瞟了一眼我身上的纱布,吐了口唾沫骂:谁他妈下手这么狠?照着死里整你?老子一定帮你把手剁下来。

“上帝!”我咬破了自己的嘴皮,之前我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上帝那个人渣,让我想不通的是,狗日的上帝从哪纠结到这么多的社会混子,偷袭我们的差不多能有四五十号人,这么大一股子势力,在石市应该小有名气才对。

雷少强愕然的问,上帝跑到石市来了?

我反问他,你知道上帝从监狱里出来了?

雷少强点点头说,狗杂碎应该是你帮着处理我室友他爸事情的那几天越狱的,我听柳志高说,肯定是监狱内部有人帮忙作梗,到底具体怎么回事。柳志高和赵杰缄口不言,我估计是迫于上面的什么压力吧。

“嗯,天门的人放出来的。”我点了点头,基本可以确定阎王这个傻篮子就是天门的人了。

听到“天门”的名字,雷少强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不自然的叹口气说,不发表意见。

我转移话题问,对了,你们怎么好好的想起来跑到石市的?

雷少强伸了个懒腰说,我要是告诉你,我找算命先生算的,你肯定不信。

“尽JB瞎咧咧!”我白了他一眼。

雷少强一脸正经的说,骗你是小狗,确实是一个算命的告诉我们的,你有难!不过是个和尚。本身我不相信,但是昆子对那和尚毕恭毕敬,因为这事儿我俩差点没掐起来,最后那老东西给我卜了一卦,确实蛮准的,所以我们哥几个一商量,就动身了。

“和尚?昆子对他毕恭毕敬?”我苦笑着摇摇头,我想我已经猜到了谁,没出错的话,应该是狐狸的那个便宜师傅和尚。没想到那老东西竟然还有意无意的救了我一命。

雷少强幽怨的叹了口气说,那老玩意儿算的准是准,就是太特么贵了,卜一卦要十万,十万人民币啊!我槽特姥姥的,够老子玩多少次双飞,三飞的了。

“那就是个江湖大骗子,活该你丫上当!长脑袋完全是为了显示身高的,人家说啥你信啥。”我好笑的撇撇嘴,又问他:把兄弟们都带出来了,家里咋整?

雷少强得意洋洋的撇了撇自己两条蚯蚓似的细眉毛说,你小看咱们洪教官了,大半年时间拉练出来将近四百号人,我们走的时候,丫又带着五十多个人进山了。对了你们老家的几座荒山,现在都被咱们承包了。

“四百多号人?你们把哪个学校给抢劫了吗?”我咽了口唾沫,一两百号人的混战已经乱的像是在拍大电影,四百人是个啥概念,我一时间都没有参照物想象,最重要的是,我想象不出来,这么多人,我们指什么养活他们,难道全都安排到不夜城去看场子?

雷少强臭不要脸的挖了挖鼻孔说:准确的说。王者现在总共有五百多马仔,分布在崇州市的各个角落里,除了不夜城,很多出租车、区间公交车也归咱们罩着,前段时间还从郊区投资了一家制药厂。待会我给你拿两块咱们厂子生产的感冒药,你尝尝鲜!

“你傻逼吧?拿感冒药尝鲜?这种不需要智慧的话也就你这种夯货能说出口。”我一巴掌推在他胸脯上,真心话也就只能在我的这群兄弟面前,我才能放开手脚,随意的指爹骂娘,从外人面前,我必须得戴上一个或阴狠,或憨厚的面具。

雷少强努努嘴说:“三子我有时候挺佩服你的眼力的,随随便便拉一个窝囊废,都能变成宝。你知道这次主张投资药厂的人是谁不?”

“蔡亮?鱼阳还是昆子?”我不解的问道。

雷少强挤眉弄眼的吐舌头,都不是,打死胖子你都想不到,是田伟彤,你从职高捡到的那个记账先生。

“老实蛋?”我也有点不敢相信,田伟彤是我从职高念书那会儿认识的那个滥好人,后来碰上个渣女友,差点被阴死,我拉了他一把,就留在了不夜城给我们记记账。做下预算之类的,因为这货的武力值基本上为零,而且也没啥存在感,很多时候我脑子里根本就没这个人。

雷少强点点头说,就是他,现在你应该喊人家田厂长,我也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长的,有一次他得了阑尾炎去做手术,然后出来以后就开始请假,到各个药厂去打工,研究人家药厂里的套路,前阵子回来,找到我和昆子说,办个药厂一定能挣钱,而且还可以把“王者”的招牌上面添金。

我捏了捏鼻头问道:“你俩同意了?”

雷少强摇摇头。肯定不能同意啊,药厂的投资你知道得多大吗?第一期建设就将近三千万。

“嚯..”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雷少强接着说,他只用了一句话就征服了我俩,他说,你们看到过谁去医院讨价还价的?谁买药的时候敢让大夫便宜点?这年头找小姐都送代金券。买药却没有任何福利,后来他还拿了一整套详细的策划方案让我们看,我们哪懂这些啊,菲姐找到了赵杰,赵杰一看当时就拍大腿同意了。还亲自帮着咱们跑银行,做的贷款,菲姐走的时候这事刚有眉目,现在已经正式投产了,特别赚钱。一天感觉跟咱手里有印钞机似的。

“我更关心咱们现在欠银行多少钱?”我有些苦逼的问道,一想到欠人家钱,我就感觉脑袋就大,尤其是债主竟然还是国家。

雷少强伸出个“八”的手势贱笑说:你猜。

“八百万?”我吞了口唾沫星子埋怨,你们这群王八蛋是真能作死。

雷少强笑着摇摇头说。不对。

“八千万..”我感觉自己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雷少强像个恶魔似的仍旧摇摇头,我当场差点昏厥过去。

他搂住我肩膀说,安了三哥,现在咱们王者从崇州市根深蒂固,别看欠银行那么多钱。但实际兄弟们的腰包都鼓囊囊的,用柳志高的话说,哪个亿万富翁不是欠着几十亿国债?你放心吧,现在就算政府要打压咱们,赵杰、柳志高,包括银行也一定会拼命的保咱们,咱要是死了,那些外债不全打水漂了?

我蹲坐在地上,摆摆手说,让我冷静一下,怎么昏迷了一会儿,我就欠了那么多外债。

雷少强贱笑说:话说你赵成虎,现在也是崇州市的杰出青年企业家了,老实蛋的那套真管用,药厂日进斗金,挣到的钱是咱们的,外债看心情还,银行还得特意安排人保护药厂,只要就资金周转不开,就立马给咱们投资,前天老实蛋找我说,打算再投资一家医疗设备的工厂...

雷少强正唾沫横飞跟我讲家里事情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安佳蓓倚靠在旁边的椅子上正半蹲着“嘤嘤”的小声哽咽,赶忙走过去问她,怎么了蓓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