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实诚的大块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错愕的望向那个人熊似的壮汉。

小七走到我跟前,压低声音说:三哥他就是福来哥,后面那个男人绰号医生,是个一等一的大夫,在天门的地位也很高,狗爷特地打电话安排他们帮忙的。

“宋福来?天门战神?”这下我是彻底被惊到了,瞠目结舌的认真打量起面前这座小塔一般的大块头,这家伙怎么说呢,长得倒也算英气十足,浓眉大眼。宽额头,高鼻梁,可能是因为太高的缘故,总给人一种憨乎乎的感觉。

而那个叫“医生”的男人看起来更加吓人,约莫四十岁左右,侧脸上有一条跟食指差不多长短的伤疤,三角眼,一脸的戾气,说他是医生,我更觉得像是一个屠夫。

大块头居高临下的瞟动着我憨笑说:小家伙,如果你觉得观察我们长相比救你兄弟更重要的话,那我们就坐下来让你慢慢欣赏。

“问题是..他真的可以吗?”我有些怀疑的望向医生,刚才那家伙对视了一眼,我就觉得好像被什么猛兽给注视上似的,浑身不由打了个冷颤,他的眼神里满满的全是漠视,那种看惯生死的模式。

医生很随意的耸了耸肩膀,朝着我诡笑说:野狗火急火燎的喊我回来,应该就是帮你的小情人检查体内的毒素吧?

他说话的声音特别的沙哑,感觉和上帝很有一拼。都像是那种长时间不说话,喉咙有些打结的感觉,当听到“野狗”这俩字的时候,我没有再任何犹豫,直接躬身朝我他欠了欠说:有劳您了!

野狗是我师父的诨号。知道的人并不算太多,而且他知道苏菲身上有毒,显然是和师父通过电话的,这样说来,完全可以信任,“医生”森冷的笑了笑,顺手掏出一个证件本在护士长递给护士长,护士长的态度马上变了,赶忙替他拉开“急诊室”的玻璃门。

紧跟着“医生”和几个护士全都涌进了急诊室里面。

宋福来倚靠在门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得知对方是天门高层的身份,我态度也变得有些恭维,冲着他哈腰笑了笑。

“三哥,我出去抽根烟!”雷少强瞟了一眼宋福来,面无表情的拍了拍我后背,朝着楼道口的方向走去,路过孔令杰身边的时候,他皮笑肉不笑的说:怎么着孔少,还等着八台大桥抬你才肯走吗?

孔令杰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心有不甘的磨着牙齿。最后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掉头也往楼道口走。

这个时候宋福来突然开腔了:准备三百万下午送过来,不然我待会亲自到孔家找孔鹤翔要!

“你..你认识我爷爷!”孔令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一片。

宋福来没有继续回话,像是睡着一般,耷拉着眼帘倚靠在墙壁上。如果他不动弹,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尊雕塑。

“凭什么让我拿钱?”孔令杰不死心的嘶嚎,脸上的五官因为愤怒已经变得极度扭曲。

“第一,我看你不爽!第二,受伤的人里有我天门子弟!”宋福来轻描淡写的吐出口浊气,那股子霸气简直帅的让人想要尖叫。

孔令杰胸口剧烈起伏,“呼呼”喘息了两口,最终气哄哄的转身离去。

“等等,你可以走,她必须留下!”我伸手指向林小梦。难得有宋福来这种大咖出现,我也马上顺势扯虎皮装大旗的朝着孔令杰发难,今时今日其实凭借林小梦那种小伎俩已经没办法对我造成太大的威胁,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确应该有个了断了。

林小梦吓得赶忙攥住孔令杰的胳膊颦眉哀求,惊恐的朝着孔令杰摇摇脑袋。

“只是一件玩具而已,你想笑留给你玩,不过我提醒你,她不是我的人,我没权利决定她的去留!”孔令杰看起来是回答我的话,实际上眼睛一直在打量着宋福来。见到后者没有任何表态,胆子也陡然壮了起来,冷哼说:赵成虎,得饶人处且饶人!在石市,你给我三分薄面,我给你留份人情,非要把脸皮撕破?

“咱们的脸皮不是早就撕破了吗?蓓蓓,小七,留下她!”我伸了个懒腰,冲着旁边的几个女生使了个眼色,小七姐妹四个,外加上安佳蓓二话没说,直接就将林小梦给包围起来。

孔令杰鼻息粗重的点点头,气极而笑的指向我威胁:头一次有人把我逼的这么狼狈,赵成虎你很好。这个梁子我记住了!

接着孔令杰一把推开林小梦,气哄哄的甩开胳膊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回过头问宋福来:请问,赵成虎也是你们天门的人吗?

宋福来摇摇头说:目前不是!

卧槽。这大块头是真特么实在,你就骗骗丫说我是能死人不?非要老老实实的告诉他,这下孔令杰是彻底把我恨上了,尼玛以后的日子怎么可能消停,我幽怨的瞪了一眼宋福来。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我真想从丫的脸上盖上我四十三码的鞋印。

宋福来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朝我一笑说:不好意思啊,我不习惯说假话。

孔令杰阴鹫的扫视我一眼冷喝:还有一个月半的时间,我和瓜爷那个老混蛋的约定结束,到时候一定会陪你好好的玩耍。

所谓输人不输阵,尽管我知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和孔家碰上,铁定是被完虐吊打,可矛盾既然起来了,老爷们就没啥可怕的。我嘴犟鼻子硬的微笑抱拳说:“随时恭候大驾!”

将林小梦抛下,孔令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孔令杰前脚刚走,林小梦后脚就给我跪下了,冲着我撕心裂肺的哭嚎求饶:成虎放过我吧,这次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全是上帝安排的,我只是一颗棋子而已,只要你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望着泪眼模糊的林小梦,我心里没有半点反应。哭讥尿嚎一直都是她惯用的把戏,从十几岁到现在,用了这么多钱,她使的不腻歪,我看的也腻歪了,我点燃一根烟蹲在她面前邪笑说:告诉我,你是怎么勾搭上孔令杰这条破船的,我就放过你!

林小梦虽然长得不错,但在见惯大场面,各种美色的孔令杰眼里绝对屁都不算。如果没有点什么非常手段的话,我相信孔令杰肯定不会对她有所青睐,别的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到底谁把林小梦安排给的孔令杰,这个人应该有相当的本事。

“是上帝。上帝帮我安排了一个稻川会组长义女的身份,再加上鬼组的武藏作证,孔少才会对我产生兴趣的,然后疯狂的追了我好几天,我才勉强同意和他交往的,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说是刺激孔少的征服欲!”林小梦哭哭啼啼的解释。

我接着问:那上帝现在在哪?他是不是鬼组的人?

林小梦摇头说,我不知道,上帝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他强迫我嗑了一种市面上买不到的药,我毒瘾发作,就必须得听他的,成虎我其实早就没有和你作对了,看在咱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你放过我吧。

“嗯。我放过你了!”我站起来朝着邪里邪气的一笑,冲着安佳蓓说:我是男人说话得算数,我是放过她了,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再郑重提示一次,如果不是她,马哥这回不会受伤。

“赵成虎,你这个卑鄙小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林小梦突然从地上起来,手里攥着一柄匕首,朝着我胸脯就刺了过来。

因为小七站的距离比较近,一脚踢飞她的匕首,然后一个侧踹把她给踢倒在地上,安佳蓓走过去,抬起腿,一脚跺在林小梦的手挽上,“啊!”林小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心有余悸的长出几口气,刚才险些着了这个婊砸的道,有些恼怒的低吼:你特么不是喜欢浪吗?小七待会去工地上找二三十个民工兄弟好好的伺候一下这个婊砸!

小七点了点头,又是一脚勾在林小梦的下巴颏上。

安佳蓓眼神冰冷,低声说:三哥能不能帮忙,暂时先把她关到洗浴去,等马洪涛脱离危险,我再慢慢解决。

“你打算怎么解决?”我擦了把鼻头上的冷汗。

安佳蓓想了想,残忍的笑着说,留她一条命,不让她痛痛快快的死,先把她毁容了,如果不是靠着这张脸,她也不会给三哥造成那么大的麻烦,然后再把她舌头割掉,手脚全部打折,扔给车站周围的人贩子当乞丐,每天完不成乞讨任务就得被毒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