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 好想和他打一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早以前,我记得那时候林小梦故意拿着我和她的一些照片给苏菲看,想要祸祸苏菲跟我分手,苏菲当时就和我说过一句话,她说:这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那时候我没有把这些当成一回事,只当是林小梦心理变态,见不得别人比她过的开心。

现在想来,如果林小梦说的那些是真话,即便她不是个受害者。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儿,只是我不敢相信外表憨厚的胖子,什么时候变的那么阴狠毒辣。

一定是林小梦说假话!一定是这样的!我抓了抓脑袋,感觉太阳穴都快要炸掉了。

之后大家谁再没有说过什么,宋福来和小七几个时不时的交谈几句,俨然已经把我们当成了空气,我和王兴、朱厌站在另外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烟,个人心里琢磨着个人的那点心事。

我时不时的偷瞟几眼宋福来他们,他们却始终没有再看我,我不禁苦笑,加入天门的希望就这样被一个疯女人的一段血泪史给彻底扼杀掉了,以后的路,我应该怎么走?再一次彻底变成了未知数。

我虽然没有蹲过监狱,但是我从车站派出所当过协警,也看过相关的档案记录,所有犯人里,只有两种人是挨打挨的最狠的,一种是偷老人钱的贼,再有一种是“强女干”女孩的盲流子,而且我本身也极其排斥这类的人渣。

时间慢慢推移。大概过去一个多钟头,胖子和江龙大气连连的跑回来了,冲着我憨笑打招呼:三哥,事情都已经搞定了,咱们兄弟挺争气的。里面有七八个AB型血,应该够使唤了。

我和王兴一齐看向了他,脸上不挂一丝笑容。

胖子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小声发问,难道我脸上有饭粒吗?你们怎么都这样看我啊?

“胖子,你和我说实话,林..”王兴心里藏不住事儿,直接就扯住了胖子的衣领。

我一只手捂住王兴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拽开王兴,摇了摇脑袋,冲着王兴使了个眼色,轻声说:家丑不外扬!有什么事情,等咱们出了医院再慢慢聊。

然后我又冲胖子笑了笑说,没什么事情,你先坐下来歇会儿喘口气吧,顺便想想,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的,我是指一些我不清楚的事情。

我特意提到“我不清楚”几个字,就是想看看胖子有什么反应,胖子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只是简单了“嗯”了一声。就挪揄的坐到旁边的塑料椅子上开始发呆。。

我一直拿余光暗暗观察胖子,的的确切看出来他有些不正常。

我的心脏“咯噔”狂跳了两下,难不成他真的做过那些事情?就在这个时候,隐约间听到“嘣”的一声枪响,听声音应该像是从楼下几层传过来的。我们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

医院里有枪声,容不得我们不警惕,可是胡金和马洪涛还在里面做手术,我们又没办法离开,互相对视了几眼后,全都严以待阵的守在了楼道口,生怕会有什么人突然闯上来。

雷少强咬着烟嘴,急急忙忙的跑上来问我们,你们刚才听到了吗?楼下有枪声,卧槽。谁疯了,大白天的敢在医院里行凶!要不我去看看?

我摇摇头说,别去了,情况不明了!谁知道到底是咋回事。

另外一边的宋福来他们显然也听到了那声枪响,几个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后,谁也没动弹,大约过去十多分钟的样子,电梯门打开了,几个护士和医生推着一辆担架车急急忙忙的从我们身边过去,将最后一间“手术室”的门也给打开了。

因为担架车的四周围满了人。看不到上面躺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只能感觉像是个女人,因为车子推过去的时候,有一股子好闻的味道,那种味道似曾相识。

隐约听到几个护士说什么“枪击,堕楼”之类的话,我们全都伸长脖子打量,当那间手术室的门关上的同时,胡金和马洪涛做手术的指示灯也一前一后亮了,接着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包括天门的那位“医生”。

和“医生”接上头后,宋福来带着小七她们几个直接离开。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小七姐妹四个朝我齐刷刷的鞠了一躬,小七面色复杂的低声说了句:保重!

“连三哥都不叫了,看来我在你们的心目中几乎没有地位!”我苦笑着点点头。冲着她们几个也抱拳说:你们也保重吧,到了上海记得给我师傅和菲菲问声好,就说我太窝囊,没机会加入天门了!

宋福来眼神凌厉的瞪了我一眼,朱厌脚步轻挪。身子已然挡在了我身前,朝着宋福来邪里邪气的笑着说,啊就..真想和你..和你交手!

“如果你继续助纣为虐,很快会有机会的!”宋福来皱了皱眉头。

朱厌转动脖颈,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医生”推了推宋福来说,好了,给狗哥面子,不要再继续闹下去!况且..算了,咱们走吧。

宋福来还是比较尊重“医生”的,轻轻点了点头,一行人快速离去。

朱厌盯着宋福来的背影磕巴的嘀咕:啊就..好想..好想和他打一场!

他们前脚刚走,几个警察后脚就跑上来,带头的几个警察我也认识,一个是我们所里的一个姓李的副所长。还有一个是石市刑警队的队长,之前他到我们所里办事的时候,马洪涛给我介绍过。

看到他们两人,我给他们打了声招呼,好奇的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姓李的副所长叹口气说。一天事儿真特码多,一个多小时前楼下的精神科发生了枪杀案,一伤一死,伤的人这会儿正从里面做手术呢,死的那个是不小心从窗户口摔下去的。当场毙命,脸跌的都不像样子,真惨!两人都是年轻小姑娘,也不知道为啥会发生这种事情,唉..简直造孽啊!

“楼下的精神科?两个小姑娘?是不是有个叫林小梦?”我赶忙招呼王兴和江龙下去看一眼。

李副所长摇摇头说,两人的身份都还没有确认呢,不知道叫什么,成虎你是不是知情?

“我哪知道啥情况啊,今儿一天都从手术室门口呆着。”我干笑的摆摆手。

李副所长点点头说,那倒也是。话说老马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今天让曾亮吃瘪了,以后回去上班还是多注意点吧,曾亮搞政治出身的,心黑手狠,以后你自己多注意点吧。

又和李副所长闲扯了一会儿后。几个护士分别推着胡金和马洪涛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两人都还在昏迷当中,为了方便照顾,我让医院给他俩安排了一间两张床的单人房。

从病房里等了好半天,王兴和江龙才回来,王兴朝我摇摇头说,没见到她们,安佳蓓没在,林小梦也没在,警察已经把死者的尸体带走了,不知道具体长什么样子,要不要安排几个兄弟去打探下消息?

我摇摇头说,不用,安排好兄弟们的吃住,记住不要闹事。咱们现在肯定被人盯上了,明天我到所里去问问就知晓了!或许和咱们没啥关系,安佳蓓估计也对我有点失望吧,毕竟他妹妹也是那么死的,如果林小梦说的是真话,在她眼里,咱们其实和岛国人其实没有任何差别。

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望了一眼胖子,此刻我心里无比的矛盾,既希望胖子理直气壮的告诉我,他没有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又希望他痛哭流涕的告诉我,他知道错了,有些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因为我只要张嘴,就标志着我们的关系彻底掰了。

见到我一眼不眨的望着他,胖子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憨笑着问,三哥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总那么奇怪的看我?有啥你就直接问我吧,我脑子笨,琢磨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你让我交代啥。

我深吸口气,准备直接开门见山,病房门突然被撞开了,雷少强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朝着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哥..你知道..你知道,刚才被推进手术室的人,是谁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