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 离间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着雷少强这顿嘘哈的喘气,我不耐烦的问:“别特么卖关子了,到底谁啊?”

“是安..安佳蓓!”雷少强两手拖在膝盖上,吭哧着粗气说:“我刚刚想了点小办法,弄清楚里面人的长相,没想到竟然是安佳蓓,卧槽,安佳蓓躺在手术室里,也就是说摔死的那个人是林小梦?”

“让开!”王兴故意撞了一下胖子,点点头说:“她疯了,很有可能是自己跳下楼的,而且警方不是也说的清清楚楚吗。堕楼身亡!她这样的人活着也是痛苦,还不如这样死了来的痛快。”

“那枪响又该怎么解释?谁不小心踩爆了气球?”我摇摇头叹口气说,走吧!再上趟手术室吧,可怜这对苦命鸳鸯,男的刚脱离危险,女的又特么躺进去了,林小梦简直就是个祸害!江龙,你去安排一下,给胡金换一间房,把床铺给安佳蓓腾出来吧。

“三哥,我去吧!跟人打交道,我最擅长了!”胖子吸溜了两下鼻涕,贱笑着献殷勤。

王兴两眼瞪着圆溜溜,指着胖子鼻头就开骂:“你就免了吧,知不知道因为你,三子现在没办法加入天..”

我看了眼王兴摇摇头说,晚点再说这事儿吧,胖子你帮着江龙一块安排,待会顺便把伦哥也接上来,都安排到这一层,花钱请几个护工,咱们都太粗心大意,照顾不好病人。

我了解王兴不是那种“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捶”的性格。他就是嫉恶如仇,可是胖子不一定这么想,他会觉得所有人都在排挤他,这事儿真是他干的还好说,可如果不是他做的话,不是寒自己兄弟心吗?即便到这种地步。我心里仍旧存在一丝幻想,觉得林小梦就是心理变态,肯定说的全都是假话。

胖子和江龙点点头,就出去安排了。

交代朱厌保护胡金他们,我和雷少强、王兴一块再次走到“急诊室”的门口,一天啥都没干,尽从这层楼上晃悠了。

来到急诊室门口,李副所长和刑警队的队长仍旧牢牢的守在那里,见到我们周而复始,李副所长疑惑的问我,怎么又回来了?

我干笑着说,里面做手术的是我店里的员工,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不好意思啊李所,给你们惹麻烦了,要不这样吧?等她苏醒以后,我通知您,您再过来做笔录,放心!人绝对不会跑,我拿自己做担保,就算她现在醒了,肯定也没办法做笔录,您从这儿等着也是浪费时间,不是吗?

发生人命案子。不管安佳蓓有没有嫌疑,首先都会做一份案发笔录,这是办案的规矩,李副所长和刑警队队长简单商量了一下后,点点头就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后,我们仨坐在外头的塑料椅子上研究之前林小梦说的那些话。

雷少强当时没在场。听完我描述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摇头,言辞确凿的说:绝对不可能,胖子没那个胆量!林小梦说这事儿的时候,咱们还从县城里混吧?那时候胖子啥脾气,你们难道还不清楚嘛?那婊砸要说胖子X过她,我信!但是说带着下面的兄弟们轮了她,打死我也不信!

“可是林小梦说完这些话以后疯了啊!而且,那个天门战神也证实确实是疯掉了,这不可能有错吧?”王兴有些疑惑的问。

雷少强不屑的撇撇嘴说:嘁,天门的人难道都是神吗?他们说疯了就疯了?宋福来要是真那么牛逼为啥不进去做手术?术业有专攻,你要说宋福来功夫好。这我不跟你犟,林小梦疯了要是里面那位医生证实的,我也深信不疑!可是三哥你想过没有,为啥林小梦早不疯了,晚不疯,偏偏在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以后才疯的?扯犊子呢吧?操!

“你的意思是林小梦装疯卖傻?”我现在变得将信将疑起来。

雷少强舔了舔嘴皮说,也不一定,不过我更觉得林小梦说的话半真半假,可能胖子的确做过什么过份的事情,但绝对没有那么禽兽,她也不是疯掉的,应该是毒瘾发作。或者嗑过什么刺激精神类的药品。

“嗑药以后,不是应该五迷三道,浑身抽搐,之类的吗?”我对这类东西不太了解。

雷少强摇摇头说,药这玩意儿,五花八门,发现到今天,软性、硬性,包括一些科技类的,实在太多了,不是没种药都是咱们平常见到的那样,很多药品的后遗症千奇百怪的,本身毒瘾发作,再加上刻意伪装,装个精神病人还不正常,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具体的还得等安佳蓓苏醒以后,给咱们解惑。

“突然发现你知道的东西很多。”我眯眼看向雷少强。

雷少强苦笑着摇摇头说。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以前我们家族在整个长江以北都属的上的顶尖存在,那时候就和石市的孔家一样,各行各业都有涉猎,不过玩的要比他们大的多。家里一些资料什么的,我没事的时候还是会看看的,不过后来大爷爷那一家子还不是得罪了..算了!我确实很想报仇,不过三子,你不用因为我的事情犯愁,该怎么计划就怎么计划。大不了我到时候继续回去念我的军校就成,年轻的时候啥也玩过见过了,现在我都眼瞅着到该娶媳妇的年龄了,也是时候正经的生活了。

我何尝不明白雷少强的苦衷和话里的那些言不由衷,我搂住他肩膀说:“那如果我不入天门呢?”

“那老子就继续当你的傻逼兄弟,陪着你混牛逼的岁月呗!”雷少强递给我一支烟说,来一颗吧,你过去不是告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抽一颗败火!其实这些都是鸡八事儿,小七她们不信你,很正常。人家是受过这类创伤的人,本身就异常敏感,如果你不是她们三哥,我想她们敢当场就格杀掉你!宋福来不让你进天门,无所谓!大不了兄弟们陪你一块缔造一个王者盛世出来!你赵成虎不比任何人差啥,天要敢灭你。哥几个就陪着你日天!

“再说吧!”我叹了口气,心里头说不上的憋屈。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安佳蓓被护士从里面推了出来,我们几个赶忙聚了过去,王兴去结算了一下费用,将安佳蓓安排到马洪涛入住的那间病房里。我们一帮傻老爷们眼巴巴的等着她苏醒。

医生交代过另外一张床上的马洪涛起码还得昏迷三天以上,所以大家伙也没抱啥希望。

几个钟头以后,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安佳蓓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见到我们全都眼巴巴的望向她,她微微挣动了一下身子,声音沙哑的说,三哥..马洪涛怎么样了?他手术成功没有?

我会心的笑了,指了指旁边的病床,安佳蓓的眼睛顿时亮了,无力的挣坐起来,朝着我说:那个林小梦是装疯的。我带着她到精神科检查,医生告诉我的,我当时就觉得上了当,想要抓她回来,结果走到楼梯口的地方被人偷袭了!

“谁偷袭你的?林小梦现在人在哪?”我焦急的问道。

安佳蓓虚弱的喘息几口说,林小梦死了。被我从楼上推下去的,偷袭我的是个男人,虽然他带着面罩,但是我一定见过,他的背影特别的熟悉,只是我记不起来从哪里见过了,对不起,我真没用!

“好好养伤吧,其他都是小事儿!偷袭你的男人不是上帝吧?”我点了点脑袋安慰她。

安佳蓓摇摇头说,肯定不是,我可以确定。

交代几个护工好好的照顾他们俩,我们又到隔壁病房去看了眼胡金和伦哥,两人也仍旧在昏睡,我给王瓅打了个电话,让他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过来保护,现在我真是受不了兄弟们再受一丝的损伤。

所有事情安排后以后,我们哥几个从医院旁边随便找了一家馆子,要了个包间坐下来吃饭。哥几个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该喝酒的喝酒,该聊天的聊天,我靠了靠旁边的雷少强问:强子,你说到底是谁在使林小梦这颗棋子,林小梦这么干的目的只是为了单纯的离间天门和我的关系吗?

“何止是天门,如果安佳蓓没有带着林小梦去精神科,是不是安佳蓓也肯定会对你生出戒心?如果安佳蓓这次挂掉,金三角的那位昆西将军能不能放过你?再有就是身边的这些兄弟怎么看你?认为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只是林小梦或者她背后的人没想到,这帮兄弟都是陪你从小玩到大的,这点离间屁用没有,至于谁拿林小梦当棋子,这个还真不好说,上帝、鬼组、孔家,都有可能。”雷少强夹了口菜微笑的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说,还是先确定林小梦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吧,相比于敌人,我更害怕咱们兄弟中会出现野兽,胖子你站起来,我问你,几年前咱们抢了林小梦堕胎钱那次,你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