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 家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家法!

“何止是天门,如果安佳蓓没有带着林小梦去精神科,是不是安佳蓓也肯定会对你生出戒心?如果安佳蓓这次挂掉,金三角的那位昆西将军能不能放过你?再有就是身边的这些兄弟怎么看你?认为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只是林小梦或者她背后的人没想到,这帮兄弟都是陪你从小玩到大的,这点离间屁用没有,至于谁拿林小梦当棋子,这个还真不好说,上帝、鬼组、孔家,都有可能。”雷少强夹了口菜微笑的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说。还是先确定林小梦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吧,相比于敌人,我更害怕咱们兄弟中会出现野兽,胖子你站起来,我问你,几年前咱们抢了林小梦堕胎钱那次,你没有...

我把林小梦说的那些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然后仰头看向胖子。

胖子的脑门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冷汗,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淌落,我越说他的脸色越发苍白,最后“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抬起胳膊就狂抡了自己几个嘴巴子,冲着哭嚎:三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我当初不应该阴奉阳违,你不要怪我!

“也就是说,那些事情你真的做过?”我牙齿咬的“吱嘎”作响,顺手就抓起来一个茶杯子。

胖子满脸都是泪水,伸手抹了抹摇头说:没有,我只是X过她两次。而且每次都给钱的,那段时间你不记得,我经常没有钱花吗?其实就是睡完她以后,给她的钱,我怕她告诉你。所以每次都多给很多!我确实威胁过她,不许告诉你,也吓唬过她,跟着我去小旅馆。

“那轮她和拍照的事情有还是没有?”我深呼吸一口,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到了临界点。

胖子再次摇摇头说,没有!我绝对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可能是当初手下的那群小弟干的,有一次我喝醉酒了,就跟他们吹牛逼,说是林小梦挺容易上的,只要给钱就行,可能是那些家伙做的,三哥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

“你他妈就是个见逼乐,什么样的女人都敢睡!”我愤怒的一杯子砸在胖子的脑袋上,伸腿就把将他给蹬倒,然后抬起脚照着胖子的脑袋“咣咣”就是猛踹,一边踹,我一边抓起旁边的东西往胖子身上砸,骂了很多难听话。

如果不是王兴和雷少强拽我。我估计今天我能把胖子活活打死。

胖子被我打的满脸是血,趴在地上半天没敢起来,即便是江龙上去搀扶他,他仍旧跪在地上“呜呜”的哭嚎,我也是气急眼了。指着门口的方向冲胖子大吼:马上给我滚回崇州市,让昆子给你一笔钱,以后消失在老子的世界里,草泥马的!你干的这些事情和当初的何磊、小鬼子有什么差别?

“有!我给钱了,而且是林小梦自愿的!”胖子匍匐在地上冲着我边哭边解释。

“还他妈有脸说!”我奋力挣脱开雷少强和王兴,从旁边抓起一把椅子就重重的砸在胖子的身上,椅子“咔嚓”一声碎成了几截,胖子“啊!”的惨叫一声,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身。

好半天后,他才浑身哆嗦的爬起来。朝着大吼大叫:是啊!我他妈见逼乐,我特么没见过女人,你他妈自己不会想想,你当时什么地位,我是个什么货色?你可以左拥右抱,苏菲、陈圆圆哪个不是对你眉开眼笑,我呢?王兴呢?强子和鱼阳呢?我们当初连女孩手都没摸过,我是糊涂了,占了不该占的便宜,难道真的全怪我们吗?

说罢话。胖子胸口剧烈起伏,狠狠的甩了一把脑袋上的血水,直接从腰后掏出一把匕首“啪”的一下甩在饭桌上,冲着我喊:三哥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上我,我是最早跟着你的,却一直都是最没有长进的,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对,要杀要剐,你随便拎刀捅我,但我有一个要求,要不赶我走,不要把我赶出天门!求你了!

胖子直挺挺的跪倒在我面前,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起来,喃喃着:不要赶我走,你们全是我兄弟。和你们在一起我才有家,我不想无家可归,求求你了三哥。

看到胖子这副表情,我心软了,咬着嘴皮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再说点什么。抓起桌上的那把匕首说:咱们王者没有自己的家规,但是做人的准则必须有,咱就按照电影里那些帮派的规则吧,既然办了不是人的事情,自己三刀六洞。兄弟别怪哥哥,咱们是混子,但不是人渣!你如果残废了,我养你一辈子!

说罢话我闭上了眼睛,泪水不自觉的淌落出来,诚然现在林小梦死了,一切都死无对证,到底胖子做过什么,除了他自己,我们没有人清楚。我可以重罚他,也可以奖励他,但我不想让兄弟们把自己做人的标准降低,王者将来想要做大,他们每个人都是大哥。不能让他们把什么人都收进来。

胖子抽泣着点点头,抓起匕首,脸色一发狠,直接一刀戳在自己的大腿上,顿时间血流如注。胖子疼的“啊!”的惨嚎一声,“嘶嘶”的呻吟低吼:我对不起兄弟们,我给王者抹黑了!

别看王兴刚才恨的不行,其实他是最在乎我们感情的人,见到我和胖子都动真格了,走上前轻轻推了推我说,三子要不然算了,胖子已经知道错了,一刀就流这么多血,你不想他刚到石市就住医院吧?

我没有睁眼。咬着牙说:兴哥咱们是人,如果不干人事儿,那和岛国兽类还有区别吗?

胖子同样跪在地上喊叫,三哥说的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我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眼胖子。其实真的很想说,兄弟我原谅你了。

胖子“嘿嘿”笑着说,我这个人最没出息了,打我骂我都可以,唯独不要让我收拾铺盖滚蛋!三哥,第二刀!

话音刚落下,胖子再次举起匕首刺在自己的大腿上。

我有些不忍心的叹口气说,算了兄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胖子哈着热气,泪流满面的扑倒在地上,冲我磕头,谢谢你三哥。

“江龙,强子,送他去医院吧。兴哥喊几个兄弟跟我一块回趟洗浴!”我伸手轻轻摸了摸胖子的脑袋,带着王兴走出了满是血腥味的包房里,出了门以后,我俩坐上王兴他们开过来的“奥迪”车,车里我问王兴,兴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残忍?对自己兄弟都这么狠?

王兴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问我怎么走,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看架势是把我给怪上了。

我吸了口气说:兴哥,你和胖子是最早和我一起的人,咱们是兄弟,说句不夸张的话,你俩扇我几个嘴巴子都无所谓,但是这件事胖子确实出格,如果我不处理,强子、江龙会怎么想?传到其他兄弟的耳中会怎么想?大家会不会都认为,我对王者有功劳,就可以肆意妄为?那样咱们王者崛起的快,坍塌的也必然快!

王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我懂你的意思,只是有点不忍心,算了,咱们去干什么?

“去抓一个家伙,我觉得这次蓓蓓被刺杀的事情,他或许知情,就算不知情,他也一定知道我们被上帝偷袭的事儿!”我冷笑着吧唧两下嘴巴。

“谁?”王兴疑惑的问我。

我点燃一根烟,吐了口眼圈说:也是老朋友,当初我们几个出去吃宵夜,只有他知道,因为我盛情邀请过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