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 心理素质太差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理门户

“老朋友?也是咱们兄弟吗?”王兴一头雾水。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说:当然不是,还记得大老板手下那对姓高的跟班不?

我将高胜的事情简单和王兴说了一下,被上帝偷袭的那天晚上,我们哥仨出去宵夜,安佳蓓和小七几个小姑娘嫌弃太冷,又说什么晚上吃饭容易增肥,所以没和我们一块出门。

我们仨人就从大厅里商量去吃什么,临出门的时候,我看到高胜坐在沙发上抽烟,就礼貌性的问了他句一起不?不过高胜没搭理我。如果没有我们被上帝偷袭这事的话,一切其实都很正常,可是我们被上帝偷袭了,顿时间让我感觉家里有内鬼!

要知道,我们去吃板面的那家摊子距离洗浴中心可是有段距离的,真被谁跟踪的话,以胡金的机敏恐怕早就察觉到了,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把我们的具体位置透漏给了上帝,所以我思前想后,感觉高胜这个王八犊子最有嫌疑,他完全有这个动机也有机会,现在通讯很方便,只不过一个电话的事儿。

之前考虑安佳蓓的颜面,所以我一直也不好对高胜下手,现在安佳蓓躺在医院里。即便真发生了什么事情,出来以后我完全可以以误会解释清楚,就算不是高胜干的,眼下我们和鬼组、孔家势如水火,我也不能留下这颗定时炸弹从眼前来回晃悠。

往回走的时候。刚好路过一家玩具店,我犹豫了一下,让王兴进去买了把仿真的手枪吓唬人,因为不确定高胜的手里到底有没有真家伙,所以我还特意交代了王兴几句。

回到洗浴中心,高胜正带着他的几个马仔从大厅里打扑克,见到我带着王兴进门,高胜的眼中出现一抹惊异,嘴角也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很轻微的动作,稍纵即逝,但我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冲着高胜微笑着打招呼,玩着呢胜哥,店里生意咋样?

高胜耷拉着一张死人脸,撇撇嘴说:一般。

我“嗯”的点点头,掏出手机给王瓅打了个电话,然后又问王兴,安排好兄弟们了吗?

王兴点点头,马上就到!

然后我俩站在高胜的后面,俯身看他的牌面,王兴憨笑着说:四个A必胜的牌面呐!

我乐呵呵的说,不一定,万一对家有俩王呢!

高胜有些不乐意的回头冲我埋怨,观棋不语真君子。

说话的过程。王瓅领着两个恶虎堂的兄弟就走进来,朝我微微点头招呼“三哥!”

见到王瓅,高胜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不耐烦的催促小弟,快点出牌。想鸡八毛呢!

我揪了揪鼻子尖,一屁股坐到高胜的旁边说,王瓅待会领着兄弟们帮我打扫一下卫生吧。

高胜往旁边挪了挪,整的好像特别嫌弃我似的。

紧跟着又有七八个穿黑色西装,胸口上绣着“王”字的小青年也疾步走进来,看到人都齐全了,王兴询问似的望向了我。

我抓了抓后脑勺,冲着后进来的这七八个小青年吩咐,哥几个到楼上去一趟,暂时不要让任何客人下楼。就说楼下正装修呢,一会儿就好!

七八个小青年点点头,往楼上走去。

我又冲着王瓅说,把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卷帘门暂时拉下来吧。

高胜这时候可能也感觉出来有些不对劲了,把扑克牌往茶几上一甩,站起来说:不玩了,饿了!我先出去吃饭。

“别介啊,胜哥!咱老爷们做事哪有半途而废的!好歹打完这一把,我也想看看对方手里到底有没有俩王!”我一把拽住高胜的胳膊。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茶几。

高胜虎着脸问我:赵成虎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家小姐受伤了,想欺负我?

“你又是怎么知道你家小姐受伤了?难道你家小姐受伤前未卜先知,先给你打了个电话?”我拿起高胜丢在茶几上的几张扑克牌重新码好,甩出去一张“四”,朝着旁边那俩小弟微笑说:继续啊,该谁出了!

我一句话把高胜给问傻眼了,高胜同样也被自己的一句话给怼的哑口无言,神情变得有些慌乱起来,嘴里嘟囔着“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想要从我旁边挤过去,我直接把腿翘到了茶几上。王兴上手按住高胜的肩膀压坐到沙发上,冷笑:老板没有开完会,员工就准备走人,还懂不懂点规矩了?

高胜恼怒的一把推开王兴的胳膊,咋咋呼呼的喊:赵成虎你他妈想干什么?

“闭嘴,老老实实的听老板训话!”王兴直接掏出一把手枪顶在了高胜的后脑勺上。

这个时候王瓅带着两个兄弟也把洗浴的大门给锁好了,黑着脸一语不发的站在我旁边,一双满是老茧的手不停的在裤子上蹭来蹭去。

“说说吧,我胜哥!有啥需要交代的?都不是外人,你要是不小心做了什么错事,态度诚恳点,兴许我能网开一面呢!”我拿着扑克甩出去一条顺子,冲着对面打牌的两个小弟微笑说:到你们了,出牌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哈,我手里可是有对炸弹,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高胜铁青着脸摇摇头,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高胜的两个马仔慌忙想要往起站,王瓅一个跨步迈了过去,一拳头砸躺下一个家伙,同时抓起烟灰缸又狠狠的呼在另外一个马仔的脸上。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打完牌再走。

恶虎堂的几个兄弟分别按住了那两个马仔。

我抓起那俩马仔刚才丢在茶几上的扑克牌翻看了一眼,朝着高胜说,你看你就是没有赌徒的心理,他们手里没有一家一个王,本来你这把稳赢的,还是心理素质不行呐!

我故意懒洋洋的靠在沙上,手里夹着香烟,朝着高胜的脸上吹了口烟雾轻笑:我不知道你们金三角是啥规矩,但从咱们中国的道上混,讲究个“义”字当先,玩社会要是没义气,狗都懒得搭理你,上回我想要弄死你的时候,是安佳蓓替你求情的,就说咱们过去有过节。我放了你一条命,不用你感激我,起码对我的恨意应该小点了吧?

被王兴的手枪顶住后脑勺,两个马仔也让王瓅干翻了,高胜显然也豁出去了,恶狠狠的低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杀要剐你随便!老子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死其实不可怕,可怕就是想死死不了!”我拍了拍高胜的肩膀,伸手往他的胸口探,果然摸出来一把手枪。然后又冲王瓅歪了歪脑袋问,部队上有没有法子可以让人说出来,我想听的话?

王瓅点点头说:有!但是我需要准备点工具。

我摆摆手说,去吧!速度尽量快点。

王瓅比划了个OK的手势,朝着楼上走去。

我把枪递给了王兴,朝着他微笑说:还是真家伙趁手吧?

高胜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咬牙咒骂,你刚才耍我?

我拍了拍他的脸邪笑说,就你这个智商还能当卧底?我真替你的上家犯愁呐,胜哥。老老实实的说点我不知道的劲爆消息,我给你个痛快如何?

高胜这会儿有点做贼心虚了,咽了口唾沫说:赵成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怀疑我联络别人偷袭你?偷袭我家小姐?你有证据吗?

我依然面含微笑:“胜哥,我的确没证据。不过我现在不是以警察的身份盘问你啊,不是什么事情都非要有证据不可的。”

我脸上依然带着笑,却忽然一把拧住了他胸口衣襟,用力把他往下一拽!同时膝盖顺势往上猛力往他脸上一顶!高胜惨叫一声,脸上顿时爆出一团血花,整个人软了下去,双手捂着鼻子。

我把他拎了起来,旁边王兴走上来,抓住他的双手摆在桌面上,把手指一根根放直。高胜拼命想要挣扎,可是当王兴拿枪指向他的太阳穴时候,这孙子就不敢再继续动弹了。

我拍了拍高胜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掌,轻轻吸了口气,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一头狠狠砸了下去!

高胜仿佛杀猪一样惨叫一声,我面色不变,手里攥着烟灰缸,再次落了下去,本来我只是怀疑这根傻屌,可是他现在的表演,简直就是意外之喜,我寻思说不准可以通过他,挖出来到底是谁从背后阴我。

从林小梦发疯,说出那些话以后,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彻底掉进了一个大坑里,背后有一双手在默默的推波助澜,有人想要把我孤立起来,或者说想要我举世为敌,让鬼组、孔家、包括金三角和天门同时对我发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