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再问你一遍,有没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我拍了拍高胜的脸颊阴笑着问他,本身今天我就没打算让他活着走出洗浴的门,如果能够再套出来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更值了。

高胜只是惨叫,却顾不得说话。我笑了笑,再次举高手里的烟灰缸。

“胜哥,我等你话呢,到底有还是没有?”我的语气柔和得简直没有半分杀气,说完话,又是砸一下狠落下去。高胜“嗷”的一嗓子大吼:赵成虎有本事你给我个痛快!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刚才不是你说的嘛,要杀要剐随便我来,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你咋了?怎么眼泪都掉出来的,说好的骨气呢胜哥?”

虽然从所里我没有正式的审讯过犯人,但是一些流程和案例还是看到过的,想要让犯人说实话,首要任务是瓦解他们的心理防线,现在有规定不能暴力执法,所以一些手段没法使用,可我不一样,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整高胜,所以也不讲究身体还是心理。

桌面上高胜的那只左手掌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横流。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冲着我嘶吼,赵成虎你特么不是个男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当人的时候我都不怕,难不成变成鬼就能奈何的了我?”我嘲讽的吐了口唾沫,攥紧烟灰缸“咣咣”又是几下。

当我砸到第八下的时候。高胜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子软得好像一滩烂泥似的小声嘀咕一些我听不清的话。

这个时候,王瓅拿着一个大塑料袋从楼上走下来,朝着我点点头说:三哥,东西我置办好了!

我摆摆手,示意他继续!

王瓅带着搬过来一把椅子,将高胜揪了过去,然后朝着高胜的那俩马仔说:按住你们老大,别让他乱动,待会我替你们给三哥求情,放一条活路。

两个马仔完全被下破胆了,赶忙如同狗一样爬起来,死死的撑住高胜的两条胳膊。

王瓅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几包面巾纸和一瓶矿泉水,一张一张的打开,往高胜的脸上塌,然后用矿泉水将纸浇透,高胜的胸口瞬间剧烈起伏起来,感觉像是快要呼吸不上来了的意思,拼命的挣动身体。

估摸有个半分钟左右,高胜似乎被人扼住脖子一般,身体抖动的分外剧烈,两条腿更是毫无章法的伸直了,我生怕王瓅就这样捂死他了,咳嗽两声想要制止,王瓅朝我摇摇头。森冷的笑着说:正常人的肺活量,可以憋气一分钟,他这种经常锻炼的人大概二三分钟左右,放心吧三哥,那些嘴里喊着不怕死的人。多经历两次,就肯定什么都招了,我曾经见过有人用这种方式处置触犯军规的人。

我俩说话的功夫,王瓅将高胜脸上的纸揭下来,高胜像是被瞬间激活一般,“呼呼”的剧烈喘息起来,王瓅舔了舔嘴唇问:说吗?

高胜脸上的鼻涕眼泪全部都流了出来,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朝着狂点脑袋:说,我什么都说。是我主动联系的上帝,告诉他,你们吃宵夜的地方,我们是一块从崇州市逃到石市的,目的就是置你于死地。

“具体点!别总让我提醒。”我点燃一根烟站在他对面。

高胜忙不迭的解释,我和上帝是一起到的石市,中间我们偷袭过你几次,但是都没有成功,直到上次我被抓,上帝将计就计让我干脆借助安佳蓓留下来当卧底。掌握你们的消息。

我想看看这家伙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就故意问他:谁把上帝从监狱里弄出来的?

“一个天门的大人物,具体经过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保出来上帝的人叫阎王,哪怕现在上帝也是听阎王的命令。”高胜毫不犹豫的回答,看来这点没有出入,之前阎王就坦诚的告诉过我,只不过他或许还不知道上帝已经从阎王手下跑掉的事情吧。

我吐了口浊气问,我很好奇是什么东西驱使你们联系到一块对付我的?据我说知,大老板和上帝之间好像没什么恩怨吧?难道仅仅是因为你想给你大哥报仇?

高胜犹豫了一下说。上帝答应过我,只要弄死你就把不夜城分给我,并且帮我联系以后“药”的上家。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安佳蓓受伤的事情?”我眯缝眼睛继续问他。

高胜张了张嘴巴,迟疑起来,我朝着王瓅摆摆手说:继续吧。

“我说,是我做的!偷袭小姐的事情是我干的!如果小姐死了,金三角方面一定会震怒,到时候我再把所有责任推到你身上的话,昆西将军一定会屠戮掉你!”高胜吓得打了个哆嗦,慌忙摇头呼喊起来,小姐其实当时已经把我脸上的面罩给揭下来了,但是却放了我一马,她让我赶紧离开洗浴中心,我不死心,想要再偷袭你一次的,是我对不起小姐!

高胜说着话,眼里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冲着我哀求说,我知道今天肯定活不下去了,希望你给我个痛快。以后善待我家小姐,拜托了!

高胜的话还是很让我震惊的,我一刹那间想明白了,怪不得安佳蓓多此一举的非要把林小梦从楼上推下去,原来她是在灭口,或者说是保护高胜,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

安佳蓓是个傻姑娘,拼着命不要的去保护一条打算咬死自己的“狼”,不过从另一方面也正好说明,这姑娘重情重义,只因为高胜是金三角的人,是他义父的兵,就好比之前在医院时候,林小梦说出那些疯话,小七她们几个马上跟我翻脸。唯有她犹豫不定,我心底暗暗惋惜了一声,看来这次要让她失望了。

“猫哭耗子!如果你真有那么仁义,就不会偷袭你家小姐。”我从身上掏出匕首丢给他说,你自己解决吧,不然我会让你继续生不如死。

“你不问我上帝的下落?”高胜疑惑的望向我。

我冷笑说,都说了你这个智商不适合当卧底,你还偏偏不信,要不你给上帝打个电话,看看还能不能拨通他的号码?他那么机敏的人。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端的错误。

高胜不死心的拿出手机,颤颤巍巍拨出去一个号码,说起来这家伙也算挺警惕了,上帝的号码压根没往手机里存,完全是凭脑子记住的,按下号码几秒后,高胜愤怒的将手机给摔了,咬牙切齿的怒吼,上帝这个王八蛋!

“悲哀,你本身就是一场悲剧。如果你从监狱里出来,老老实实的找座小县城生活,现在说不定孩子都有了,你不信邪,偏偏要踏上这条路。下辈子当个好人吧!”我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嘴巴努努了地上的匕首。

高胜挫败的一屁股坐到地上,两眼无神的小声嘀咕:都是骗子,都特么是骗子。

嘟囔了好半天后,高胜一把抓起匕首,想要抹脖子,刀刃已经横到脖颈的时候,他又犹豫了,眼巴巴的望向我说,可以再给我一根烟吗?

我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丢给了他。

高胜哆哆嗦嗦的点燃一根烟,长长的吐了口烟雾,苦笑说:你说得对,我就是场悲剧,当初看到你把我大哥整死,把上帝逼进监狱,我认为你就是个踩了狗屎运的毛头小子,现在想来你的心思真的特别细密,这场败的不怨,赵成虎你要是答应好好照顾小姐,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洗耳恭听!”我点点头,一屁股坐回沙发上。

高胜沉思了一下说,阎王很不简单,他是天门的人,不光把我和上帝弄出来,应该还和鸿图会所,孔家人都有交集,他自己说,他的任务只铲除鬼组,但我更觉得他的目的可能是你,我毕竟没什么地位,知道的东西有限。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到高胜这些话,我还是感激的点点头微笑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和阎王现在是同事,关系还算不错,他师妹就在洗浴里落脚呢。

高胜摇摇头,半晌没有说话,一根烟抽到尽头后,高胜一把将烟蒂攥灭,“啊!”的仰天大吼一声,抓起匕首狠狠的一下刺穿进自己的脖颈,接着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弥留之际,他结结巴巴的低声嘀咕了几句话,不过我只听清一句,他说阎王是假意跟你和好的,想要凑到他嘴边听的清楚一些的时候,我们洗浴的卷帘门被人从外面“咣咣咣”敲响了,再回过头,高胜已经停止了呼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