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我是小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亮唯唯诺诺的低声说:是咱们局里的段处长。

“谁?段处长是干啥的?我好像不认识他吧?”我皱着眉头问,顺手揪了揪他的衣服领子喝斥,能不能像个男人似的给我站的板正的?大小是代理所长,就不能跟我似的硬气点!

我也是吹牛逼,忘了自己刚才差点被打的喊爸爸那会儿了。

曾亮干咳两声说,段处长是孔家的兵,其实这次要整你,还是孔家的意思,成虎,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小小的代理,局子里那些领导哪个衔都比我硬,甭管谁下命令。我肯定都得听,所以你别为难我了。

我长舒一口气点点头说:“哦,敢情是孔家人想整我啊,曾大脑袋,你继续往下说!”

曾亮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片,胸脯子刚挺直,可能又想到我俩现在是什么身份,腰杆立马又软了下来,压低声音冲我说:孔家大少刚刚来过咱们所里,跟我聊了几句,他的意思其实是让我们把你吓唬住,服软了。然后再通知他,到时候他跟你面对面的谈谈。

“结果发现我骨头太硬,所以你们没辙了?”我摸了摸鼻子尖冷笑着问,有点沾沾自喜的想,得亏老子诈唬他们说,监控录像带有备份,要不然今天铁定得被他们揍成猪头焖子。

曾亮摇摇头说,其实你手里有没有备份录像,我们都不太在乎,孔家大少的本意是,如果你的嘴实在太硬了,就直接把你打死在审讯室。反正理由多的是,可以说你持枪袭警,也可以说你是畏罪自杀。

“卧槽尼玛!”我甩开膀子又是一拳狠狠的怼在曾亮的鼻子。

曾亮捂着鼻子委屈的蹲在地上,眼眶里竟然还噙着泪水,我深吸口气问:接着说,后来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别跟我说是你们良心发现了!

曾亮闷声闷气的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王主任竟然也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求把你放掉,口气特别的严厉。

“王主任又是个什么鬼?”我被这傻屌给彻底饶懵圈了。

曾亮吸了吸鼻子说,王主任也是孔家一系的,而且级别比段处长高,当初要求给你转正,就是王主任的意思,我一直都以为你是孔家的人,所以孔少说要整你的时候才没有犹豫,可是现在他们孔家明显也不是一条心,我就和风箱里的老鼠似的,两头受气!

“该!谁让你长得傻逼,还尽办一些傻逼事儿!如果你和马哥似的,公正廉明,谁能指使的动你?对了,那个王主任说,让你别把放掉我的事儿告诉孔令杰?”我皱着眉头问道。

曾亮点了点脑袋。

“也就是说,孔令杰现在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服了?”我舔了舔嘴唇,心底生出了想法,难不成孔家也有人瞧孔令杰不顺眼,想要借助我的手好好教训他?甭管是不是,试试就知道了,反正我和孔令杰也做不了朋友。敲狗日的一笔竹竿,只要不伤害他,孔家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曾亮再次点点头。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老曾啊,今天晚上你就把我从审讯室里关一宿吧,明早上给孔令杰打电话。就说我服了!然后我安排饭店请他吃顿饭,你通告一声,如何?

事到如今,曾亮哪敢说出来半个“不”字,犹豫的点了点头。

我很随意的摆摆手说,让人把我那两个兄弟放了,然后给老子准备点宵夜和一床被子。

曾亮灰孙子似的站起来要往外走。

我两眼一瞪,上去就是一脚蹬在他屁股上骂:你干啥去?打电话,今晚上从审讯室里陪老子,要是让我知道你搞什么小动作,小心点你那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还有两岁半的孩子!我是个畜生。没人性的!

曾亮打了个冷颤,赶忙开始安排。

一切安排妥当后,我抽了抽鼻子问他,刚才你安排谁来揍我的?

“啊?”曾亮怔了怔,半天没有出声。

我一手端着盒饭,一手拍了拍他肩膀说:你放心,我就问问,小爷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只是想知道谁对我这么大怨气,以后对他客气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是..是我打你的!你刚才不是说。君子一言..”曾亮说完话后,就搭理下来脑袋,好半天没敢抬头看我,只是拿眼神时不时瞟动我两下,他要是不亲口承认,一时间我还真没猜出来是个逼养的,现在再听他的声音,我越发觉得刚才就是狗日捶我的。

饭也顾不上吃了,直接一饭盒扣到他脸上,甩开胳膊照着狗日的就是狂掴耳光子,一边打我一边骂,槽你姥姥的!可想老子不是君子。我是个小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我揪住曾亮的头发,膝盖绷直朝着他的脑袋上“咣咣”就是狠磕了两下,抓起什么拿什么削他,审讯室外面时不时有人路过,不过谁也没停留,他们都还以为是曾亮在揍我。

持续踹了丫十几分钟,我累的甩了甩手腕子说:打电话让人送根警棍进来!

曾亮让我打鼻青脸肿,蹲在地上“呜呜”的低嚎,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所长的派头,我拿脚尖踩着他的脸吓唬,你自己考虑清楚,是让我出了这口恶气重要,还是你把位置丢掉更重要,大不了我明白给孔令杰服个软,不过你以后的日子,哼哼..

“成虎,我现在让你打成这样子。如果有同事进来送警棍,看到的话...”曾亮捂着红肿的眼眶朝我小声嘀咕。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转着脖颈四处看了几眼,从审讯桌上把碳素笔拿起来,然后在墙壁上比着自己的巴掌画了个手印,朝着他努努嘴说:自己往上撞!听不见响声,有你好看的!

曾亮彻底哭了,犹豫了半晌后,咬着牙拿脸撞到了墙上。

他一边“咣咣”的往墙上撞,我抓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后,开始琢磨。孔家这到底是玩的什么套路,一边帮我转正工作,一边又想要整死我,难不成真像曾没亮说的那样,孔家内部也不和谐?那是谁在暗中帮我呢?狐狸?除了孔令杰,孔家人我好像就认识个狐狸。

随即我又摇头自语:不可能,狐狸没那么大本事,他就是个外系,而且我俩的关系也没好到那种程度,那又是孔家的谁在帮助我呢?

难不成因为我小伙长得俊,孔家某些大小姐相中我了,我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另外一边曾亮这个傻屌因为用力过猛,自己把自己给撞晕过去。

从审讯室里呆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先给王兴打个电话,让他去安排饭店,还特意交代了他一些事情,然后才让曾亮拨通孔令杰的号码,经过一宿的折磨曾大脑袋的脸盘子比过去又大了一圈,我苦笑不得的瞟着他。

打完电话以后,我冲曾亮说:待会见过孔令杰,问你脸上的伤怎么来的,知道怎么说不?

“知道,我自己不小心摔得!”曾亮慌忙点点头。

二十多分钟后,我和曾亮一块离开个审讯室,临出门前,曾亮还特意戴了个口罩,孔令杰开辆白色的悍马车从派出所外面等着我们,见到我俩一块出来,我又是鼻青脸肿的模样,孔令杰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问:服了没我三哥?

“服了!卑服的!”我吓得打了个哆嗦,冲着孔令杰毕恭毕敬的说:孔少,我安排了饭店,咱们边吃边聊,有什么事情您以后尽管吩咐。这回我是彻底弄清楚了,老孔家才是咱石市的老天爷。

“哈哈..”孔令杰嚣张的发动着车子,我从前面指路,到达饭店以后,孔令杰疑惑的望了眼大厅问,你包场了?

“当然了。招待孔少这样的爷,肯定得有爷的规格和待遇!”我三孙子一般拱下腰。

孔令杰满意的点点头,嘴角一歪嘲笑的说,谅你也不敢使什么手脚。

走进包房里,服务员已经把菜都上好了,我起身替孔令杰倒满酒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一杯,把杯子故意举的特别低的说,先给孔少赔罪了!

看着他把酒喝下去以后,我退到孔令杰身后轻声问他,孔少您有什么想安排我做的。

孔令杰哈哈大笑着说,三哥这么卑躬屈膝,我还真有点不适应了,其实事情很简单,我想带着你一起发财,只要你安排下面的兄弟,在崇州市的几个高速路口,帮着我一块运“药”,大把的钞票等着你赚!

“对不起孔少,我做不到!您打我吧。”我直接摇了摇脑袋。

孔令杰的脸色当时就变了,一巴掌推在我胸脯上。

我也没惯着他,抄起桌上的茶杯就砸到狗日的脑袋上,怒气冲冲的喊叫,老子让你打我,可没说过不会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