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赔偿损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茶杯子砸在孔令杰的脑袋上,紧跟着拎起椅子就准备抄他,这小子手上多少有点功夫,只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要是让丫反应过来了,待会挨削的肯定是我。

当我举起椅子准备抡他的时候,孔令杰下意识的往后躲闪两步,陪同我们一起来的曾亮赶忙上前拽我,嘴里碎碎念的嘟囔:都是朋友,有啥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去尼玛的!”我回手就是一巴掌掴在曾亮的脸上。

这个时候孔令杰也腾出手了,恼怒的从桌上拎起酒瓶想要砸我,我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冲着丫冷笑:姓孔的,你当大哥跟你闹呢?动我一指头试试。敢还手,老子今天让你跪着走出这间饭馆。

孔令杰迟疑了一下,皱着眉头低喝:“你什么意思?”

我吐了口唾沫,一屁股崴到椅子上冷笑:刚才进门的时候老子给你敬的那杯酒滋味如何?合不合适您的口感?

“酒里有什么东西?”孔令杰的眼神变得有些紧张。

我抹了抹红肿的侧脸说,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提前往酒里给你下了点料,你这会儿有没有觉得小腹里热烘烘的?有点特别顺畅,想要放屁的感觉?

我刚说完话,雷少强和王兴就破门而入,王兴手里攥着一把手枪。是我们之前从高胜那缴获的,雷少强拖着一把半米多长的大开山刀,两人恶狠狠的堵在门口。

孔令杰脸色一片青灰,咬牙切齿的瞪着我吼叫:赵成虎,你特么活腻歪了吧?敢跟我玩这套?信不信老子让你和你的这帮喽啰兄弟一个都走不出石市。

“草泥马的,跟谁俩呜呜喳喳呢!”雷少强一脚蹬到孔令杰的身子,拎起大砍刀就朝丫的身上没头没脑的一顿猛抡,当然没敢使刀刃,就是拿刀背当棍子一样的捶他。

暴揍了孔令杰几分钟后,雷少强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又退回到门口。

我故作紧张的打了个哆嗦,奸笑着点燃一根烟,甚至还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嘲讽,无所谓啊!有你孔家大少给我陪葬,走不出去就走不出去呗,孔令杰我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酒里我下了一种慢性毒,首先你会跑肚拉稀,接着肠胃会慢慢被侵蚀,最多一个礼拜吧,你的五脏六腑就全部都腐烂咯,但是你一时半会儿不会死,你会眼睁睁的感觉到痛苦。

我说话的时候,孔令杰的肚子正好特别配合的“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紧跟着这孙子捂着肚子就开始四处张望。

我吐了口烟雾轻飘飘的笑着说,走廊顶头就卫生间,您先方便一下?完事咱们再谈?

孔令杰犹豫的又看了眼我,一脚踹翻椅子,往门外走。

“兴哥,陪着孔少一块上厕所。顺便替孔少保管好手机!”我弹了弹烟灰,冲着王兴使了个眼色。

王兴二话没说,直接一把揪住孔令杰的脖领,拿枪顶在孔令杰的脑门上,喝斥:请吧孔少?

两人一块走出了卫生间。我坏笑着问雷少强,都准备好没强子?

雷少强打个响指大笑,妥妥的,整个饭店的厕所门都被锁死了,孔令杰就两个选择,一个是拉到裤裆里,一个是从楼道解决,正门口,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在把守,后门江龙领着一帮兄弟在盯着。他孔令杰除非是朱厌、宋福来那种大神,否则跑不出去。

我阴沉的一笑,狠声说:操特妈的,就算不玩死他,今天也要收点利息!

说罢话,我又望向了曾亮,刚才这个傻篮子竟然拉偏架,我吐了口烟雾,指了指墙壁说,知道怎么做了吧?别让我动手!

曾亮深呼吸了两口。很自觉的爬起来,拿脸照着墙面撞了过去。

几分钟后,王兴又拽着孔令杰回来了,俩人好像踩着狗屎似的,身上那股子味儿,熏的我差点没吐出来,王兴“哈哈”大笑说,大家族的人就是不一般,咱孔少宁肯拉到裤裆里,也不愿意影响公众场合的卫生。愣是没给我拍照的机会。

孔令杰涨红着脸,身上一股子恶臭,肚子“咕噜噜”的作响同时还伴随着一连串的屁,听起来分外的有节奏感,我捂着鼻子看向他戏谑的说:没看出来,孔少还是个懂音乐的人呐。

孔令杰脸红脖子粗的指向我刚准备开骂,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一串连环屁已经“噼里啪啦”响了起来。

“说普通话,你的母语我听不懂!”我歪着脑袋嘲弄。

说实话我恨不得立马宰了他,但是理智告诉我,如果真把他杀了,我会很麻烦,毕竟孔家在石市根深蒂固,自家的嫡系子弟被杀的话,铁定要跟我拼命。搞孔令杰和跟整个孔家对抗完全是两种概念,所以才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整他,这么丢人的事情,我相信孔令杰肯定也不会跟家人分享。

一阵连环屁过后,孔少没有悬念的再次“释放”了自己。整个包房里弥漫着一股子公共厕所的味道,估计很久难以消散,我都替以后到这个包房吃饭的人揪心。

“释放”完自己,孔令杰又窘又恨的低吼:你到底想怎么着?

他现在都不敢扯开嗓门和我对话,音量稍微大一点的话,就会连带着肚子一阵“咕噜”。

“昨天你把我整那么惨,今天总得有点说法吧?这样吧,孔少,我这个人心胸宽广,你答应我三件事情。我就给你解药,毕竟咱们以后还是要做朋友的。”我手指轻轻的叩击桌面。

其实我哪有胆子真敢给他下什么肠穿肚烂的毒药,无非就是半包泻药掺了点巴豆粉罢了。

孔令杰吸了口气说,什么条件!

“第一,我想知道你和谁一块整的我?第二。赔偿五百万现金,毕竟你对我造成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最后给老子写份你贩“药”的具体经过。”我伸了个懒腰朝他努努嘴。

孔令杰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抖,最后像是死心了一般,点点头说:待会我打电话让人送钱,整你的人,我不认识,我们一直是通过电话来往的,至于写保证书不可能,我只能答应你以后不会跟你作对!那我的信誉做担保!

“别闹了我滴哥,三件事就答应我一件,那算了!咱们继续磨着吧。”我拍了拍脑门,冲着另外一边拿脸撞墙的曾亮喝斥,声音给我响点,没吃饭?

曾亮脸色一瘫,咬着牙“咚”的一下把脸撞在了墙上。

其实我提前就想过,孔令杰不会给我写自己的犯罪记录,毕竟谁也不会把自己的小命交给另外一个人保管,只是想诈狗日的一笔钱,另外再套出来到底是哪个王八蛋一直从背后搞风搞雨。

接下来我们陷入了僵持。大家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时不时传出一连串的放屁声,孔令杰的脸色好像变色龙似的来回变幻,一股带着恶臭的“黄汤”顺着他的裤管往下蔓延,他周围四五米的地方已经完全没法站人了。

最后这家伙实在忍不住了。咬牙切齿嚎叫,跟我合作的是天门的人,具体叫什么,我真的不清楚,但是他给我提供了很多关于你在崇州市的事情。而且也自信一定会把你治的服服帖帖,他叫什么,我是真的不清楚,每次我们见面,他都会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大部分我们是通过电话联系。

“把他电话给我,然后让人送钱吧!孔少,我希望咱们这是最后一次以敌人的身份见面,我就是个混饭吃的下三滥,跟您完全扯不上交集。您想要贩药,那是你的本事,拜托给我留条活路,别总琢磨着祸祸我,成不?”我看实在诈出来他什么了,捏着鼻子站起来,朝他抱拳作揖。

孔令杰冷哼一声没有回应我,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另外一边撞墙的曾亮,我估计他心里肯定把曾大脑袋恨死了,曾亮待会也一定会告诉他,我是被他们孔家人保释出来的,到时候具体怎么样,就让他们自己家人互相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