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 兄弟,借个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这货哭讥尿嚎的模样,我一把拽住他,狠狠的按坐在沙发上,温和的说:兄弟你是真心喝多了,两口子哪有不吵架拌嘴的?我和你菲姐也经常动不动就干仗嘛,女人都是小心眼,其实没啥大问题,以后要是再吵架了,二话不说,上去就直接搂住她脑袋狠狠的舌吻一会儿,啥问题都解决了,行了!你别喝了。到楼上找俩妹纸好好醒醒酒,完事记得给钱哈!

胖子支支吾吾的说,三哥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我特么的..我特么没脸给你说...

这货说着话,就又要掉眼泪,我拍拍他脑袋说,哥都懂,啥事也不要往心里搁,等忙完这阵子我给玥玥打个电话,让她到石市玩两天,这世界上没有啥事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炮。

胖子涨红着脸抹了把鼻涕,恨恨的跺了跺脚,朝着楼上走去。

小磊摇着小尾巴也快速跟了上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胖子回过脑袋喊我:三哥,如果我嗑药了。你会咋办?

“别他妈给我扯淡,吃点、喝点、嫖点全都无所谓,但你要是敢碰那玩意儿,老子把手给你剁下来,我情愿让你当个废物,养活你一辈子,也不能看着你变成人渣!”我一本正经的看向他。

胖子嘴角抽动了两下,重重点了点脑袋,拔腿往楼上走去。

我冲着他喊了一句,有空多吃点,瞅你最近瘦的都没个猪样了!

刚才我俩喝酒,我是一边吃菜一边往嘴里灌,胖子倒好,愣干喝,一筷子都没动,一点都不符合丫吃货的性格,看来狗犊子确实是有够在乎柳玥的,跟媳妇闹个别扭都整的要绝食。

老长时间没喝过二锅头了,喝完以后,我感觉稍稍有点上头,就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店里面进进出出的时不时有人走动,我也没想太多,把身子一蜷缩,脑袋朝里,闭眼就睡。

睡着没一会儿,我感觉好像有人替我盖上件衣裳,心想估计是哪个服务生怕我冷替我盖上的,也没睁开眼睛,继续迷糊,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雷少强的一个电话把我给惊醒了,我迷迷瞪瞪的爬起,发现身上竟然盖的是胖子的衣裳,我笑骂了句:这个傻狍子!

心底却是暖暖的,胖子是最早跟我的兄弟。我俩之间的感情也是最深厚的,别看他平常畏畏缩缩,如果谁要是敢欺负我,他铁定第一个拔刀瞪眼。

我接起电话问雷少强,怎么了?

“九个鬼将,连同那个叫武藏的渣子。我们都抓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属于闹市区的别墅里,抓人的时候这群傻屌全都磕了药,不过没办法直接动手,现在我把人全带到了市郊的公墓,你要过来一趟不?不过来的话,我就直接招呼兄弟们埋了,刚才兴哥特意为他们选了几块墓地,风水还不错!”雷少强轻声问我。

我想了想说,抓人的时候没留下啥尾巴吧?

雷少强坏笑说,大哥办事你还不放心嘛,武藏要出两千万买自己条狗命。你看咋样?

“告诉他,待会给他烧一个亿!格杀勿论!”我压低声音吩咐。

雷少强“嗯”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我端坐在沙发上,揉捏了两下太阳穴,心底有些疑惑,鬼组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差?之前那个叫稻草川的光头大汉,简直生猛的一逼,难不成武藏手下就那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人物?

琢磨了好半天,我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不管咋说小鬼子的事儿总算解决掉了,孔令杰跟他们合作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卖“药”,这下没了供货商,那混蛋应该能消停一段时间了。我摇摇脑袋打算到医院去溜达一圈,看看胡金他们几个咋样了。

刚站起身,抖落了两下胖子的外套,结果从衣服里面掉出来一封信,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写着四个字“三哥轻起”,我笑骂:这孙子现在都开始装文化人儿了。

就是错别字连篇,统共特么四个字,这货愣是错了俩。

我取出信笺看了几眼,上面蝌蚪爬似的写着一行小字。

“三哥,对不起!我犯了大错,朱厌说的对,没有什么事情是戒不掉的。等我成功的戒掉自己的错误,再牛逼哄哄的回来找你。”底下落款是永远的兄弟胖子。

看完信,我有点懵逼了,咽了口唾沫喃呢:犯了错误?戒掉?这家伙到底是玩什么啊?还朱厌说的对,朱厌跟他说什么了?

我慌忙跑上了楼,从“炮房”里直接把朱厌给拽出来,气呼呼的问他:你跟胖子说啥了?

朱厌当时正趴在一个姐妹儿身上“释放”自己,被我给硬拖出来,也有点不高兴,结结巴巴的说:啊就..我..什么时候和..和他说过话?

我把信摔给朱厌看,朱厌摸了摸鼻梁说,戒毒!他戒毒!

“戒毒?啥意思?”我惊愕的长大嘴巴。

朱厌返身回屋里。穿了条裤衩出来,比比划划的跟我解释,原来他刚才进屋的时候,看到小磊朝着胖子狂吠,就猜出来胖子应该是吸毒了,他以为我知道,所以也没多说,就随意劝了胖子两句。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的意思是胖子真吸毒了?

朱厌点点头,伸出三根手指头说,啊就..啊就..他最少吸了四五个月..很难戒掉的...

“法克!你他妈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咒骂了一声,拔腿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拨打胖子的电话,刚开始胖子没有接,我连续打了四五遍后,他才接起来。

不等我开口说话,胖子率先带着哭腔说:三哥你别骂我,我知道错了,我心里比谁都煎熬,因为长得胖,我一直都觉得挺自卑的,感觉配不上玥玥,后来我听人说,嗑药可以减肥,就从你房间里偷了那两罐药,谁知道越嗑越上瘾,我真的错了,好几次我都想过自杀,可我不敢,而且我也舍不得玥玥和你们这些兄弟。

“你在哪呢?先回来再说!”我硬压着怒火问他。

胖子抽泣的说,我不回去,等我什么时候成功戒掉,我再回去,鬼组的人和鸿图会所的人都找过我,但我没有出卖过任何兄弟,每次都是花高价从他们手里买药,还要接手他们一大堆的条件,这种日子我真的受够了!

“你都答应过他们什么条件?”我深呼吸两口。

胖子悲嚎,我替他们运过好多次药。

我火了,大声的咆哮:我让你特么马上给我滚回来!

“对不起哥..”胖子慌乱的挂掉了电话,等我再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显示关机,我愤怒的真想一把摔了手机,一个人漫无目的的从大街上游荡,这种事情还没办法跟王兴、雷少强说,我也不想兄弟几个以后都带有色眼镜看胖子。

游逛的累了,我就蹲在街口抽烟,记得还在县城的时候,我经常和胖子蹲在马路牙子旁饱眼福,望着来来往往的美女,胖子会根据她们走路的姿势,腰部扭动的频率和幅度,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哪个是处女,哪个是少妇。

现在想想,中午我俩一块喝酒的时候,他冲我说的那句“再也回去了”,原来是别有一番意思,想着想着我鼻子就有些发酸,低头喃呢:你麻痹的,死胖子!就算戒,也让老子们帮着你一块戒啊,一个人那么辛苦干嘛!

我正心情不爽的时候,三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我脸前,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一个长发披肩感觉像是个大家闺秀,另外一个卷发波浪,皮肤很白皙,就那么一左一右的挎着男人的胳膊,看起来很是亲密。

那男人长得棱角分明。不过模样却很一般,大概三十多岁,又或者四十出头,我看不出来他的具体年龄,他身上穿件深色的夹克衫,中等身高。小短头,但是身上却带着股说出来的豪迈气质。

“有事吗?”我迷惑的望着这对怪异的一家三口。

“兄弟,借个火!”男人朝我爽朗的笑了笑。

我掏出打火机递给他,眼神来回瞟动旁边的两个女人,心说八成是个土大款,不然也不会有两个漂亮女人围着他转。

“再借根烟呗!”男人接过来我的打火机,手指灵巧的摆弄着花样。

“啥?”我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后来又一琢磨,估计就是个装逼犯,想要从女人面前显摆自己多牛逼,深吸了口气,没跟他一般见识,把烟盒也递给了他。

“谢谢!”男人点着一根烟,叼在嘴里,朝着我微微笑了笑说:“我这个人从不白占谁便宜,将来肯定会还你一份大人情!”

说罢话,他把烟和打火机还给我,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女人朝街口走去,只留下我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们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