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钓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偷袭一下,如果没有成功,再趁着我掉以轻心的时候,迅速包围起来,这一直都是上帝最惯用的伎俩。

当看到那两台面包车朝我们慢慢靠拢的时候,我猜测不是洗浴中心里还有内鬼,就是我和梧桐刚一出门就被人给跟踪上了,不然对方不会对我的动向掌握的这么清楚。

原本我还寻思梧桐也有可能是个眼线,可她刚才救了我一下,让我疑心降低了许多。她完全可以不救我的,或者装作反应慢上半拍。

如果真是阎王想要整我,拿自己师妹做挡箭牌,这也成本未免也有点太大了吧?

我拉着梧桐的胳膊,手忙脚乱的朝火车站的方向跑,心想追击我们的人胆子就算再肥,也绝对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撵到车站里下手,见到我俩拔腿要跑,那两辆试图包抄我们的面包车也陡然加速。

万幸的是车站前面的正广场上刚好有辆警车路过,后面那两台面包车才没敢那么嚣张的继续追。我和梧桐顺利的挤进了购票大厅。

“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梧桐眨巴两下眼睛望向我问。

我撇撇嘴说,我说去新加坡你信不?

梧桐翻了个白眼,一把甩开我的手掌,歪歪嘴说:臭流氓,又占我便宜,别告诉我,你牵我的手是为了拉着我逃命,我跑的肯定比你快!

“别乱想,我只不过是想请你磕场友谊炮罢了。”我斜眼瞟视她的胸脯子,随着刚才的剧烈跑动,她此刻正一起一伏的喘息,煞是好看。

“友谊炮是什么?放鞭炮吗?”梧桐也觉察出来我邪恶的眼神,故意两只手抱住胸口,她越是遮遮掩掩,我就越想逗她。故意吞了口唾沫星子,贱笑说:对,一种表达友好的方式,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梧桐白了我一眼撇撇嘴:一看你的贱样,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话说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怎么谁看见你都想揍你呢?

“人帅是非多,因爱生恨的到底你肯定懂吧?”我抹了抹面颊,摆出一副自以为潇洒的姿势,朝着她飞了个媚眼,这妞长相普通,可身上透着那股子狐媚劲儿,总让人有种想要“欺负”她的欲望。

从车站里,我给江龙打了个电话,让朱厌到购票厅来接我们,我和梧桐从购票厅门口傻乎乎的站着,冷不丁梧桐靠了靠我胳膊问:坏人,我和哥哥过去调查过你,资料里显示你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你是怎么做到把那么大的崇州市给统一的?

“怎么统一崇州市的?”梧桐这个问题瞬间难住了我,一直以来我都在拼了命的往前跑,但好像真的忘记自己是怎么跑的这么快的了,我眨巴两下眼睛沉思了二三分钟后,微笑说:兄弟加运气!

“哦..”梧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声音很小的说,你和我哥哥的理解好像不一样,我哥哥一直都说这个世界上兄弟是最没有用的的一种社会关系,靠谁不如靠自己,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我点点调侃,所以他孤独的像条狗。

梧桐掐着小蛮腰冲我娇吼:不许你这么说他,我哥哥是最棒的!

我看的出来梧桐对阎王有意思,而且还带点盲目的崇拜,那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我们迷恋老师说的话一样,感觉老师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

我试探性的问了句,老妹儿,你们兄妹俩在天门什么地位?将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一区龙头?到时候我好抱你俩大腿。

梧桐眨巴了两只小眼睛,摇摇头说:“短时间内不可能的,首先我们没有拜过香堂,其次现在天门几区的大哥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除非有老大退休,近期有想法退休的恐怕只有狗爷吧,但是狗爷的位置轮不上我们做啊。”

我皱着眉头问,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是...”梧桐条件反射的说漏了嘴。紧跟着很可爱的“呸,呸”吐了两口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天门的事情,你不要问我,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龙头。

我狡黠的笑了笑说,好好好!以后不问了,话说刚才谢谢你救我哈。

我心底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首先阎王是具备当一区龙头资格的,其次就是天门现在的那些大哥们正当壮年,阎王想要爬上去。只有接我师父的班,但是因为我的一些原因,阎王没办法如愿以偿,也就是说,阎王是很有动机干掉我的!

我心里微微一冷,一直都觉得阎王这家伙虽然阴嗖嗖的,不过人还算凑合,真是人心隔肚皮啊,估计丫每次面对我的时候,都恨不得把我杀之后快。可他为什么又偏偏要把梧桐丢在我身边?难道是想让梧桐当耳目,了解我的动向?

想到这儿,我脑海里出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我让梧桐在门口等我,说是要上趟厕所。完事快步走进卫生间,给王瓅打了个电话,挂掉电话以后,我慢悠悠的走回梧桐跟前,她正望眼欲穿的瞅着外面,小声嘀咕:朱厌哥哥怎么还不来啊?

“朱厌有事来不了了,咱们自己走吧!”我拍了拍她的后背有些失落的说道。

“啊?那你不怕外面有人偷袭你了?”梧桐凝着眉头,看起来不像是伪装。

我舔了舔嘴皮苦笑说,怕也没办法啊!朱厌摊上点事情,医院那头又催着我赶快过去给胡金他们交住院费,万一耽搁了的话,就有可能给他们停药,走吧!

梧桐点点头,表情没有异样,也没有任何的小动作。甚至连手都没有往口袋里放,可以排除有通风报信的可能。

我开玩笑的抱拳说:待会还得有劳侠女保护小弟了。

“看我的吧!”梧桐昂了昂下巴颏,不服输的性格跟安佳蓓还有点相仿。

我们俩快步挪出售票大厅,然后沿着火车站正对着的一条胡同里走去,梧桐疑惑的问我。咱们不打辆出租车吗?

我摇摇头说,不打了!万一被人堵上,跑都没办法跑,咱就挑一些偏僻的小路走,速度快点的话,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等咱们到医院,朱厌差不多也忙完了,刚好可以接上头。

梧桐“嗯”了一声点点头,跟我肩并肩朝着胡同里走去。

一边走。我一边用余光悄悄的打量梧桐,想要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小动作,当我们快要走出胡同的时候,麻烦来了!前面口猛然出现七八个拎着砍刀、铁管的青年,一脸狞笑的盯着我们。

我没有废话。拉起梧桐转身往回跑,没跑出去几步,我们身后也出现七八个拎着家伙式的社会小哥,将两头的路口全都堵的严严实实,我捏了捏鼻梁冲梧桐说。靠你了侠女!

梧桐往起稍稍挺了挺胳膊,两只手臂放到身前,做好了攻击准备,我往旁边靠了靠身子,生怕梧桐会突然暴起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地。不过显然我多想了,“喝!”梧桐娇喊一声,冲着堵住前面的那七八小青年就冲了过去。

很快她就和那七八个人打在了一起,这姑娘仿若一朵翩翩起舞的花蝴蝶,从人群中忽左忽右的闪躲进攻。看架势一时半会儿吃了不了亏!

我仔细打量着这帮青年,基本上都是二十啷当岁,一个面熟的都没有,有些失落的小声嘀咕,看来没钓上大鱼啊!

“砍死他!”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身后的那八九个马仔也蜂拥而来,“去尼玛的!”我猫腰从地上捡起来块砖头,仰头就呼在跑在最前面的那家伙脸上,那小子被我一砖头盖倒在地上,我顺势捡起来他手里的片刀,跟对方迎战在一起。

这次我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一点都不怕受伤,对方冲我抡手里家伙式的时候,我直接拿胳膊抵挡,刚才从火车站的厕所里,我往袖管偷偷塞了两截拖布杆,他们对我没法造成伤害,我反手就是一刀,直接劈到那两个家伙。

我们双方交战了大概七八分钟,从胡同口潮水一般的涌进来二三十号穿黑西服,手里拎着铁管的青年,带头的人正是王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