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 来吧,瓮中捉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话,伦哥得眼神陡然变得阴鹫起来,几乎是用牙缝挤出来几个字:“还有江龙!”

“江龙?”我有点迷惑,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崇州市了,但是家里的情况我大概还是了解的。

我不在“王者”的这段时间,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雷少强和林昆在做主,而且为了防止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有二心,兄弟们经过开会商量过,不管什么事情,除非他们两人都同意。只要一个有异议事情就作废,不管怎么轮也轮不上江龙说了算啊!

伦哥抽了抽鼻子说,三子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王者虽然现在走上正规,大部分兄弟也都在做正行,可是你的根儿还在不夜城,搞掉咱们旗下的一间贸易公司或者是货运站,王者可能会受影响,但绝对不会伤筋动骨,但如果丢掉了不夜城,王者现在的这些白道买卖,就好像空中楼阁似得,瞬间坍塌掉,现在江龙在做主不夜城,说句难听话,他比你更会经营夜场买卖,在不夜城很得人心。

我咽了口唾沫说,你的意思是江龙现在拥有不夜城,完全有资格跟我叫板?或者是让王者改朝换代?

伦哥吐了口浊气说,王者缺了谁都能照样运转。唯独少了你,很多矛盾就会瞬间爆发出来,打个最简单的比方,除了你,谁能同时使唤的动雷少强和林昆?谁的使唤的动我和胡金?如果你挂了。首先可能是内讧,其次就是大家会哄抢这几年累计的财富,这个时候,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的江龙如果再趁势而上,谁能挡得住?

我这才猛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两年大家都在想着把“王者”做强做大,对不夜城的关注也越来越小,谁也没注意到,江龙已经暗暗的囤积了一大笔足矣动容我们根本的势力。

伦哥长舒一口气说,幸好这次来的时候,林昆特意把江龙派出来了,如果这小子真有什么二心的话,家里剩下的兄弟还真难扛得住,不夜城一直都是江龙在打理,包括内部建设和看场兄弟的安排,那些看场的马仔现在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江龙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希望我猜错了!

我深呼吸两口。拨通了林昆的号码...

又从病房坐了一会儿,我把顺利解决掉鬼组的雷少强和王兴也喊了过来,完事我们五个商量了几套“抓鬼”的计划。

出门的时候,我冷着脸微笑:希望是咱们猜错了,不然的话。今天这场瓮中捉鳖铁定能要掉他的小命!

完事后,我又到隔壁病房看了眼马洪涛和安佳蓓这对“苦命鸳鸯”,两人正和梧桐在聊天,马洪涛后背让劈了一斧子,躺不能躺,坐又坐不直,像个罗锅似得趴在床上,安佳蓓可能是身上受伤了,害的厚厚的被子。

跟她俩闲聊了一会儿后,安佳蓓轻声问我:三哥。高胜回金三角了吗?

我迟疑了一下,半真半假的回答:“没有,他死了!自杀的,我听店里的服务生说,他好像偷偷嗑药产生了幻觉,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回头再帮你问问吧。”

安佳蓓一机灵坐了起来,满脸不敢相信的喃呢,高胜嗑药?不可能啊,卖那东西的人很少有自己还吸食的。我们老家的人更明白那东西的危害,我义父有规定,下面的人坚决不能染上瘾...

“或许是他变质了,也有可能是他心怀内疚,总之他确实死了,你放心,他是你的人,我肯定会风光大葬。”我若有所指的笑了笑,当着马洪涛的面,有些话不适合说的太明白。安佳蓓一定懂我的意思。

安佳蓓失神的望了我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姑娘本质特别善良,而且也有情有义,不然不会明明识破了高胜的偷袭,还一直想要替他遮遮掩掩。

“高胜是谁啊?”马洪涛朝我招招手,凑到我耳边很小声的问我。

我撇撇嘴说,你情敌,我表妹的老乡,幸亏他挂了,不然你可就危险了。

听到我的话。马洪涛松了口大气,板着脸又开始装起大尾巴狼说教我,让我好好工作,当个好警察,云云种种的一大堆话。

看这家伙不停冲我使眼色。示意我赶紧离开的时候,我笑了笑,留下来梧桐照顾安佳蓓就一个人返回了洗浴中心。

回到洗浴中心,朱厌正赤裸着身子躺在按摩床上正在接受一个漂亮小妹儿的按摩,见到我上楼。他只是轻飘飘的瞄了我一眼,结结巴巴的说,啊就...阿就...明天开始重新...训练...再过...再过一阵子...我要回趟京城。

我皱着眉头问他,回去干嘛?

“办事!”朱厌一如既往的简练,说完话后。又趴在脑袋,继续享受小妹儿的按摩,这家伙脸上很少出现表情,基本上整天就跟个雕像似得不喜不怒。

我左右看了看,没见到江龙的身影,就问他:看到江龙没有?

朱厌脑袋都没往起抬,闷着脑袋磕巴道:接...接了个电话...出去了。

我摆摆手,冲着给他捏背的小妹儿摆摆手,然后蹑手蹑脚的凑过去,替他轻轻的揉捏死后脊梁。笑着问:朱哥,你能认出来监控器或者是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不?

“嗯,国内...国内比较流行的...的一些...监听器材...我基本...基本都懂?”朱厌没有往起仰脖子。

我陪笑说,梧桐脖上有一条挂坠,我总觉得怪怪的,你能不能抽空帮我研究研究?

我要是真因为被人偷袭挂掉了,不是显出来朱哥你的无能嘛。

“嗯?”朱厌转动了一下脖颈,懒洋洋的嘟囔,啊就...左边肩膀吃点力,你...你最近又欠缺锻炼了。

我三孙子似得帮着他按摩了半个来小时,朱厌才勉强答应我,想办法把梧桐脖颈上挂坠检查一下。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哥几个从车站附近的小餐馆聚成一堆,简单要几样小菜,大家边吃边唠,酒喝到一半的时候,雷少强有些不满的嘟囔:三哥,你得抓紧时间想想办法啊,咱这么多兄弟每天吃喝都得不少钱,照这么下去。早晚得坐吃山空,今天林昆打钱的时候,已经有些不满了!

我当时就翻脸了,“啪”的拍了下桌子骂:不满什么?钱特么是大家一起赚的,他有什么不满的?老子也想挣钱。可眼下被人盯的死死的,出来吃个饭都得提心吊胆,怎么挣?

被我急赤白脸训了一顿的雷少强火气也明显上来了,“咣”的踹了脚桌子,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嘟囔。不吃了,你跟我特么嚷嚷个鸡八,有能耐自己想辙去,王者发展到今天,你出过多少力?操!

王兴也站起来劝阻我。三子,你说话都点冲了,强子也是好心?

“你们都是好心,就他妈我有歹意行了吧?还有以后记得喊我三哥,懂点规矩!”我不耐烦的推了他个踉跄骂。滚蛋!烦着呢,要是能混事大家以后就从一起混,不能混,卷铺盖滚蛋,老子差了谁。也照样能把王者运转起来!

王兴也愤怒了,指着我鼻子骂:行啊赵成虎,现在牛逼了,开始给我们摆大哥谱了是吧?行,你有种,老子明天就回崇州,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

说罢话,王兴也摔门离开了。

雷少强和王兴都走了,只留下我和江龙呆在包间里,我气哄哄的骂了句,都特么什么玩意儿,现在一个个都牛逼了,跟我端上架子了,草泥马!我早晚把你们都换了!阿龙,你说我哪做错了?

江龙干笑着挪到我旁边,替我倒了一杯酒,笑呵呵的安慰,三哥怎么可能有错,为了王者能够繁荣,您不知道多少次差点被人弄死,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如果没有您,他们一个个不是民工就是混子,现在跟您耍横,我早就看不过眼了!

“是啊,有的人属狼的,永远喂不熟!操特码得,陪哥好好喝一场,完事咱们找个地方开心去!”我搂住江龙的肩膀委屈的叹了口气。

江龙干咳了几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什么也没说,笑着陪我一杯一杯的喝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