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 人心不足蛇吞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心不足蛇吞象!

江龙洋洋得意的站起身,从屋子里来回踱着步伐,我觉得要是没有裤裆里那俩蛋吊着他,这会儿丫肯定能蹿上天,见到我一副懵懂的望着他,他笑了笑说:刚一开始,我脑子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也给吓了一大跳,你知道吗三哥,背叛你。然后再背叛天门,如果被你们这种大组织知道的话,我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玩啊!

尽管已经知道了江龙的野心,但是我仍旧在自我欺骗,扪心自问,我从来不觉得亏欠了他什么,从一个一无是处的学生混子到现在不夜城的龙头老大,我给了他足够的荣耀和信任,可是当“背叛”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心疼,更觉得悲哀!

“后来呢?”我颤颤巍巍的点燃一根烟,在江龙看来,我或许是被吓到了。

江龙意味深长的咧嘴一笑说,后来我就开始为这方面做准备了啊,在你面前我装的像条哈巴狗。让我往东绝对不敢往西,让我杀人绝对不敢挑筋儿,你开始慢慢的相信我,给我的权利也越来越大,每往前进一步,我就知道自己距离成功又进了一步,就越发的渴望拥有更大的权势和地位。

“你有点心太急了!”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江龙点点头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认为自己太嫩了,凭借我这点小手段,怎么可能逃的过你这个雄霸崇州市的少年王者,所以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和你接触的越久,我就越发现,外界对你的传闻都是以讹传讹,其实你真的没什么智慧,除了会不定的得罪人,也就是运气比我好点,所以你每次得罪完人,我就会不漏痕迹的跟人示好,上帝,柳志高,包括赵杰,还有现在的孔令杰,你所有的敌人都和我的关系不错。

“可是,这样你也没办法取代我掌控王者啊!”我试图站起身子。

江龙朝着屋里的那个马仔摆摆手吩咐说,到门口去看看我的贵客来了没有。

江龙很果断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放在桌上,冲着我微微笑说,三哥动作不要太大,我也不想朋友来之前。把你干掉!毕竟你现在的小命还值一千万,和石市郊区的两家棉纺厂,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我重新坐稳身子问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江龙把玩着手里的家伙式说,确实!你手下的人不是背景深厚。就是桀骜不驯,想要降服他们的确很难,所以我也没打算硬上嘴抢食,明天一大早你的死讯会传回来,到时候我也会受伤,我会很狼狈的讨回崇州市,找到林昆,告诉他,雷少强和王兴反了,刚才你们吵架动作的场景。我刚好让人拍照了,有证据也有证人,我想林昆一定会相信我的,这招是你教我的,很好用!

“这招是伦哥教我的,确实永不过时,我死了,而且是被雷少强和王兴干掉的,林昆他们一定会揭破脸皮,两边大打出手。然后你静观其变,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再出来收场,确实是个不错的计划!”我认同的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可惜了,这么好的计划,竟然要破产了,不得不说,我运气还是不错的。

江龙眨巴了两下眼睛。警惕的握起手枪,看向我问: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后手?

我直接摇摇头说,没有!我这个人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所以下象棋的时候老输,这么和你说吧。本来今晚上我没打算钓你,或者说你只是一条小虾米,我原本是想通过梧桐钓出来另外一条鱼的,也算歪打正着了吧。

“怎么讲?”江龙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等会讲!我比较钟意谁是你的合作伙伴。”我捏了捏鼻梁,笃定的倒掉杯中的酒,换上旁边的凉茶,抿了一小口。

这个时候,包房门开了,一个穿件连帽衣,帽子罩在脑袋上的干瘦身影跛着一条腿走了进来,那人前脚刚进门,后脚就发出一声河马似的“桀桀”怪笑,将脑袋上的帽子摘下来,声音沙哑的冲着我说,别来无恙啊,三哥!

来人满脑袋半长不长的银色头发,瘦的简直像只骷髅,颧骨高高的昂起,竟然是曾经的不夜城之主“上帝”,上帝两只浑浊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病态的亢奋。

我意外,江龙明显比我还要意外,瞠目结舌的问:“怎么是你?他为什么没来?”

上帝公鸭子似的嗓门“嘎嘎”直笑说,谁来不一样?我来不是正好吗?曾经的不夜城龙头,现在的不夜城王者,将来的不夜城霸主,赵成虎从我手里窃走不夜城,你又从赵成虎的掌心豪夺出去,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呐,咱们这也算是完成一个新老交替,你说对吗三哥?

我侧了侧脑袋,有点失望的轻声说,原来跟阿龙合作的是你这种货色?我突然觉得今天的布置真的有点小题大作。

刚才上帝进门的时候。江龙脱口而出问了句“怎么是你!”至少暴露了两点,第一他和上帝一直都有联系,第二,今天晚上答应和江龙见面的人应该另有其人,而且身份一定比上帝要高。

上帝和江龙一前一后将我夹在中间。江龙手里的家伙式已经微微的抬了起来,我摇摇头说,临死前我还有两个问题要问,第一上帝你现在的新爹是哪位?第二个问题,什么样的利益纽带把你们联系到一起的?毒么?如果是毒的话,我就更想不通了,鬼组现在没了,你们就算干掉我,也没人跟你们供货啊?难不成你们和金三角也有联系啊?

“鬼组只是个小堂口,上面还有稻川组,货源永远不会干涸,你太傻逼了,一定要坚持什么所谓的正义,根本不知道这一行有多挣钱,回到你之前的那个问题,我凭什么掌控王者,我可以让所有人赚到更多的人,底下的马仔无所谓老大是谁,谁能让他们挣到更多的钱,就为谁表忠心!当然贩不贩药,我其实并不看重,我更在乎的还是拥有王者!”江龙一口气全都蹦了出来。

上帝瞟了他一眼低喝:你说的太多了!

“还有你呢?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的新爸爸是谁?不会是临死前的愿望也不愿意满足吧?毕竟相识一场!”我侧头望向上帝。

上帝冷笑,你说任何话,我都不会相信,除非到你真正闭眼的那一刻。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好吧!听了一晚上的故事,我也坐累了,要不然咱们松松骨头吧?

江龙和上帝对视一眼,两人全都嚣张的大笑起来。江龙轻哼说:三哥,我了解你,可能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只有在黔驴技穷的时候,才愿意豁出去命,这么跟你说吧,这屋里除了我们俩以外,屋外还埋伏了二三十号刀手,我一声枪响,不管打没打中你,他们都肯定会冲进来把你砍成肉泥。

“嚯..”我惊愕的长大嘴巴,冲着江龙翘起大拇指夸张,单纯比狠,你已经超越我了,阿龙不如你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让我看看一声令下,冲进来二三十号刀手是种什么效果吧?

江龙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抬起枪口指向我点点头说,那就永别了三哥,逢年过节我会给你定期烧纸的!

我抹了一把脸,随手抓起一把凳子挡在脸前,江龙毫不犹豫的叩动了扳机,只不过枪里只出现“咔嚓”一声卡壳声,并没有响,江龙刚做完这个动作,上帝就机敏的拽开门,拔腿逃了出去。

紧跟着我旁边的窗户玻璃“咔”的一声脆响,玻璃茬飞溅,幸亏我提前拿椅子面给挡住了,一道矫健的身影破窗而入,一个侧踹直接把江龙给蹬倒在地上,来人正是朱厌,朱厌耷拉着一张脸,脚底踩在江龙的脖颈上,而刚刚走出门口的上帝,也举着两手倒退回来,他的脑门上被人顶着一把冰冷的手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