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2 无毒不丈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枪那头的主人正是鼻青脸肿,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的伦哥,伦哥单手握着一把漆黑的手枪,正朝上帝挤眉弄眼的吹口哨,帝爷好久不见,您还别来无恙吧?

我抽了抽鼻子,两手拎起椅子照着上帝的后脊梁“咣”的就是一下,直接把他给抡倒,接着我没头没脑的朝着上帝的身上、脑袋上就是一通狠砸,早就想这么痛痛快快的暴揍狗日的一顿了,今天刚好遂了这个愿。

一把椅子砸烂后,我接着又从旁边抓起一把椅子。继续照着上帝的身上狠抡,连续砸烂四五把椅子,我才喘着粗气蹲在上帝的脸前,伸手揪住他的头发从地上提了起来,抡圆了胳膊就是一巴掌呼在他脸上。

顷刻间上帝就被我打的鼻青脸肿,两颗大门牙不翼而飞,嘴唇边上涎着一大片血沫子,冲我森然的一笑说,我就知道你永远都不会把自己逼入死局,看来这次我又掉以轻心了!

“是啊,不过我替你保证,这肯定是你最后一次粗心大意!”我吐了口浊气,点燃一根烟,塞到上帝的嘴边,拍了拍他的枯瘦的脸颊说,抽根烟冷静一下,只需要想两个问题,第一。告诉我你新爸爸是谁,第二,我媳妇身上的解药到底在哪。

“告诉你的话,你会放我走吗?”上帝嘴里缺了两颗门牙,说话的时候都有些跑风。

我很利索的摇摇头说,不会!但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你也可以不回答,我挺享受折磨人的感觉,我记得以前苏天浩告诉过我,你有一种病态的嗜好,喜欢把人的牙齿全都掰下来,做成工艺品,我有个朋友刚好也有差不多的嗜好,他喜欢将人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折下来,做成框架,你有一根烟的时间考虑清楚。

说罢话我又回头走到江龙的跟前,此刻他被朱厌一只脚踩在脖颈上,像个泄了气的安全套,费劲的“吭哧吭哧”喘着粗气,两只眼睛不服气的盯着我。

“把脚稍微抬高一点,真踩死他了,你会有业障的,过去一个不学无术的老秃驴亲口告诉我的。”我朝着朱厌昂了昂脑袋,说实话我跟朱厌讲话的时候,心里完全都在打鼓,他不同于伦哥、胡金跟我类似兄弟的关系,也和王瓅那种下属的身份不同,我都不知道我俩到底算合作,还是他是我祖宗。

这回朱厌很没面子,“嗯”了一声,将脚微微提了起来。

我像刚才对待上帝那样,也给他点燃一根烟,微笑问:知道自己败到哪了不?

江龙冷哼一声没有出气。

我自说自话:人性,你自己都意识到了,现在这年头下面的那帮马仔,根本不在乎所谓的大哥还是二哥。却不知道多给他们点钱呢?比如刚才进门给你通风报信的那位兄弟,你一个月给他多少?五千块钱对吧?我给了他一万,外加他爹妈的小命,你说他向着谁?

“什么意思?”江龙涨红着脸问我。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你忘了,王者现在还是我的呐?这次你出门确实带出来不少兄弟。可他们根还在崇州市啊,我让林昆很轻松的就打探到了,完事宴请他们的父母妻儿啥的一块吃顿团圆饭,就是这样。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江龙苦笑两下,满脸挫败的问我。

我摇摇头说,一直都没发现,我这个人最不爱做的事情,就是怀疑自己的兄弟,刚才就和你实话实说了,本来我只是想借着梧桐套出来一条大鱼,你忘了咱们说吃饭的时候,我是故意当着梧桐面前说的。谁知道你这么着急把尾巴露出来了,至于宴请你手下那帮兄弟的家人,其实也是突发奇想,我今天让林昆把这次到石市的三百号兄弟的家人都邀请到咱们在崇州市最新落成四星级宾馆去试菜。

“那我的枪为什么会卡壳,你又是什么时候掉包的?”江龙咬着嘴皮问我。

我摸了摸鼻梁说,咱们吃饭前,不是一块洗个澡嘛,趁着那会儿功夫,我让陈二娃往你的枪管里塞了点东西,这次出门,所有人都没办法把枪带出来,唯独你例外。只有一个可能性,你的枪是来石市以后才拥有的,石市对枪支的管理可比崇州严格的多,那么给你枪的人,肯定是有大本事的人,我看这枪好像还是警用64式,给你枪的大佬,在石市很有名望吧?

江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灰败一片,失魂落魄的点点头说,败的心服口服,求三哥给个痛快,念在我也曾经为王者立过功劳的份上。

“不不不。”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你没有为王者建过什么功劳,如果有,也是为了你自己,江龙你在武市有个相好对吧?听说好像也怀孕了,这几年你中饱私囊吞的公司的钱,我可以当成抚恤金给他们。不过我有个条件,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我。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江龙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我冷笑着耸了耸肩膀说,我刚刚说过你就忘记了?现在王者还是我的,王者在崇州市的势力和地位,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江龙迟疑了。

这个时候,旁边被伦哥钳制住的上帝猛然大吼,想爷们一样,死也不要告诉他,咱们死了,肯定会有人给咱们报仇!相信我!

“闭嘴!”伦哥抱起枪托,照着上帝的脑袋“咣咣”就是一顿猛砸。

我浅笑说,他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讥,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肯定不在乎什么妻儿老小,阿龙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也明白,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告诉我,跟你合作的人到底是谁,我会安排兄弟们风光大葬,而且对你的背叛只字不提!

“是..是..”江龙吭哧了半天,一咬牙开腔说,我先告诉你一个,如果你愿意放我一条活路的话。我再告诉你另外一个。

“比起来仇人,我更憎恨背叛,活路不可能有!如果你主动说,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如果你不想要痛快,我有时间让你被动说出来。”我果断的摇摇头,江龙必须死!今天让林昆去调查的时候,不夜城确实快要变成他的王国了,那帮看场马仔和夜店掌柜,几乎已经不认王者了,如果让他活着走出这个门,崇州市必定大乱,这个代价我承受不起。

江龙面如死灰一般的咬着嘴皮,沉默足足能有五分钟左右,才缓缓开口:孔令杰和天门的王岩!

“天门的王岩是谁?”听到这个名字,我一阵迷惑,印象中好像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狗日的为毛会兢兢业业的想要弄死我呢。

江龙摇摇头说。我不清楚,可能你不信,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的正脸。

“那你凭什么相信他?”江龙不是个傻子,不然当初也不会成为进入天门的候选人之一。

江龙苦笑说,他帮我出了几个主意,轻松拿下不夜城。而且还给了我一千万,条件只是从我手下借了几个亡命徒,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用我借给他的几个亡命徒,帮助孔令杰扫掉孔家的几位公子,也就是说王岩什么都没付出,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得到了我和孔令杰两位盟友,而且他中间还赚了几百万。

我心底一阵惊诧,长舒一口气小声说:“高智商!绝对的高智商!”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也请三哥遵守规矩给我个痛快,以后不要难为我的老婆孩子!”江龙颓废的哀求我。

“好,干掉上帝,然后你自杀吧!”我冲着伦哥昂昂下巴颏说,哥,把枪给他!

“把枪给他?”伦哥一脸见鬼的表情。

我点点头笑着说,给他吧,江龙不是傻子,不会拿自己的老婆孩子当筹码的,我相信他!

旁边的朱厌皱着眉头,轻轻推了推我。

我装作没看见,朝着伦哥摆摆手。

上帝趴在地上,脸上出现一抹的惊恐。

伦哥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手枪递给了江龙,接过枪的江龙,脸色顿时变了,出现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润,甚至有些亢奋的朝着我大笑出来,我疑惑的问他,笑什么?不打算要老婆孩子了?

江龙直接把枪口指向了我,厉喝:三哥我说了,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自以为是,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一个女人和孩子又能算的了什么,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用这种方式反败为胜啊?

“确实挺意外的,虎毒不食子。禽兽都知道要保护自己的至亲,你好像连禽兽都不如!”我叹了口气,浅笑说:能死在一个禽兽的手里,其实我也不冤枉。

“所谓无毒不丈夫,下辈子投胎聪明点吧!社会这条路不适合你走!”江龙冲着我张狂的咧嘴笑了。

他刚说完话,外面的陡然出现一阵尖锐的警笛声,江龙的脸色变了三变。

我耸了耸肩膀说,很明显,我的运气还是比较好点,干掉我的话,你恐怕也没法跑掉。

江龙“桀桀桀”狂笑起来,不屑的冲着我吐了口唾沫嘲讽,三哥你真蠢,如果你死了,王者总得有人接手吧?孔令杰一定会保释出来我的,对吧上帝?

上帝还没来得及接话,猛然间就是一声枪响,直中江龙的脑门上,江龙的眉心处出现一个弹孔,接着“噗通”一声,心有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