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实力的提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只是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可是被他这一踢一砍,愣是簌簌的往下掉落叶子,我一时间看的眼睛有点直,倒不是震诧他的腿法有多凌厉,我更好奇的是这家伙的腿不疼吗?

看我咽了口唾沫,朱厌指了指蹲坐在地上的我说:你来!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我尼玛又不是脑残,拿自己的骨头跟柏树比谁硬,这事儿也就朱厌这种精神病人能做出来。

朱厌歪着脑袋看了我两眼,吭吭哧哧的说,啊就..要么你踢树..要么我踢你!

“朱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举起双手,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现在累的跟狗似的,别说踢树了,我连逃跑都成问题。

朱厌可不理我那茬,一个箭步冲过来,朝着我身上就是一脚。他这一脚踢的我剧烈咳嗽起来,原地滚了好几圈,我也犯了驴脾气,趴在地上朝他“哇哇”大叫:有能耐你踢死爸爸吧,反正老子今天说啥也不带起来的!

“那你..就..一辈子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下吧!”朱厌无奈的瞟了我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一辈子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下!这句话像是一根针似的直戳我的心脏,我顿时迟疑了,十几岁我就踏入了社会这条道,一直以来面对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敌人,打过人,更多的是被人打,然后凭借自己那点歪脑筋再想办法找回场子,前阵子我确实萌生了要学功夫的冲动,也跟着朱厌练习了一阵子,可我发现他除了教我跑步,要么就是加强力量,其他什么都不教,再加上又摊上一堆事情,学功夫就被我主动被动给淡化掉了。

可是刚才朱厌的那句话,瞬间又挑起了我心底的那点斗志,我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朱厌嚷嚷,不就是自残嘛,整的跟小爷不敢似的!

说罢话,我也学着他刚才的模样,心一根,直接一脚踢在那颗小柏树上面,别看我嘴上骂的凶,可让我真正受疼,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减缓了力量,即便如此,这一腿上去也疼的我差点掉眼泪。

朱厌返身回来,一本正经的跟我讲解:啊就..踢的过程..双腿略微弯曲...重心下沉,斜上步,反方向挥臂。拧胯,小腿带动大腿击打对方下盘,重击会使对方倒在地上。

说着话,朱厌横腿又是一脚踢在树干上,树叶子再次“簌簌”的飘落下来。他绷着脸朝我低吼:必须..必须全力以赴,想象成..想象成你的敌人!来!

我吞了口唾沫,思索他刚才说的话,使出全部力气狠狠的踢在小数上。

小树没有任何摇曳,倒是我自己“噗通”一声掉在地上,捂着右腿哭爹喊娘的惨嚎,一点不带夸张的,我眼泪都从眼眶里打转,撩起来裤腿看了一眼,小腿那块迅速黑青。

朱厌一脚踢在我屁股上骂:滚一边..啊就..去!看着!

接着他又不厌其烦的给我不停的重复动作。怕我看不清楚,他尽可能的把每一个过程都做的很慢,费劲巴巴的解释,我内疚的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朝着小树横踢过去。

仍旧还是很疼,不过我忍着没出声,鼓足勇气又来了一腿,可能是有点麻木了,这次踢出去,感觉腿疼的已经不是那么厉害了。

朱厌退到我身后三四步远的地方。磕磕巴巴的说,啊就..一个动作..做一千次叫熟练..做一万次叫掌握..做十万次叫行家..做百万次那就是宗师,你的抗击打能力..足够了..现在欠缺的..就是攻击套路和无所畏惧的..自信心!

我强忍着疼痛没有作声,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小树上踢,混了这么多年,我仍旧没有半点长进,单挑只能打的过一两个普通混子,除了耍狠斗狠,剩下的就是搏命,每一次都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不要再这样下去,我不要再仰仗别人的光芒苟活,我要变强!

“老子要变强!”我大吼一声,疯了似的冲着柏树连连伸腿,一次赛过一次的力气大。一次比一次踢的得心应手,也不知道这么疯狂的持续了多久,最后被朱厌拦下来的时候,我基本上没办法完好的站立,鲜血顺着我的裤管往下蔓延。

朱厌把我扛起来,轻声说:欲速不达,坚持一月!

“你也进步了,现在都会四个字四个字的往出蹦了。”我匍伏在朱厌的肩膀上,疼的“嘶嘶”直咧嘴的打趣。

朱厌没有吭声,将我背回车里。然后拉回了洗浴中心。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都像个精神病似的,疯狂练习朱厌教给我的“砍踢”,江龙和上帝挂掉,不知道是震住他们背后的那位,还是对方在酝酿什么更大的阴谋,一时间我身边变得风平浪静。

伦哥、胡金还在养伤,雷少强、王兴带着兄弟们也没闲着,迅速拿下火车站所属桥西区的夜场、宾馆、饭店等一些生意行当,车站周围的确富得流油,但是那些店铺每月上缴的“保护费”就差不多可以三百多号兄弟的吃喝拉撒,最重要的大家都有事情做了,不会显得无事生非。

我则趁着难得的空暇时间,跟随朱厌学艺,每天早上四点多他开车,我从后面跟着跑,绕着市中心转上一大圈,完事到小公园里去踢树,朱厌告诉我,这套腿法的核心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准、狠,拿自己的小腿当成砍刀,横斩对方下盘。

对于朱厌这个人,我哪都挺满意,唯独不爽的就是丫的狗脾气,说翻脸的时候马上就翻。一点不带给我留面子的,甭管是当着兄弟们的面前,还是私下就我俩的时候,基本上我每天都会被他没事找事的暴揍,打完以后,他还能振振有词的告诉我,是为了帮我提高抗揍能力!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飞速提升,至于具体提升到什么程度,又不太好衡量,胡金还在住院。没法给我喂招,雷少强和王兴见我每天鼻青脸肿的模样,又不好意思下手,王瓅则完全放不开手脚,只要朱厌不拿自己当外人。每次我问他,我现在的实力如何时候,他都只用一脚踹倒我,然后轻描淡写的吐出俩字“垃圾”!

时间就这样痛并快乐着的飞逝,对于“砍踢”的掌握。我也越发的娴熟起来,现在就想找个人好好的检验一下自己,这天我和雷少强、王兴正商量着继续吞并下一个区的时候,陆峰打电话让我到花街去商量点事儿。

说老实话我现在对“天门”的人真心无感,如果不是因为和陆峰也算知根知底,我真懒得鸟他,听他说话的语气挺着急的,我琢磨了一会儿后就带着朱厌出门了。

路上我还交代朱厌,待会当着外人面给我留几分面子,我现在好歹也是个大哥。

“切!”朱厌不屑的撇撇嘴,那意思是我这个“大哥”在他眼里就跟路上的甲乙丙丁没有任何区别。

到了花街的“双龙会”,陆峰、林恬鹤和狐狸全都站在门口迎接我。

见到我鼻青脸肿的从车里下来,林恬鹤和狐狸全都不厚道的笑了,狐狸还捏着鼻子朝我撇嘴,似乎每次见到三哥,三哥都是这份扮装,我特别好奇,三哥你是靠这种方式伪装吗?

接着他们仨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一句话,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大家都熟悉了,开两句玩笑无伤大雅,谁知道朱厌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句,揍他!

我不解的望向朱厌,朱厌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耷拉着脸又退到了我身后,知道的他是我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我爸爸。

朱厌让我揍狐狸,难不成他俩之前有啥过节?随即我马上摇摇头,就狐狸那点三脚猫功夫,朱厌让他两手两脚,拿鸡八估计都能挑赢他,俩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朱厌想让狐狸给我喂招!

相通这点,我朝着陆峰抱抱拳说,峰哥,有事咱们待会再谈,狐狸你笑你麻个痹,这阵子没见着你,又觉得自己行事了是吧?来,有能耐跟老子比划两下!

很早以前,因为“花街”的归属问题,我曾经和狐狸单挑过一回,被他打的跟猪头焖子似的,如果不是我发狠,再加上使了点小脑筋,谁赢谁输,真还说不准,所以我心里一直打鼓,单对单的碰上的时候,还是很犯怵的,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