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 苞米还是当年的苞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苞米还是当年的苞米!

可朱厌让我揍他,而且已经透过眼神警告我,如果我敢不按他说的做,他待会肯定会削我,让狐狸捶一顿不丢人,反正我本身实力就不行,丢人的是如果当着陆峰他们的面被自家保镖暴揍,那我以后从他们面前就别想抬起头了。

尽管心里犯怵,我还是撞着胆子冲狐狸约架单挑。

我啥实力狐狸当然清楚,听到我的挑战,他直接给逗笑了,抓了抓后脑勺说:三哥,大家都是朋友,我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你要是觉得生分,大不了我给你道个歉,咱俩犯不上那啥..

“赵成虎就是条女人的内裤,你让他好好的装呗!”林恬鹤的嘴巴一直都是那么欠抽。看到我竟然一反常态的要求面对面干仗,笑的鼻涕都喷出来了,对我的鄙视可想而知。

“林狗熊,你给我消停的闭嘴,今天大哥心情好,暂时放你一马。过两天老子再好好收拾你!”我这个人属死鸭子,人死嘴巴硬,别看我整不过他们,可要是被轻视了,哪怕是石市的市委书记,我都敢指着鼻子骂街。

陆峰笑了笑说,三哥真心不至于,咱都是哥们,笑闹两句多正常,而且您是玩脑子的,打架这种事情的确不擅长,万一狐狸要是把你给弄伤了,咱们以后还怎么处,你那帮兄弟一个赛一个的不讲理,有啥话好好唠呗,这次找你来,我真是有好事想合作。

陆峰说的话还算比较客气,但轻蔑的意思也很明显。

我斜眼看了看旁边的朱厌,朱厌已经把拳头攥的“吱嘎”作响,赶忙扯开嗓门耍起了赖皮,冲着陆峰嚷嚷:峰哥,刚才你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我一句话没吱声,就被狐狸给嘲讽了,老子现在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哥,哪怕是干不过,也不能怂,要么让狐狸跟我堂堂正正的打一架,要么我转身走,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看我动了真格子,陆峰脸色变幻了两下,压低声音跟狐狸絮叨了几句,这样看来,狐狸恐怕也不是跟陆峰混,两人应该属于合作关系,或者是私交比较好。

几分钟后,狐狸挺起袖管走到我面前说,既然三哥非想要比划,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要不咱们回店里找个大点的包房,在大街上毕竟有点....呵呵,我是为了三哥好!

眼瞅着朱厌冲我慢慢挪动过来,我哪还顾得上什么面子不里子的。直接一巴掌推在他胸脯上说,就在这儿,输了是老子技不如人,无所谓丢不丢人!

反正我已经提前把话甩出去了,万一待会真被狐狸打成猪头,好歹也有语言搪塞。

狐狸点点头。甩了甩胳膊说:那三哥先来吧,我怕待会你没机会出手!

我也没跟他客气,这家伙说得对,万一待会他还手,我肯定真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深呼吸一口,打算冲着丫一拳头砸过去,朱厌从我脑后低声说:砍踢!

我这才醒悟过来,老子现在也是会套路的人了,刚好试试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运了口气,掐着腰慢慢朝狐狸走了过去。微闭上双眼,竭力把狐狸想象成,我每天早上踢的那棵柏树。

狐狸满脸笑意的望着我,狗日的甚至把两条胳膊抱在胸前,一脸“要你好看”的淫贱表情,我卯足力气,双腿略微弯曲,斜着跨出去一步,反方向挥臂,照着狐狸的小腿就扫了过去。

紧跟着狐狸“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两手捂着自己的小腿嚎叫起来。

我当时就惊呆了,尼玛!没想到一招就将狐狸给放倒。我估计丫肯定是掉以轻心了,不然也不能这么脆,尽管是讨了对方站着不动让我打便宜,可我心里还是乐开了花,尼玛!这可是我第一次面对面,不靠任何伎俩摆平对手。

和踢树比起来,踢人好像一点都不疼,一腿撂倒狐狸,我洋洋得意的指着他嘲讽:瞅你丫这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吧,我都没敢使全力,要不然以后你就准备靠双拐直立行走吧。

狐狸铁青着脸,揉了揉自己的小腿肚子。“嘶嘶”的站起来,冲着我低吼:你打完了吧?该我了!

趁他说话的功夫,我上去就是一个“直拳”怼在他鼻梁上,接着又是一腿“砍踢”把他给撂倒在地,冲着丫讥讽说,你说让我的。我可没同意让你!

直拳横捣人的面门也是朱厌教给我的,他说,这样可以让人短时间内丧失进攻力,再配上“砍踢”,基本上可以事半功倍,第一次这么连贯的使出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奏效。

狐狸惨哼着捂着两腿从地上打滚,一时半会儿估计真爬不起来了。

“卑鄙!也就这点本事!”林恬鹤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两招干挺狐狸,我自信心有点爆棚,之前那种“我不如谁谁”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扯开嗓子朝着林恬鹤挑衅:“来来来,大狗熊。有本事你也站着不动让小爷踢一脚,我看你跪不跪!鸡八给你丫掰骨折了,槽!”

林恬鹤的脾气和陆峰很相仿,嘴巴确实臭了点,但是人很直,不会偷奸耍滑,所以我也不担心他会趁机废掉我,这才敢撞着胆量约战,从在老家的时候,林恬鹤就一直都看我不顺眼,如果不是陆峰每回都拉着,估计早就揍我了,这回被我正面嘲讽,横冲直撞的就奔了过来,陆峰拉也拉不住。

本来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他还当真,干咳两声慢慢往后倒退,身后的朱厌声音很小的说,攻击..他左腿!

得到朱厌的指点,我转了转脖颈嘲笑,大狗熊,你摆好姿势没?

“要打老子陪你打,不打就跪下道歉,我又不是你爸,凭啥让着你?”林恬鹤声如洪钟一般的指着我鼻子,这家伙长得本来就高,将近一米八五,再配上臃肿的身材,看上去简直就是活脱脱的熊瞎子。

“阿鹤!”陆峰轻喊了他一声,摇摇脑袋说。三哥是客,而且只有两个人,别让人觉得咱们欺负人。

我心说大不了就是挨顿打嘛,正好可以试试自己这一腿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强,冲陆峰笑了笑说:年少轻狂就一回,谁也不用惯着谁!

说罢话,我一个俯冲朝着林恬鹤就撞了过去,我的优势是“砍踢”,只有距离他大概半米左右才最有效,我没头苍蝇一把照着林恬鹤胸脯上怼过去一拳,他一把就攥住了我的拳头,另外一只拳头抡圆。狠狠的就砸在我肚子上,这一下差点没把我中午饭给怼出来,林恬鹤拍拍手说:还是那么弱不经风!

我蹲在地上“咳嗽”了两声,爬起来又朝林恬鹤冲过去,两手胡抡,作出完全没有章法的样子。趁机抓住他的衣裳,接着我抬起腿,照着丫的左小腿就砍踢过去,第一下林恬鹤疼的闷哼一声,刚打算来第二下的时候,他一把推开了我。

别看丫脸上没表现出来什么。不过来回蹭动的小腿已经出卖了他,我知道狗日的肯定疼的要死,就是没脸蹲下身子揉搓,陆峰这个时候赶忙走过来,挡在我俩中间,先是喝斥了林恬鹤两句,接着又转过来脑袋朝我微笑说:三哥,你今天有点反常啊,平常都挺能沉得住气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心里偷笑,陆峰这种人确实不适合玩套路,本来想借助林恬鹤的手教训我的,一看到自己兄弟吃暗亏了,马上就跑上来救场,这种情况,谁要是看不出来,那就是傻子,不过让我更亢奋的是,我发现自己这阵子的苦练没有白费,老子竟然可以轻松搞定狐狸,而且还能让林恬鹤吃亏,这说明啥?说明大哥真的在进步。

想到这儿我回头感激的望了一眼朱厌,朱厌耷拉着眼帘,看都没看我一眼,那副藐视的表情,似乎我仍旧还是他嘴里的那个“垃圾”,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搂住他狠狠的亲一口,他不光交给我打败对手的功夫,还逼出来我不惧对手的锐气。

说老实话林恬鹤无非给了我一拳头,又推了我一掌,当时确实挺疼的,不过几秒钟的时候,我就恢复过来了,这得意于从我这几年的挨揍生涯,从县城挨到石市,老子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尤其看林恬鹤一脸铁青,很是郁闷的样子,我歪了歪嘴,心情愉悦的嘲讽他,苞米还是当年的苞米,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

“草泥马赵成虎,有种你再跟我说一句?”林恬鹤瞬间动了真火,要是没有陆峰从前面挡着,他肯定已经冲过来了,从人缝中我看到丫往前迈腿的时候,有点瘸。

我撇撇嘴说,峰哥,今天这种气氛很难正经谈事了,咱们半个月以后再细聊吧。

“半..半个月?”陆峰一脸的茫然。

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半个月的时间人的愤怒才能化为一空,我现在也火大的狠,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和你谈合作,对不住了峰哥。

其实我在心底偷偷嘀咕,老子再训练半个月,一定可以正经八百的撂倒林恬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