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 阎王到底要干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讨便宜这种事情就跟偷吃似的,没够!

轻松干趴下狐狸,又让林恬鹤这种我儿时的梦魇也吃了亏,我越发爱上这种靠拳头让人惧怕的快感,客气话都来不及跟陆峰多说,直接拽着朱厌往回走。

至于陆峰找我谈合作的目的,我其实已经猜到了,眼下雷少强、王兴带着二三百号兄弟四处征战,扫掉了不少本地的小势力,桥西区基本上已经插满了“王者”的大旗,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很快就会和占领裕华区的他们碰上,到时候如果真干起来,大家谁都不愿意,所以我之前就提醒过雷少强和王兴。暂时歇一段时间,等我想到更好的方案再干。

回去的路上,我贱嗖嗖的讨好朱厌,朱哥,昨天我听强子说。中华大街的“金色年华”来了几个俄罗斯的钢管舞女,金发碧眼,杨柳腰,看着就让人能喷血,要不晚上咱们过去看看?指不定符合你的口味呢。

朱厌一脸平淡的打着方向盘,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贪多不烂。

吃了个闭门羹的我,没死心,继续臭不要脸的纠缠他,不过朱厌根本不鸟我这一套,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的继续开车,我要是问的他不耐烦了,回手就是一拳头砸在我脸上,迫于丫的淫威,我老实的闭嘴了。

有时候我特别好奇他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对钱,好像并没有多看重,对名对利也丝毫不心动,唯一感兴趣的可能就是女人了,可他从来不涉及感情,更不会去招惹什么良家女子,找小姐也只是为了释放自己的欲望。

这样一个近乎没有破绽的男人,他活着的目的又是什么?

回到洗浴中心,朱厌就直接上楼去找小姐们“量深浅”去了,我则跑回屋里,对着沙袋疯狂的练习砍踢,尝到甜头的我,现在对训练有股子病态的渴望,连续踢了半个多钟头的沙袋,我又开始做俯卧撑,直到把自己累得没有半点力气,这次累的趴在地上大喘气。

猛不丁我看到窗户台上扔着一个圆圆的手牌,想起来那玩意儿还是我从上帝身上搞到的,休息了几分钟后,我抓起手牌准备出门,去看看上帝从那个超市的储物柜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在休息大厅找了一圈没见到朱厌。倒是看见伦哥和胡金正悠哉悠哉的捧着茶杯下象棋,旁边的小桌上,放着好几个弯弯曲曲的毛,两人的伤势虽然还没好利索,不过下地走路已经没啥大碍了。我就朝他俩说,俩亲哥,陪我去挖宝呗?

听到我的话,原本还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的胡金,直接一把将棋盘给搅合乱,朝着伦哥说,咱可提前说好了,这把算和局,要不是小三爷有事召唤,指不定谁赢谁输呢。

“不输房子不输地的。那么较真干啥,我金哥还真像个孩子。”我好笑的瞟了眼胡金。

谁知道胡金老脸一红,嘟囔了句:“我先去换衣服!”就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伦哥乐呵呵的收拾棋盘说,我俩玩的可比那个刺激多了,输脸!

说着话他指了指小桌上的十多根毛发说,谁输了谁薅鸡八毛,今天我一把没输。

我“噗”的一下笑喷了,怪不得我金哥刚才会脸红,敢情都快把自己家伙式给薅成秃子,换成谁也肯定急眼。等他俩换好衣裳以后,我们仨一块往出走,我轻声嘀咕,我那个忘年交好像很久没来找我下过象棋了吧?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找啥急。”伦哥拍了拍我肩膀安慰,特意把手枪也给揣到了怀里。

自打上一次老头把象棋丢到我这里,已经有很久没有再来找我玩过,我一直都特别想面对面的问清楚他,是不是姓孔,是不是孔家的那位真正的掌舵人。

我们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迎头碰上了梧桐,梧桐现在打扮的真是越来越有“小资范儿”了,脑袋上戴顶涂鸦的棒球帽,身上穿见奶昔色的宽松毛衣,底下套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又直又长的大腿直晃人眼球。

我特意瞟了一眼她的脖颈,发现这丫头的脖颈上戴着那条“特殊”的项链,就乐呵呵的冲她打招呼,干嘛去啊老妹儿?

梧桐看起来心情蛮好的,哼着小曲问我:“给我哥哥寄东西去了!怎么了?你有事呀?”

“我听说裕华区新开了一家大超市,里面有个卖韩国化妆品的专柜,想要去看看有没有合适我媳妇用的,一起不?”我琢磨了几秒钟,朝着她坏笑说,你最近肯定没好话保养自己。脸上起来好多小疙瘩。

女孩子甭管漂不漂亮都分外的在意自己的脸,就好像男人在乎自己的屌一样,谁要是敢骂你一声短鸡,我保证你能打的他连亲妈都认不出来,听到我的话,梧桐赶忙掏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认真打量起自己的脸来。

端视了几分钟后,梧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坏人,陪你去逛超市没问题,不过你能不能待会先借给我几百块钱。

“前两天不是刚给你发了工资嘛?”我不解的问道,梧桐在我们店里也呆了一个来月,虽然她啥活也干不了,基本上就是扮演个花瓶的角色,不过我还是照例按照大堂经理的待遇给她发了两千多的工资。

梧桐顿时间化身成了萌妹,发嗲的摇晃我胳膊说,你不知道女孩子其实很花钱的,每月的化妆品、包包、还有零食都得用很多钱的,你放心,我以后肯定好好工作,大不了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你少给我点就好了。

“确实,女孩儿每个月比咱们至少还多一笔开销。”胡金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然后冲着我和伦哥坏笑说,比如说卫生棉。

一句话说完,顿时把梧桐给臊了个大红脸。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我发现梧桐这妹纸,其实心机挺单纯的,一点都不像是带着什么目的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她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脖颈上戴个监听器,要不然上一次也不会落落大方的拿给我看。

这期间,阎王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口气很平稳,也没有半点剑拔弩张的意思,每次打电话。除了问问梧桐的近况,就是像老朋友似的跟我闲扯几句,我想问他,为什么要在梧桐的身上安那玩意儿,最终还是忍住了。打算等和他面对面的时候再谈。

朱厌告诉我,监听器的使用是有范围限制的,从石市到上海滩根本没可能,除非阎王说了假话,他一直都呆在石市里。可是梧桐隔三差五的总会往上海邮寄东西,这也是让我最不明白的地方,阎王到底在玩的是什么套路。

我不是没想过,阎王故意拿这个当幌子,好给我制造他就是在上海滩的假象,可是他每回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用的固定电话,号码的归属地显示正是在上海,难不成阎王还特么有分身不成?

所以我打算这次借着带梧桐去逛超市的假象,告诉那边窃听的人,老子又落单了,快抓紧时间来干我,我身边就两个残兵,当然临上车的时候,我没忘记给王瓅打了条短信。

尽管现在我的单挑能力有了飞速提升,可还没自大到认为自己天下无敌,路上我借口问梧桐,这回你给你哥哥又寄了什么稀罕玩意?

“石市的地图,前几天哥哥让我把石市尽可能的多逛几圈,尤其是车站附近有什么胡同、巷子,所以我才给你请假,说我身体很不舒服..”说着话,梧桐赶忙捂住了自己嘴巴,像是办了什么错事似的,朝着我吐了吐舌头,很小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装作没听清的样子,朝着开车的伦哥说,前面,左拐!

其实心底开始琢磨,要石市的地图,还得具体到胡同和巷子,阎王这是要干嘛?

寻思了半天,我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瞟了眼旁边的胡金,故意提高嗓门说,金哥你伤没好利索吧?我就应该把朱厌也拽出来的,就咱们几个人,感觉有点不保险呢,待会要是真有事儿,还得指望梧桐女侠帮咱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