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 取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阵阵马屁,梧桐当仁不让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子出声,放心吧!本女侠肯定保你们周全!

看她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我总觉得这丫头一点都不像是那种包藏祸心的心机婊,如果她没问题的话,那阎王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梧桐很喜欢阎王,而且梧桐也告诉过我,他和阎王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两人都是被人贩子拐到上海的,之前一直都在地铁口当小乞丐,一次机缘巧合下认识的黄帝,也就是他们后来的师父。

梧桐对阎王是满满的喜欢,对自己的师父则是重重的崇拜,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黄帝应该和我师傅一样是个五六十多岁的老梆子。结果梧桐告诉我,他师父很年轻,今年才三十多岁,不上四十,而且长得还很帅。

同样贵为天门的区大哥。甚至比我师傅在组织里的地位还要高一点,我一直都对那个叫黄帝的家伙充满了好奇,特别想要和他见上一面。

胡乱遐想着,我们就到了“物美大厦”,物美超市就是上帝临死前告诉我的那个地方,给了梧桐几百块钱,我让她自己去逛化妆品,然后我们仨借口上厕所,就朝着放储物柜的方向望去。

梧桐疑惑的望着我们小声嘀咕,大男人上厕所还拉帮结派,你们的胆子是有多小?

我干笑着逗趣,主要是家伙式太大,一个人扶不稳,需要他俩帮忙拿。

梧桐肯定没听出来我话里的调侃意思,撇撇嘴,一蹦一跳的往化妆品专柜跑了过去,等她走远后,我朝着伦哥和胡金小声交代,待会说不准有狗出现咬咱们,你俩多小心点,打不过千万别逞能,我让王瓅就从附近埋伏着呢。

胡金没吱声,只是一脸不服气的昂了昂脖颈,我瞪了他一眼骂,特别是金哥你,你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拆线呢,你要是敢蛮干,我明天就让人把你送回崇州市去。

胡金灰头土脸的点了点脑袋,委屈的蹩着嘴巴嘟囔,知道了!待会有事我就跑,行了吧?

看他一脸小孩子的模样,我好笑的摇摇头,接着又望向了伦哥,伦哥更直接,“啪啪”拍了拍自己胸口。还特意把枪把漏出来一点让我看。

面对这两个“老顽固”,我是真心一点脾气都没有,知道说啥也没用,待会如果碰上麻烦,他俩指定是要往前冲的。真有点后悔带他们出来了。

根据上帝的手牌号,我们很快找到了他藏东西的那间储物箱。

取东西的时候,伦哥和胡金警惕的挡在我身后,我小心翼翼的刷开柜门,看到里面有个黑色的塑料袋,袋子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特意拿透明胶带包裹的严严实实,大概有巴掌那么大,四五厘米那么厚,拿在手里还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超市里人很多。我也不敢从超市里直接拆开包装,只能先把塑料袋子先揣到口袋,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有没有被人跟踪,就带着胡金和伦哥坐上电梯往楼上走,期间我掏出来手机,拨号界面按着王瓅的号码,就等着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可以第一时间拨号。

到二楼游逛了一圈,我们哥仨尽可能找人少的地方走,仍旧没碰上任何意外。难道是我想多了?梧桐脖子上的那个监听器根本并不是用来监视我们的?又或者是阎王放弃整我了?要么就是他真的回上海去了,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边是啥情况。

我皱着眉头,不漏痕迹的四处瞄了几眼,瞅着距离我们不远处的男女老少都像是有目的的,可仔细观察又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伦哥,金哥,你们说为毛没有人上套?是不是被我用这种方式整了几次,对方害怕了?”我一手搂住胡金,一手搭在伦哥的肩膀上朝他俩压低声音说。

胡金天生乐天派,大大咧咧的说。肯定是被你阴的犯了怵。

伦哥倒是认真的琢磨了几秒钟后,摇摇头说,先别掉以轻心,没回到洗浴中心之前咱们都不算安全。

胡金猛不丁哈哈大笑起来,把我给吓了一哆嗦。咧嘴说,我想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啥?”我和伦哥一起看向胡金。

胡金吸了吸鼻子说,你们说咱们洗浴对面的“武藏会所”也是够特么好玩的,鬼组的人都团灭了,朱老五也不知道还替谁守摊子呢,连电视上前几天都报道,失踪了几个岛国人,朱老五那个傻屌难道就不琢磨吗?这么多天主子都不联系他...

说着话他就愣住了,我和伦哥也同样愣住了,武藏和他手下的“鬼将”前阵子全都被雷少强。王兴带着兄弟们给埋了,可是这段时间“武藏会所”仍旧每天都会营业做生意,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别扭,并没有深想,胡金刚才的话,却一下子敲醒了我,武藏会所现在的主子到底是谁?

以朱老五的狡猾程度,肯定不会猜不出来鬼组的人是被我们弄死的,既然武藏他们已经死了,朱老五为啥不把会所霸占,或者直接卖掉?

说起来,我们好像也很久没有见过朱老五了,难不成还有鬼组的余孽藏在武藏会所里?一想到我们的对面竟然还藏着敌人,而且那人指不定每天都在偷偷观察着我们,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冲伦哥和胡金赶忙说,走!回去看看!

我们仨快步往楼下走去,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胡金问我,要不要喊梧桐那个小丫头一声?

我寻思既然是一块出来的,那就再一起回去吧,别把小丫头丢在这儿,再出点什么事情,到时候更给了阎王制造攻击我的借口。

我们仨一块往化妆品专柜走去,等到了地方以后。我见到梧桐正和一个又矮又丑的胖女人在吵架,吵架的原因大概是两人都看上了同一款粉底,可粉底只剩下最后一盒了,梧桐先看上,那女人非要花高价买,服务员整的挺为难,又不好开口把东西给她们中任何一个,两人就僵持起来。

跟梧桐吵架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烫了一脑袋的梨花卷,身上穿件不知道什么动物毛的皮草。脖颈和指头上全都戴着金灿灿的项链和戒指,整个人完全就是暴发户太太的形象,此刻正龇着一口龅牙,训斥梧桐:买东西从来都是价高者得,你先看上的有什么用?超市里那么多年轻小伙。我看上了难道就全是我的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都被逗笑了,梧桐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怼的一时间没说出来话,一点都不符合她平常那副嚣张跋扈的性格,我心说难不成这胖女人是个啥高手?

“很久没看到有人能把不要脸演绎的这么有模有样。”伦哥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可是。我都已经要结账了。”梧桐气势上处于下风,朝着老女人低声说。

我好奇的问胡金,金哥,你看那肥婆是个高手吗?

胡金摇摇头说,狗屁的高手,如果她会功夫,梧桐估计早就动手了,会功夫的人一般不会跟普通人动手,一来是没必要,二来是武德,像岛国那种嘴里喊着武士道,却总是欺负弱小的伪武夫很少的。

“怪不得呢。”我说看梧桐怎么又急又恼就是不肯动手,敢情是因为这个,心底不由对这个有原则的丫头暗暗翘起大拇指。

两个女人仍旧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吵架,那肥婆已经开始口不择言的骂起了脏话,看梧桐处于下风,我带着胡金和伦哥挤了进去,我挡在梧桐的前面,朝着那肥婆讥讽:长得不好看就别瞎折腾了,人家烫头是为了像公主,而你是为了装牛顿!人家买粉底是为了更加美丽,你买粉底是为了啥?难道是为了告诉别人,即便是擦了粉,你仍旧可以丑的很具体!

肥婆被我一句话顶的直翻白眼,周围的人全都笑开了花,梧桐感激的朝我小声说了句谢谢。

肥婆也是气急眼了,“嗷”一嗓子冲着我就抓了上来。

我灵巧的躲开她,冲她微笑的问,牛顿姐,你老公或者男朋友来了没?我还是和你男人理论吧。

“没来,你想怎么着吧?”肥婆掐着腰指向我。

伦哥上去就是一脚踹到她肚子上骂,没男人护着,你狂个鸡八!

被伦哥一脚踹倒在地,肥婆立马像泼妇似得哭爹喊娘叫唤起来,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越聚越多。

我皱着眉头左右打量了几眼,猛然间我脸前面的化妆镜突然银光一闪,我看到两个带着“雷锋帽”的家伙低着脑袋,正往我身后慢慢挤了过来,刚才镜子里闪了一下的东西竟然是他们手中的匕首,只不过周围人太多,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