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 别活的像支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活的像支烟

眼瞅着那俩人距离我越来越近,我不禁有点想笑,偷袭人本来就是件挺隐蔽的事情,那俩家伙的穿着长相倒是没啥问题,普普通通的,唯一引起人注意的就是脑袋顶上扣着的“雷锋帽”。

超市里温度比外面高很多,一般人进来要么把外套脱掉,要么就是敞开怀,可这俩小子竟然还戴着厚厚的帽子,我估计本来是想表现的更隐秘一些的,谁知道弄巧成拙了,这要是在农贸市场我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看。

前面伦哥正跟那个胖娘们七嘴八舌的吵架,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而那两人则像做贼似得一步一步朝我逼近。

就在他们距离我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我猛的拉了梧桐一把,把她拽到旁边,然后转过去脑袋,两眼直勾勾的盯住两人。

那俩家伙一下午慌神了。同时低吼一声,抬起手里的家伙式就朝我刺了过来。

我咧嘴阴森的一笑,右腿弯曲,左腿绷直,扭胯反身就是一记“砍踢”扫在一家家伙的小腿上,接着抡圆胳膊又是一拳头直砸另外一个混蛋的鼻梁。那小子被我打的捂脸半蹲在地上,我如法炮制,又是一记“砍踢”撂倒他。

经过之前和狐狸,林恬鹤的交手,我大致对自己的腿法也有个初步了解,踢平常人一下估计能让对方疼上五六天,要是踢练过的家子的人,怎么也能让他从地上蹲个十几二十分钟。

见到我突然动手,一边的梧桐马上反应过来,娇喝一声就要往上冲,我拉住她胳膊,摇摇头制止说,他俩只是小角色!小心别被人偷袭!

伦哥也顾不上跟那个傻娘们吵架了,骂了句脏话退到我左手边,胡金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匕首,照着还想爬起来的两个偷袭者“噗,噗”就是两刀,快速退到我右膀旁。

吵架吵的突然见血了,把不少围观的男男女女给吓坏了,他们开始手忙脚乱的退散,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扯开嗓门喊了句“杀人了!”瞬间点燃了大家的恐惧心理,距离我们近的人想往出跑,距离远的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人云亦云的跟着哇哇喊叫。

一时间叫骂声,推搡声,小孩的哭闹声响成一片,好多人都让挤倒了,化妆品柜台被撞翻,各种瓶瓶罐罐洒的哪哪都是,场面变得极度混乱,已经完全失控,人推人,人挤人的叫嚷,我们四个呈四边形快速往出口撤退,防止再被什么阴逼给趁乱袭击了。

快退到超市门口的时候,我们被一大波人群给冲散了,我提高嗓门冲胡金和伦哥喊,到超市对面的停车场汇合!

因为梧桐距离我比较近,我干脆一把拽住她的袖子往出拽,“让让,别挤我们!”梧桐一边推搡着前面的人群,一边来回转着脑袋寻找人少的缝隙拉着我钻。猛然间她回了下脑袋,望向电梯二楼的方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脸上出现一抹怪异的表情,嘴唇微微蠕动。

本来周围人就多,梧桐又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有些着急的催促她,快走啊!寻思啥呢?

谁知道梧桐居然一把甩开我的手,返身朝着电梯跑了过去,“你去哪?哎我操,你特么有毛病吧?”我一个恍神没拽住她,她已经跑出去六七米远,我仰头朝着她奔跑的方向看去,只见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背影。

我冲着梧桐叫了几声,她仿佛没听见一样,仍旧急急忙忙的往电梯上面跑,“槽,真他妈是个二逼!”我愤怒的骂了句。想要去追她,又琢磨如果真追出去再碰上点啥事的话,那不是自己送菜嘛,迟疑了几秒钟,我跟随人群跑出了超市。

最后我和胡金、伦哥在超市对面的停车场上碰上头,伦哥问我,梧桐呢?

我吐了口唾沫,把刚才她折身跑回去的事情说了一下,恼怒的骂了句,真是那个傻娘们。

“要不咱们进去找找吧?别再出点啥事,毕竟她是天门的人,而且还是黄帝的徒弟。出事了不好交代。”伦哥想了想后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会出事儿的,能让她不管不顾的跑回去,那人梧桐肯定认识,仇人的话,她一定会喊咱们帮忙,可她一声不响,只能说明是个熟人,咱们等一会儿吧。

我严重怀疑,刚才看到那个穿黑色风衣的背影是阎王,要不然就是她那个劳什子师傅黄帝,刚才梧桐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惊喜中夹杂着失落,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一个很想念的人,而那个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我们哥仨从停车场口分别点燃一根烟,紧跟着就看到两辆警车呼啸而去,七八个警察风风火火的跑进了超市,估计是刚才的事情。有人报警了吧,又等了五六分钟,梧桐拖着脚步从超市里慢腾腾走出来,直奔我们这边。

我看到她眼圈红红的,肩膀一抽一抽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怎么了老妹儿?警察是不是难为你了?”我弹飞烟头,站起来问她。

她摇摇头,满脸的失落,甭管我问她啥都不吱声,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似得呆滞,最后见她实在不肯说,我也没过分多问。招呼伦哥,胡金一块返回洗浴,和梧桐到底见到谁比起来,我更迫切想知道上帝的储物柜里藏了什么东西。

回到洗浴中心,梧桐耷拉着脑袋直接走回自己房间,“咚”的一声重重关上房间门,紧跟着我就听到她“呜呜”的哭泣声。

我叹了口气领着胡金和伦哥也走回我的房间,将那个黑色塑料袋拿了出来,胡金小心翼翼的撕开外面包裹的透明胶带,打开以后看到里面还有两个木质的小盒子,一个里面放了两支有筷子粗细的浅蓝色的液体,旁边还有两枚白色的药片,就和平常的含片没啥区别,只不过闻起来有种淡淡的香味。

另外一个盒子里装着一枚有点像大拇指似得的奇怪物件,两头窄中间宽,那玩意感觉像是玻璃制造的,不过又比玻璃纯净的多,通体黑色,上面有七八个类似人眼球的奇怪图案。

我数了数一共有九个“眼球”似得图案,而且那图案看起来仿佛是真的一样,连血丝都描绘上去了。

我有些失望的把玩着那物件,伦哥也多多少少有点失落,小声嘟囔:变态人收藏的东西都这么变态,上帝这个傻屌视若珍宝的东西,难道就这两片感冒药,还有这么个玻璃制品?

“两支药我觉得肯定没那么简单,回头想办法找人鉴定一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伦哥吸了口气,将装药的小木盒揣了起来。

“这玩意儿,不会是天珠吧?”胡金一脸的愕然。猛的从我手里接过来,细细的抚摸,接着胡金的脸色变得无比狂热,冲着我低声说,我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西藏天珠的介绍,说是真品可以驱邪避凶,而且都是通过佛法加持的,传的玄乎的不行,有价无市,如果这是真东西的话,小三爷咱们怕是要发大财了!

“就这么个破玻璃哨子顶多值二百块钱,就这我都是给的友情价。感觉那九颗眼珠子做的特别逼真。”我不屑的歪了歪鼻子,那年头文玩炒的可不像今天这么火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天珠,菩提。

胡金对着那个所谓的“天珠”哈了两口气,拿袖管擦了擦说,小三爷。这些眼球形状的图案是天然形成的,我听说一个李姓的武打明星手里有一颗三眼天珠起码值十栋楼,而且那颗天珠还救过他的命,救命的事情估计是媒体炒作,但足以说明它的价值,上帝混了半辈子。我觉得他不应该收集赝品吧?

我撇了撇嘴巴说,一个玻璃哨子值十栋楼?我傻还是你憨?说那么热闹,到底是不是赝品?

胡金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天珠。

正说话的时候,房门被人重重的敲响了,我赶忙示意他俩把东西藏好,打开了房门,梧桐眼睛红红的站在门外。

“咋地了老妹?让人给煮了?”我疑惑的把她让进来。

梧桐“哇”一嗓子就哭了出来,我劝都劝不住,等她哭累了,才声音沙哑的说,坏人,你说是不是人的真心一点都不值钱?为什么我贴心贴肺的对他好,他却把我当成傻子,跟我没有一句实话,甚至都不愿意回头看我一眼。

我猜测她嘴里的那个“他”应该是阎王,也就是说小丫头在超市看到的那个背影确实是阎王,两人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梧桐才会情绪失控的哭红了眼睛。

“说不准是你看错了呢。”我抽了瞅鼻子说,梧桐没有应声,如同一只小猫似得抽涕着鼻子。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轻声安慰她:做人呐,甭管对谁,千万别活的跟支烟似的,让人无聊时候点起你,抽完了又弹飞你,要活的跟毒品一样,要么不能弃,要么惹不起!

梧桐耸了耸粉红的小鼻头说,坏人,我想喝酒,想把自己灌醉,然后欺骗自己,一定是我看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