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 狠人朱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狠人朱厌!

看她可怜巴巴的模样,我忍不住叹口气说,何苦呢老妹儿,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逃的了的,首先你得确定那人是不是阎...是不是你想见到的那个人对吧?万一认错了呢?

其实我就是想从她嘴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过梧桐没有觉察出来我的意思,只是蹩蹩嘴说,那我应该怎么办?我现在脑袋都觉得有些大了,想想都会觉得脑袋疼。

“那就先不要想了,想喝酒是吧?走着,哥请你喝酒,完事儿咱们再找个KTV去嚎两嗓子,把所有不开心的东西都喊出来!”我低声安慰她。原本我还想着再套她几句话的,不过看她心情实在太差了,我硬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我问她,想到哪喝酒?夜场还是饭馆?我让人安排一下。

梧桐摇摇头说,随便哪里吧,只要有酒就可以。

胡金眨巴两下眼睛说,走吧!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前几年我在石市混的时候,经常和哥几个从那边吃饭玩乐。

临出门的时候,我顺便把朱厌也给喊上了,面子里子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命,明明知道有人躲在暗处想要咬我,如果我再不爱惜自己的小命儿,那就是缺心眼。

坐上车,我才想起来对面的“武藏会所”,赶忙又给陈二娃和蔡鹰又分别发了一条短信。

胡金带我们去的地方就在桥西区,距离车站也没多远,只不过这片属于濒临拆迁的棚户区,平常我们不怎么过来罢了。

这地方有个挺霸气的名字,叫“国王道”,白天是破破烂烂的马路,晚上便摆起数十家麻辣烫、羊肉串,家常炒菜摊子,煎炒烹炸整得异常热闹。

我们开车慢悠悠的转,当看到一间名为“老地方”招牌名字的时候,胡金显得异常亢奋,乐呵呵的说,这地方好几年前就有了,没想到现在还在营业。他家的羊肉串份量足,价钱便宜,关键是用的全是真羊肉,不是那种刷了羊油的死猫烂狗,也不知道换了老板没有。

我们几个挑了张看起来还算平整的矮桌子,一人一张小马扎坐下,胡金来回张望了半天,有点失望的小声嘀咕,估计是换老板了。

他也不看菜单,直接对前来招呼的脏兮兮小伙计道:“一斤羊肉,一斤牛肉,八个羊排,两只羊腿,三桶扎啤,赶紧的!”

小伙计吸着鼻涕问道:“还要点腰子、羊球、鲳鱼啥的不?”

胡金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要了,不够再点。”

不一会儿,几个不锈钢盘子端上来,大把大把的肉串散发着孜然和辣椒粉的香味,整桶的扎啤搬过来,忙活了一天,我们几个也饥肠辘辘的,全都举起了大号啤酒杯碰在一起:“干杯!”顿时雪白的泡沫和澄黄的酒液四溢。

只有梧桐呆滞的望着扎啤杯怔怔走神的发呆。

我靠了靠她胳膊说,老妹儿,可是你提出来要喝酒的。咋现在又一口不动,跑这儿给啤酒杯相面来了?

梧桐揉了揉眼睛小声说,我从来没有和陌生人一起喝酒,感觉有些紧张。

我笑了笑说,放心吧!哥又不是啥好人,你放放心心喝你的。喝醉了,我指定占你便宜。

梧桐被我逗笑了,断气啤酒杯朝我小声说了句“谢谢你!”就咕咚咕咚仰脖灌了下去,看她也放开了,我们哥几个该说的说,该喝的喝,当然除了朱厌这个异类,他从来不参与我们的聊天,就是一个劲的闷着脑袋吃肉喝酒。

我们喝的到一半的时候,从远处闪烁着霓虹的网吧里走出十来个雷人打扮的年轻小伙儿,年龄小的十五六岁,大的十七八。都是吊裆裤子,白板鞋,紧身小上衣打扮,头发五颜六色都有,还夹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小妹妹。

这群小混混们大摇大摆走进大排档里,将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围拢着坐下。

此时刚刚入春,这些骚包的男孩们已经换上了衬衫,t恤,故意把衣服半撩起来,露出刺龙画虎的瘦弱脊梁,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两个女孩子坐在小马扎上,低腰裤露出一大段雪白,从男孩烟盒里抽出香烟吞云吐雾,打打闹闹,不时发出夸张的尖叫和肆无忌惮的笑骂。

看这帮小混混,我仿佛想起了我们这帮兄弟刚出来瞎混的时候,那会儿哥几个正从国道口卖西瓜,自己感觉挺牛逼的,现在想想从别人眼里估计就是傻逼。

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帮小混混,胡金和伦哥臭不要脸的聊着荤段子,可能是那桌小混混的吵闹声太大了,嚷到了胡金吹牛逼。我金子哥不乐意的转过去脑袋骂了句,能不能特么小点声!

一瞬间,那群人全都安静了下来,小混混们冷冷的扭头望着我们几个,有几个家伙还伸手抓起来啤酒瓶。

胡金和伦哥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怎么可能把这点小毛孩子放在眼里。只是悄悄抓住了屁股下面的小马扎,就等着以备不时之需。

朱厌若无其事,继续喝他的酒,看都没往那边看一眼,我和梧桐碰了下杯,继续喝酒,对面有个穿大红色衬衫的年轻人瞪了我们这边一眼,甩甩橘色的头发,低声说了一句,那群小混混们才坐下身子,继续说笑吃喝,而且声音比刚才更大了。挑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看胡金要发火,我朝他摇摇头说,只是一帮小朋友而已,跟他们一般见识干嘛,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胡金撇撇嘴调侃,我一直觉得年少轻狂就是欠揍。拉出去多揍几顿就好了。

“这话没毛病,来干一个!”我哈哈大笑着举起酒杯。

两桶十升装的扎啤,大号的玻璃啤酒杯,放开了量猛喝,不一会儿我们几个人就涨的难受了,梧桐还好点。毕竟喝的少,我捧着肚子说:“不行了,我得去撒泡尿。”

梧桐白了我一眼娇骂,臭流氓,一点都不知道文明。

我坏笑说,撒尿这事儿怎么文明?难不成我说,我去跟我兄弟握个手,晚上介绍你们认识?

伦哥和胡金顿时拍着桌子开始起哄,梧桐的小脸顿时红了。

我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朝着不远处的旮旯走,朱厌也站起来说:“一起吧。”

“你肾也不好啊?确实是,常年纸醉金迷。”我搂住朱厌的肩膀不着调的开玩笑。

朱厌甩开我的手掌。昂了昂下巴看向街口的方向,我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一辆没有牌照的普桑轿车缓缓开过来,从里钻出四个人来,都穿着旅游鞋带着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手背在身后,捏着长条形包裹着报纸的东西。

“这...”我当时就有些紧张起来。

朱厌不漏痕迹的挎住我得脖颈,很干脆的说,撒尿!

我俩背对着马路,装作没有看见那几个人的模样,其实我心脏已经狂跳起来,那四个汉子走的很快,迅速来到我们背后,二话不说抽出背后的利刃,照着我的后脑就劈了下去。

长刀带着风声劈下来,朱厌一把推开我,他自己将头微微一偏就躲了过去。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支串羊肉的钢条,这种钢条是用自行车发条磨制而成,锋利无比。

“扑哧”一声,肉签刺入了袭击者的右眼,顿时长刀脱手,那家伙捂着眼睛惨叫起来。另外三人显然也是常年从道上混的,看到同伴受伤并不慌乱,反而更加凶悍,挥动手中利器向朱厌劈砍起来。

朱厌以一敌三,丝毫不乱阵脚,他先是迎着块头最大的那个家伙冲上去,闪身躲过他的砍刀,一记右勾拳打在此人的太阳穴上,将近一米八几的大汉,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栽倒再地。

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朱厌再次欺身上前,左腿膝盖弯曲。右腿轻松往前一扫,连续两记“砍踢”蹬在两个家伙的小腿上,那两人就“咚”一声栽倒,我甚至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两人瞬间发出哭爹喊娘的惨叫。

同样是“砍踢”,他一腿下去竟然能够扫断两个人的小腿。这是何等恐怖的腿力,我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朱厌的手中猛然又出现一根羊肉串签子,照着其中一个家伙的胸脯“噗”一下扎了进去,不挂任何表情的低喝一声:滚!

四个家伙瞬间吓得不再敢吱声,互相搀扶着爬回普桑车里。迅速逃远,我本来还想招呼胡金和伦哥拦住那四个杀手,可没想到却被朱厌给放跑了,当时有些埋怨的瞪了他一眼。

朱厌仿佛没有看见我喷火的眼睛,拍拍手,继续坐下来喝酒吃肉。举起酒杯来忽然扭转头,对着那一桌瞠目结舌的小混混举起了酒杯,点头微微一笑。

那帮小混混们齐刷刷的将脑袋背过去,有纹身的也赶忙将衣服给穿好,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走吧,换个地方喝酒去。”我叹了口气,朝着其他人说,然后走到羊肉串摊子的老板跟前,丢下一叠钱歉意的说了句:“不好意思了。”

老板是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小青年,二十出头,剃着精神的“瓜皮头”,他嘴里叼着烟,手上切羊肉的砍刀停都不停,直接嘟囔:“走你的,没事。”

我意外的看了眼老板,这么淡定的青年真心不多见,犹豫了几秒钟后,朝他微笑说:“谢了。”然后几个迅速上车离开。

坐上车,朱厌从怀里掏出一个类似收音机大小的黑色小盒子,调试了几下后,将一副耳机递给我。

这玩意我认识,是窃听器的,我意外的看向他,你刚才弄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