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 多大肚吃多少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厌没吱声,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上下瞟动我几眼,就继续低下头摆弄起那个黑色的监听器。

我把耳机塞进耳眼里,那头很快传来一阵“沙沙”声,紧跟着好几个男人叽里呱啦的交谈涌入我的我耳洞里。

“卧槽!这说的什么逼玩意儿?”我把耳机子摘下来递给旁边的朱厌。

朱厌迷惑的歪了歪脑袋,然后将耳机子戴起来,一本正经的听那头说话,看他的表情很是认真,我心里一阵窃喜,暗道真特么捡到大宝了。这朱厌不光功夫好,而且不喜欢钱财,竟然还能听懂外语,这样的多功能性人才,真是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

朱厌听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把耳机子取下来,我急不可耐的问他,他们说什么?

“岛国语!”朱厌嘴唇蠕动。

我没好气的撇撇嘴骂了句,屁话!我的意思是问你,对方说的什么?

朱厌摇摇脑袋,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没听懂!

我被他怼的差点喷出血来,歇斯底里的呼喝:“我日,没听懂你特么刚才还装的跟半仙似的,又是掐指头,又是挑眉毛。”

“啊就..对方..有防..防监听的设备。”一边说话,朱厌一边将接收器上的天线收起来,慢慢放下车窗玻璃,在我目瞪口呆中直接把接收器给扔出了车外,我赶忙喊叫,你特么疯了啊!咋好好的就给扔了?

朱厌伸出三根手指头比划:反正..反正也没用了,留着也是占地方。

他是扔的潇洒,我心里却在滴血,在我的印象中,这类高科技产品肯定都不会太便宜。我捂着胸口满脸惋惜的说:“这得花多少钱啊,让你就这么糟蹋了。”

朱厌嘴角微微抽动,指如闪电,猛地一把将自己的右手探进我胸口,接着将我的钱包给夺了出来,从里面“刷刷”数了几百块钱后,又把钱包丢给我,冷着脸说:啊就..设备..设备钱。

“强盗,恶霸,地痞,流氓,尼玛蛋!”我愤怒的朝着他挥舞拳头,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我特么的早就翻脸了。

朱厌压根不理我的话茬,回头面带微笑的看向发呆的梧桐结结巴巴的说:啊就..我会..我会修理八音盒...明天我..我帮你把...那个修好,可以吗?

朱厌指了指梧桐脖颈上的项链挂坠。

梧桐那会儿也不知道正想什么呢,一脸的迷茫,听到朱厌的话,条件反射的点点头,朝他小声说了句。谢谢!

朱厌要帮着梧桐修理吊坠里面的八音盒?我迷惑的余光瞟动他,他不是不知道那吊坠里面有监听器吧?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好心?

不过我没从这家伙的脸上发现一丝丝的端倪,他向来是这样,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也根本没有什么人。什么事可以让他的脸上泛起波澜,和梧桐说完话,朱厌就耷拉下来脑袋,微闭眼睛,好像打盹一样。

伦哥一边开车一边问我,咱们现在再去哪喝会儿?

“要喝你们喝去吧,我现在有点困了,不好意思了大家。”梧桐摇了摇脑袋,赶忙出声。

我想了想后说,那就回洗浴去吧。金哥待会你把那个天珠拿给朱厌看看,指不定他这种京城来的大人物认的出价值。

现在朱厌从我心目中简直就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感觉这货好像无所不通,胡金点了点脑袋。

“那两支药呢?”伦哥也问我。

我说,也拿给他看看吧。

一边说话,我一边瞅了眼朱厌,他一动不动的低着脑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回到洗浴,我从大厅里喝了口水,脑子里琢磨刚才遇袭的事情。那四个大汉很明显是练过的,只是不知道功夫到底有多高,而且通过刚才的窃听器,我猜测他们应该是来自岛国。

岛国又特么来人了?鬼组的武藏都被雷少强给埋在公墓里,这帮狠人是从哪蹦出来的?难不成鬼组在岛国还有什么余孽?我揉捏着太阳穴思索着,猛然间我想起来刚才烧烤摊上剁肉的那个青年老板。

刚才朱厌动手的时候,那小子全场注视,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幻,至多是有点不可思议,光是那份淡定绝对不是平常人能够拥有的。他的年龄和我相仿,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但是能做到那么静如止水,想必他的身上肯定也发生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我现在身边还是太缺少能人猛将了,胡金、伦哥的受伤。一下子显出来我们内部的空虚,对外征战只能凭借雷少强和王兴,如果我手上能够再有几个独当一面的将领的话,我想接下来征戈石市肯定事半功倍。

想到这儿,我给王瓅去了个电话,让他带着两个兄弟,开车带着我又朝刚才吃饭的“老地方”赶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大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大排档的食客们也早就散了,远远的我就看见那个青年老板正在收拾帐篷火炉杂物。估计也准备回家歇息了吧。

我让王瓅把车停在路边,一个人蹦下来打量了他几眼,昏黄的路灯下,刚才朱厌打伤那几个岛国杀手残留的血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收摊了朋友,不好意思哈!想吃啥明天再来吧。”那青年老板朝着我礼貌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真没认出来我,还是装作不想认识。

烧烤摊的那个小伙计端着塑料盆拿着破拖把正在洗地,看清楚我的模样后,脸上出现一抹的诧异。

“小军,你先回去休息吧。”老板朝着伙计摆摆手。

小伙计点点头。胡乱披上一件衣服后就往街口的网吧跑去,估计心思早就飞进了那些网络游戏里。

我走到那老板的跟前,甩给他一根烟,微笑说:“刚才的事情,给你惹麻烦了,对不住啊兄弟。”

刚才朱厌毕竟是在他家烧烤摊前面伤的人,要说不影响他的生意那是吹牛逼。

他抬头笑了笑,脑门上赫然出现一道陈旧的刀疤,接过我的烟,拿碳火点着后说:“小事儿。常见。”

我自来熟一般走进大排档里面,随便搬了一个小马扎坐下问他:“没人报警吧?”

他摇摇头将剩余的一些肉串、蔬菜装进塑料箱子里,轻笑说,这地方快拆迁了,自从三年前孔家人说要买下来地界改造建设,就彻底变成了三不管地带,即便是有人报警,咱们的人民卫士们恐怕也没有时间过来。

这片地方被孔家人买了?我歪歪嘴小声骂了句,真是特么阴魂不散!

那老板语气里充满了嘲讽和调侃,显然他过去也应该是混过的,不过看他淡然的样子并不想和我多攀谈,我轻轻点点头,抽完烟后,朝着他说,麻烦兄弟明天准备三百人的肉串和啤酒。我带着兄弟们过来给你捧场。

他愕然的张开嘴巴,重复一句:三百人?

我点点头说,嗯,只多不少,如果需要订金的话。我先给你交一部分也行。一边说话我一边将钱包掏了出来。

他犹豫了几秒钟,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朋友,这笔买卖太大,我接不了,您还是再找别家吧。

我顿时笑了,又掏出烟盒递给他支烟说,别人都是愁挣不到钱呢,你怎么还把生意往外推?咋地?和人民币有仇啊?

他摆摆手,拒绝了我的香烟。抓起拖把继续将刚才伙计没有拖完的地给清理一下,咬着烟嘴说:多大肚子吃多少饭,我们这小店满打满算能容下三四十个人,就算再从街边摆上几张桌子,顶多就够六七十个人使。现在盲目的答应你,明天万一没有办好,那不是给自己砸场子吗,况且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善男信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其实完全可以把整条街都摆上你的桌椅。那不就够了吗。”我捏了捏鼻头微笑。

他很果断的摇摇头说,都是老街坊了,大家赚钱都不易,而且我这个人没那么大野心,够吃够喝。还能存点钱就已经万事大吉了,谢谢朋友的好意。

“不再考虑考虑?”我意有所指的伸了个懒腰。

他摇摇头说,没什么可考虑的,朋友不好意思啦,我准备收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