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 阎王?王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王?王岩!

我尴尬的从烧烤摊里走出来,看着他将里面的灯泡关上,然后将烧烤架和桌椅板凳拿油布罩好,完事后他打了个电话,朝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哦朋友,有空咱们再聊,我要回家了。

不等我多说什么,他直接蹬上旁边的小三轮朝着街口骑去。

望着这家伙的背影,我无奈的喊了句:那明天我们包场吧。

他没有回应,只是很随意的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说不行,还是说没问题。

王瓅从车里下来,站在我身后低声说,三哥这个人不简单吧?

我侧头问他,从哪看出来的?

“他走路、站姿都显得很有节奏,这种节奏,不是当过兵,就是从山上(监狱)蹲过。”王瓅轻声回答。

我深呼吸一口说,山上也训练吗?

王瓅点点头回答,嗯!那地方其实比军队更严格,只有“服从”俩字,谁敢有异议,狱警和号长有的是办法让你服软,我在监狱执过勤,也因为一些事情蹲过一段日子,还算比较了解。

“那家伙很有意思,明天带着恶虎堂的兄弟过来吃饭。”我抚摸着下巴颏似笑非笑的盯着空荡荡的街口轻声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想要跟什么人交往了,而这个烧烤摊的老板,刚好符合我的口味,最重要的是这家伙那份谨慎小心的性格特别让我待见。

“啊!变强!”我扯开嗓门嚎叫了两嗓子,完事让王瓅开车,我从后面跟着慢跑,开始新一天的训练,先绕着城区跑了一圈,完事后我又钻进平常训练的那间小公园里练习“砍踢”。

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现在踢树,我仍旧会觉得很疼,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忍受不了,偶尔也能把小柏树踢的“簌簌”作响,开春了,柏树已经抽枝,再也没办法像前阵子那样踢的树叶往下脱落。

踢了半个多钟头,我汗流浃背的又跑回了洗浴中心。

进洗浴之前,我特意站在门口盯着对面的“武藏会所”研究了半天。

王瓅停好车,冲着我低声问,三哥,要不我待会喊点兄弟再把他们给砸了?

我想了想后说,别亲自动手,找点本地的小痞子进去闹事,不对,是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进去闹事,以后每天都闹个两三场,不要伤人,就让他们没办法做生意就好。

王瓅点了点头,又说:三哥你该回派出所报个道了。昨天下午马洪涛跑过来找你,还有陆峰也派人来找过你,说是强哥昨天跟他们的人发生了一些矛盾。

“嗯,我先上楼睡会儿,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喊我吧!确实应该回去报个道了。陆峰的事情不用理他,强子肯定自有分寸。”我拍了拍脑门,都快忘记自己现在可是名光荣的人民卫士。

回到房间里,我鞋子也顾不上拖,倒头就睡,现在我的作息时间完全颠倒过来,整天像个鬼似的,白天迷迷瞪瞪,一到晚上就精神抖擞。

睡到半中午,王瓅敲门把我喊醒。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到派出所里去报道,走到大厅的时候,看到梧桐正两手拖着下巴颏坐在收银台里发呆,连我出去她都没有看到。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面前的柜台,逗她:咋地了老妹儿,思春呢?

梧桐叹了口气没有吱声。

“晚上再一块去喝点不?”我冲她努努嘴。

梧桐摇摇头说,我心情不好,喝多了会耍酒疯的。

“那就耍呗,大不了从街上跳段脱衣舞。反正我们也不会吃亏。”我冲着她摆摆手,往门口走,这小妞摆明了是在琢磨阎王的事情,我不能表现的太过热情,万一阎王那个损逼借助她又给我下套,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梧桐猛地站起来朝我喊:“喂,坏人!喜欢一个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喜欢一个人啊?”我摸了摸后脑勺琢磨了几秒钟后说,我想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大概是,她在的时候。一切是她!她不在的时候,她是一切吧!我都过了谈情说爱的年纪了,我现在可是孩儿他爹。

一想到苏菲和我没出生的孩子,我的嘴角就会止不住的上扬。

虽然苏菲身体里的毒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根除,不过前几天师父打电话给我我说。已经可以控制住了,现在正在想办法给她往外排毒。

如果师父真的帮我做到了,那无异于又救了我一次,上一回是我被苏天浩把手脚挑断,如果没有师傅,我想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我,更不会有“王者”的存在,这次是苏菲和孩子,如果没有师傅,我想我恐怕早就疯了。

将来到底应该怎么面对天门?应该拿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和这个庞大的组织相处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诚然在现在的天门眼中,我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可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带着“王者”强势崛起。

胡乱琢磨着,我来到车站派出所。因为已经转正,我现在需要到所长办公室报道,让他帮我认命接下来的工作范围,我换好警服,轻轻敲响了曾亮办公室的房门。

“进来!”曾亮从里面懒洋洋的出声。

我推门走进去的时候。他正两手捧着茶杯在看报纸,脑袋都没往起抬一下。

我轻声说:曾所,我来报道了!

听到我的声音,曾亮吓了一跳,“咚”的一下将茶杯放到桌上,像是被谁踩着尾巴似的,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朝着我谄媚的笑着说:成虎你回来了?快坐吧。

说着话他就要把我让到他的位置上去,看来这孙子现在是彻底学乖了。

“曾所,您不用那么客气。在所里您是老大,我一切服从指挥!”我笑了笑,朝着他身板一挺,敬了个礼。

曾亮尴尬的笑了笑,两只手紧张的都不知道应该往哪放,干咳两声说,成虎前阵子我准备把你分到巡逻组的,可你不是一直都在休病假嘛,我就安排别的人顶上去了,你看你现在想到哪个部门去?

“听领导安排,如果领导能把我安排到最容易晋升的部门,那就最好不过了。”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冲他暗示。

曾亮想了想后,用商量的口气说:要不你到出警中队去?那边的目前缺少一个小队长,马哥过阵子会接手大队长的位置。

“严格服从领导的安排!”我朝着曾亮再次敬了个礼。

完事后我猛地往前跨出去一步,曾亮吓得赶忙往后倒退。我做了个弯腰的动作,捡起一张银行卡递给他说,曾所,您粗心大意的毛病总是改不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总是随便乱扔呢,密码都贴在卡背后,这要是被人捡走了,您不就亏大了嘛。

“啊?”曾亮先是错愕的惊呼一声,接着快速朝我点点头,冲我不自然的笑着说,谢谢你了。

我摆摆手说,曾所太客气了,对了,我想问问您。阎王还没回来报道吗?

曾亮摇摇头说,没呢!他到上海去接受培训了,也就这两天差不多该回来了,也是上面领导授意的,说他是这方面的人才。呵呵..我这个所长当的真是...

“说明曾所手下能人辈出嘛,好事!曾哥,我多嘴问一句,阎王的是通过谁的关系来上班的?”我压低声音问他。

曾亮摇摇头说,这个我真不清楚。待会我想办法帮你打听一下吧。

“多谢了。”我感激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一边朝着我即将去报道的“出警队”办公室走,我一边小声嘀咕:阎王,王岩。王岩,阎王,这俩人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猛不丁我停下脚步,阎王!王岩!阎王倒过去念就是王岩,这两人会不会本来就是一个人?那这孙子到底叫什么?

“成虎!好久不见啊!”我正陷入呆滞的时候,身后被人重重拍了下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