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3 哥也当官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虎!好久好见啊!”我正陷入呆滞的时候,身后猛然被人重重拍了两下肩膀。

我赶忙回头观望,居然看到阎王一身警装出现在我身后,他把头发剃的很短,人也显得格外有神儿,藏青色的制服穿在身上,不知怎么地就比别人精神许多。

尤其是那顶大沿帽,压着眉毛戴在头上,显得极酷极帅,黑皮武装带勒在身上,一双洁白的手套,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个警察。倒像是德国党卫队员。

说老实话我挺羡慕这孙子生的一副好皮囊,看看他,再看看我自己,同样是穿制服的,他穿上警服就给人一种飒爽英姿的感觉,而我套上制服总觉得好像是潜伏在警局内部的卧底。

我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几眼,咧开嘴笑了:是啊!好久不见,阎哥什么时候从大上海回来的,都不知道提前打声招呼,我好尽尽地主之谊给你接个风啥的。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我们是私交很好的哥们儿,其实我是用很隐晦的方式告诉他,想从这块地界好好的呆着,就别招惹老子这头本地虎。

阎王鼓了鼓腮帮子露出一抹浅笑说,半个小时前刚刚下飞机,本来我还想先去你店里看看我师妹的,哪知道曾所刚好有任务喊我,这不着急忙慌的就赶过来了嘛。

我斜眼瞅着他点点头说,看的出来你这阵子风餐露宿了,脸色就变得有些发黄,那啥..我先不跟你唠了,先到出警队去报个道,晚上下班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会儿,这阵子我活的真是九死一生,能再见到你,实属运气爆棚。

“听说了,自己多保重!”阎王淡然的点点头,把身子侧开,让我走过去,我也没过多表现出来敌意,同样冲着他微微点点头。擦着他肩膀走了过去,一直走到楼道的顶头,我准备下楼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他仍旧站在原地,一眨不眨的望着我,看到我回头,阎王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我摆摆手“噔噔噔”走下楼,心底直犯嘀咕,这孙子怎么好好的出现了?难不成是因为他已经部署好怎么治我了?

阎王?王岩!我现在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他俩应该就是同一个人。

首先是因为上帝,上帝当初是被他从监狱里弄出来的,这无异于再造之恩,其次就是和孔令杰的合作,江龙只能算个喽啰,说句难听话,孔令杰眼高于顶,连我这个“王者”的正牌龙头都看不上眼,何况是一个反骨仔。

我猜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阎王在跟孔令杰还有鬼组的人合作,而上帝和江龙充其量就是两条暴露在外的小虾米,昨晚上朱厌刚刚废掉四个岛国杀手,今天阎王立马出现,这里面要是没点猫腻,打死胖子我都不信。

我走下楼找到“出警队”的办公室报了个道,出警队队长的位置现在还空着。等着马洪涛上任,此刻是一个姓崔的副队长在负责,估计是曾亮提前打好招呼的缘故,崔队长对我还算客气,大致给我讲了讲我们的工作性质。

其实就是我一个正式警察,带上六七个协警。开辆警用的面包车在管辖区域里溜达,处理一下传销或者盗窃、斗殴之类的民事纠纷,感觉和巡逻队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出警队的有执法权,可以直接把嫌疑人铐回所里来。

他将车站派出所的管辖地图铺到办公桌上,笑呵呵的问我:成虎你打算到哪一片出警?

车站派出所虽然名义上是间派出所,实际的管辖地区可绝对不小,都快赶上我们崇州市的市区了,我看崔队长提前把地图拿红笔标注了好几个部分,有些地方已经写上了名字,有些地方还空着。

猛然间我瞅见了“高家棚户区”那个地方还空着,就点了点地图礼貌的问他。崔队,这块区域现在还没有人负责吗?

崔队长点点头,压低声音说,我和马哥是私交很好的朋友,咱们也算自己人,我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那地方属于拆迁区,几年前孔家下属的房地产中心买下来后,因为拆迁款的问题,一直拖着没有动工,所以杂七杂八的事情比较多,而且没什么油水。住的不是一些外来打工的,就是混子、流氓啥的,你可以考虑考虑胜利大街这片,你的洗浴中心不是也在这里吗?

“就这里吧崔哥,我的情况您大概也了解,其实去哪都无所谓,我主要想找个轻松点的地方混日子,毕竟外面还有别的买卖,管理太繁华的地界,我怕给您和马哥捅娄子。”我想了想后,拿手指戳了戳“棚户区”的地图朝着他微笑说。

见我主意已定,崔队长也没多说什么。带着我到仓库领了一身警察制服、警棍、手铐,几部对讲机以及一些笔录资料,又给了我一把车钥匙后说:那行,以后这片就归你负责了,有什么问题及时和所里沟通。

我朝他敬了个礼,重重点点头说了声“是!”

从他办公室里换好警服后。我带着一堆东西就打算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崔队长喊住我,声音不大的说:成虎,棚户区的情况比较复杂,那边可能会经常有打架斗殴的事件发生,有些情节不太严重的,尽可能就不要去管他们了,不然你累死也管不过来。

我“嗯”了一声,快步走出房间,从大院里找到分给我的“005”号面包警车,我坐在驾驶座上翻看棚户区的资料。顺带等着上面分给我的协警,一想到老子马上也是带兵的人了,心里面不禁有些飘飘然。

不经意间我看到,阎王和曾亮一块从所长办公室里出来,两人一起钻进大院里的一部“桑塔纳3000”警车里,扬长驶出大院。我刚刚那点小得意瞬间化为烟消云散,老子这才刚刚向前了一小步,狗日的阎王已经向前跨了一大步,现在都是能和所长一块进进出出的人物了,不行!我得加油,说啥不能让这王八蛋把我比下去。

没有出生在“天门”那是因为我不会生。如果从派出所里我都比他混的次,就只能说明我的能力差他一大截,假设阎王真的是王岩,以后我要是生活在他眼皮子底下,不用想也知道,这份工作绝对没法干长久。

我正胡乱瞎琢磨的时候,有人轻轻敲了两下车窗玻璃,我放下来一看,顿时笑出了声,车外站着六七个协警,没想到上面竟然把李二饼这组人派给了我,李二饼是我最开始当协警时候的那个老油条。当初这小子还耻笑我,自不量力的想要转正,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李二饼一张胖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朝我点头哈腰的打招呼:赵队。

这声“赵队”叫的我异常舒服,我冲他摆摆手说,带着兄弟们先上车吧,几个协警鱼跃而入。

我回头望了眼他们问,都还没吃早餐吧?我请大家喝羊汤!

说罢话,我发动着汽车,一脚油门踩到底,很是高调的驾驶着汽车开出了派出所大院,之所以选择到“棚户区”负责,一个是为了方便自己工作的时候随时“开溜”,再有就是因为昨晚上我见到的那个烧烤摊老板,我觉得那小子肯定是个人物,特别想要把他给弄到我这边。

人有时候就是属欠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觉得值钱,因为那个家伙不鸟我,我心底生出了一定要“征服”他的欲望。

很快开到了“棚户区”,我把车速放慢,缓缓的从街上溜达,昨天来的时候是晚上。没办法看的太仔细,今天有时间细细观察,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所谓的“棚户区”其实都不如崇州市的那些“城乡结合部”。

乱搭乱建的小土楼外面,胡乱扯着电线,路边污水横流,墙壁上贴满小广告,街口有个修自行车的小摊子,一帮小青年聚在电线杆底下抽烟打屁,见到突然开进来一辆警车,那帮小青年顿时心虚的散开。

坐在后排的李二饼,算是协警里跟我关系最熟的了。干咳了两声问我:“赵队,我有些不明白...上面不是说您可以自己选负责区域吗?为啥您偏偏选择这么个垃..环境差的地方。”

我笑了笑说,怎么?对新的工作环境不满意?

李二饼和几个协警赶忙摇摇头,虽然嘴上什么也没说,不过我看的出来他们都有些失落,换成谁也肯定有情绪。原本从车站最近的“胜利大街”巡逻,不说能捞到什么油水,最起码看看美女,上班时间溜到网吧打打游戏还是能做到的,猛然间来到这里,除了臭水沟。就是一大片半新不旧的老房子,连母蚊子都看不到几只,他们肯定心里别扭。

我把车开到一家挂着“董家羊汤”招牌的大排档门口,回头冲他们笑着说:这地方其实蛮不错的,起码大排档很多,味道也很不错。最重要的是有发展前景,只要哥几个跟我一条心,我保证让你们一年之内,人人都开得起现代、本田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