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8 游击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贵摆摆手说,真谈不上什么高手,就是瞎鼓捣,要不然也不至于跑回来接我家老头的班卖烤串是吧?来三哥走一个!

我俩的酒杯再次轻轻碰撞在一起,今天喝了将近一斤酒,不过我却丝毫没有醉意,对面的唐贵明显也是个酒懵子,甩开膀子越喝越精神。

喝酒这种事情讲究心情和气氛的,刚刚敲了孔令杰五百万的竹杠,我心情好的简直不要不要的,这大排档的环境虽然差了点,但是屋里暖烘烘的,所以呆着也很舒服。

两斤散白很快整完了,唐贵稍显黝黑的皮肤泛起一抹红光,打个酒嗝站起来要结账。我赶忙拦住他,坏笑着说:我早上刚刚发了财,让我来吧!晚上到你家摊位,你再回请过来就是了。

他也不矫情,点点头说:那我就承三哥这个人情了,三哥要是没事做,可以到我那去玩一会儿,我手下的那群小孩儿,虽然干仗啥的很一般,不过帮忙打听下棚户区消息、情报,还是可以的,我觉得你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吧?

我没往下接话,拿出钱包结账,老板康叔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这顿就当是叔请你们的,以后记得多来捧捧场。

唐贵赶忙走上来制止,把钞票硬塞到康叔的口袋里说:“该多少钱是多少钱,康叔你也不容易,一年到头不知道能吃几顿肉。在厂里干了一辈子,当了几十年劳模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几千块钱买断下岗,眼瞅着房子就要拆迁,孔家现在又是这种态度,一家人还知道去哪里安家呢。”

唐贵和康叔又絮叨了一会儿,完事问我,要不要到他住的地方去坐会儿。

我寻思反正也没事干,干脆抹了抹嘴上的油渍和他一起走出羊汤馆子,唐贵住的地方靠近棚户区的里面,是一间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外墙上拿红油漆画个圈,写着大大的“拆”字。

走进去屋里别用洞天,居然摆着十几台电脑,貌似是间黑网吧,唐贵丢给我一支烟,直接坐在一台电脑后面说,会不会打游戏?要不来两盘“红警”?

网吧这玩意儿,过去在县城的时候,我倒是经常去玩。不过也就是看看电影,偶尔打几把CS,我摆摆手说:拉倒吧!跟你这么个挨踢精英玩,我不是找虐嘛。

唐贵笑了笑,打开电话。手指很灵巧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打字,我也看不懂他在玩什么,就知道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大波类似乱码的东西,紧跟着电脑屏幕上出现一组画面,看角度的话,像是棚户区前面的十字路口,那地方停了几辆银色的“金杯”汽车,之前被曾亮抓进去的那帮孔家安保队的小孩儿都在,二三十个小混子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商量什么。

没多会儿,有人从金杯车里面抱出来一大捆的洋镐把和镀锌铁管给那帮小喽啰挨个发了一根。我眨巴了两下眼睛问,这是录像吗?

唐贵摇摇头说,不是,是现场直播,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入侵监控器看看棚户区的人们都在干嘛,我估计这帮家伙是来找你麻烦的。

“篮子给他踢爆了,牛逼的还敢找我麻烦!”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唐贵咬着烟卷说,那有什么不敢的,本来就是一帮未成年。抓进去教育两天就放出来,万一真出事儿了,孔家给他们一笔钱,直接安排跑路,找你都找不到,要不然你以为棚户区的人们为啥那么害怕孔家。

“呃...”唐贵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确实挺棘手的,当初我们刚到社会上混的时候,就是仗着自己年龄小,出事也不会重判的心理。没想到现在被比我们更小的混子们拿这招给反治了,我赶忙掏出手机给李二饼打了个电话,让他通知兄弟们到唐贵的“黑网吧”来。

唐贵自嘲的笑了笑说,棚户区完全病化了,在这里感觉什么法律法纪都没有用途。贼强警怂,就算干掉这波小孩儿,孔家很快又能马上又纠集出另外一帮孩子,这年头不学好的孩子多了去。

“是啊,所以得想个法子一劳永逸!”我阴沉眯眼看向电脑屏幕。那帮小崽子估计是商量好了,拎着家伙式开始分头行动,路口还特意留了五六个人蹲守,也不知道是把风,还是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唐贵快速点击着鼠标,时不时的切换电脑频幕,我看到那帮小逼崽子简直狂的没边了,一个个都是直接踹门走进路边的大排档搜查,那场面让我不由想起了抗战片的鬼子,不同的是几十年前是岛国人在欺负我们的百姓。现在是这些“祖国的花骨头”在凌辱自己的同宗。

他们走到“羊汤馆”,几个人踹门进去,剩下的七八个小伙儿抄起手里的武器就砸警车,挡风玻璃,车门不一会儿就被他们砸的面目全非。

我抽了抽鼻子问唐贵。这些监控器都是你安装的?

唐贵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大部分不是,应该是孔家安的吧,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显得没事就入侵进去。

棚户区?强迫把这里变成夜市的大排档,时不时的还有很多外国人过来?整条街遍布摄像头,孔家这到底是要干嘛?我脑子快速琢磨着。

几分钟后,李二饼带着几个协警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了,他们前脚刚进门。后面又有一帮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歪歪扭扭的也走了进来,带头的青年正是昨晚上我在烧烤摊上看到的那个穿大红色外套,脑袋染成橘色发型的青年。

青年满脸都是眼屎,走进来打着哈欠冲朱贵问好,贵哥,当看到我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干咳两声没有说话。

“喊三哥,没看三哥是穿警服的?”朱贵半开玩笑的冲那小青年撇撇嘴。

青年不情不愿的朝我鞠躬,喊了声:“三哥”。

“三哥。这是我表弟陈林文,外号将军,棚户区本地的混子基本上都跟着他玩,别看他打扮的流里流气,开车是把好手!前两年从大城市专门帮着那群贵公子们飙车。”唐贵指了指青年跟我介绍。

陈林文微微昂了昂脑袋。一脸得意的模样,接着他看向电脑屏幕,咬牙切齿的低吼,孔豹那帮逼养的,又欺负人了。要不我带兄弟们跟他们干一下?老觉得咱们棚户区的人都是吃素的。

唐贵狡黠的瞄了我一眼,摆摆手说:别没事惹事了,忘了上次跟他们干仗,人家直接喊过来一二百号社会人?你从医院住了多半年,怎么刚好了伤疤就忘记疼呢?

唐贵这话很明显就是冲我说的。

我捏了捏鼻梁。冷笑: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想听道理,那就只能打服了,让他们跪着听道理!

说罢话,我拿出手机给雷少强去了个电话。当着他们面说,你和兴哥带着所有兄弟到棚户区一趟...

打完电话,我招呼李二饼几个协警坐下来玩电脑,唐贵笑嘻嘻的说,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背景。

“喝酒前不是就和你说了嘛,我其实是隐藏在警队里的卧底!”我指了指电脑屏幕说,你这是玩什么呢?

电脑屏幕上出现一组好像心电图似的画面,好几种颜色,有高有低。

唐贵眨巴两下眼睛问我。你知道炒股吗?

我点点头说,大概听过一点。

他接着说,这是孔家的股票分布图界面,我入侵了他们的后台,看他们往哪支股票里注入资金,我也跟着投一点,基本上问赚不赔,这些大家族,手眼通天,不说可以左右股市,起码能够得到一些内部消息。

“牛逼!”我翘起大拇指,这个真心服气。

说话的功夫,雷少强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具体怎么办。

我让唐贵把电脑屏幕还调成摄像头的模式,看到雷少强和王兴领着一大波“王者”的兄弟出现在棚户区的路口,身后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我想了想后说,你们带着兄弟们,把孔家那帮安保队,全给我打残,争取一人干废他们一条腿,完事直接离开,随时等我电话,孔家只要敢再安排人,你们就马上过来,卧操特妈的,咱们搞游击队的还怕他们正规军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