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9 阎王请吃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盯着电脑屏幕看,李二饼和几个协警也从我背后看的真真的。

当见到雷少强和王兴带来这么多人,李二饼咽了口唾沫星子小声说,赵队,这么多人肯定闯出来乱子,棚户区可是你负责的,真要是出问题了,到时候曾所肯定第一个难为你。

我深吸口气说,能出啥乱子,孔家的保安偷了人家东西,人家带着家里人找过来,发生了一些口角,幸亏咱们及时出现,可是对方人太多,咱们没有能力抓捕。这话你不会说?

李二饼和几个协警互相对视一眼,干笑说:会是会,可上级领导一定不相信,而且还有监控录像,到时候咱们肯定被动。

“我可以把监控录像改成昨天或者是以前的,日期还是今天的,也就是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摄像头其实什么都没有拍到,派出所技术科肯定查不出来。”唐贵手指轻轻叩击着键盘,回头看了我一眼问。需要吗?

我抱拳说,万分感激!

他比划了个OK的手势,埋头继续噼里啪啦的开始按动键盘,我也看不懂他在干嘛,掏出电话拨通了曾亮的电话,那边曾亮估计看见是我的手机号码就头大,好半天没有接,正中我下怀,反正发生什么事情,我是有通知过他的。是他自己玩忽职守。

李二饼拿出对讲机问我,那咱们用跟所里联系不?

我一把夺过来,摔到地上,又用脚踩烂,冲着几个协警说,刚才咱们在拦架的过程,对讲机全都给人给摔坏了,我趁乱给曾所打了个电话,结果没有人接听,我说的情况对不对?

几个人犹豫了一下,统一点头说回答::“对!”

我拍拍手说,这不就没问题了嘛,兄弟们该玩游戏的玩游戏,该看电影的看电影,待会走的时候,记得往自己身上抹点土,我回头帮兄弟们再申请两身新工作服去。

唐贵叼着烟卷回头朝染橘色头发的青年招手说,将军,去给咱们的人民卫士,整点吃的。眼瞅中午了,好吃好喝的得管够,说不准你家的拆迁款,以后都得指望着三哥帮忙。

“就凭他?”青年一脸的不屑。

本身我是没打算说什么的,听他满满的不信。我昂着胸脯说:对,就凭我!

青年撇撇嘴,带着俩小年轻,双手插兜走出了平房。

“将军这家伙,脑子虽然一根筋儿,不过人还是不错的,加以培养的话,能帮上你很多忙,最主要的是他是棚户区的坐地户,手下的那帮孩子大部分也都是棚户区土生土长的。真有一天你需要本地人帮忙的时候,是笔不小的助力。”唐贵很随意的跟我聊着天。

我坐在他旁边微笑说,怎么听你的意思都想是把自己表弟推荐出来,你呢?比起来他,我对你更感兴趣。

“我?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他哈哈一笑,伸手指向电脑屏幕冲我说,打起来了!快看!

电脑屏幕中,出现雷少起领着兄弟们正在群殴六七个小混子,我们王者的兄弟是真心生猛。本来人数就比他们多了不知道几倍,再加上下手也狠,顷刻间孔家的那帮小孩儿就被打的躺在地上哭爹喊娘,跑都没地方跑。

唐贵兴奋的拿指头戳着电脑屏幕怪叫:“啧啧啧,多少年了,从来都是孔家的人欺负别人,头一回看到他们的人在自己地盘上让捶成傻子,三哥你让我涨见识了。”

“这才刚开始,如果你愿意,咱们以后可以一块儿揍傻篮子!”我一只手搭在他肩膀头。再次邀请道。

他迟疑了一下,把我的手掌轻轻拨开说,算了!我这个人没什么志气的,挣点小钱,够吃够花就满足了。这种跟大人物博弈的危险活儿,真心不适合我,谢谢你的好意了。

我舔着嘴皮说,别着急拒绝我,谁也说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指不定你现在言辞确凿的摇头,到了晚上又会哭哭啼啼的求我,所以嘛,咱们都给对方点时间考虑清楚。

“我听到了一丝浓浓的威胁!”唐贵把烟头塞进旁边的矿泉水瓶子里,又俯身继续敲打键盘。

我盯着他的后脑勺沉默了良久。最终笑了,一屁股坐到他旁边,随便开了台电脑,打算看会儿电影,当看到电脑界面上有个CS的图标时候。我的心猛不丁颤抖了两下,突然想起来胖子,刚会打游戏那会儿,基本上都是我和胖子、王兴一块联网打CS,那会儿经常通宵,一玩就是一通宵,第二天早上灰头土脸的跑到胖子家睡半天。

那会儿因为我和王兴都没什么钱,总是蹭吃蹭喝胖子的,现在想想除了满满的怀念,更多的是一丝心酸和自责,如果我平常能够多关心他一点的话,他也不会染上毒瘾,现在也不知我那个傻乎乎的兄弟到底跑哪了。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思绪也不知道飘到了哪。

正发呆的时候,旁边的唐贵慌里慌张拽了拽我胳膊说。有警察来了!

“什么?”我赶忙把脑袋凑过去,屏幕上一辆警用的桑塔纳2000横停在路口,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穿一身制服倚靠在车门上抽烟,那青年我不陌生,正是阎王这个冤家。

幸好我提前交代过雷少强他们,把我们的车(前几天雷少强购进了一批的东风小康当工作车)停的远点,不然光是看完外面的车,阎王也肯定能猜出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鸡八能装逼!”我不屑的瞥了瞥眉毛,最看不惯这逼一副“我是型男”的屌毛样子,话说他怎么会好好的跑到棚户区?难不成是有孔家人报警了?可是孔家人报警的话。起码应该来上四五辆警车,他一个人能办个卵子事儿。

当然阎王肯定不知道,我们正透过路口的摄像头在观察他,他抽了半根烟,直接将烟头弹飞,接着把自己手机掏出来,紧跟着我兜里的电话也响了。

看了眼号码,好死不死的就是阎王,我“喂”了一声接了起来。

“忙着呢三哥?”阎王轻飘飘的问道,透过监控头我看到这逼竟然一边问话。一边在挖鼻孔。

“还好吧,碰上一群小崽子再闹事儿!怎么了阎哥?”我随口敷衍。

阎王“嘿嘿”笑了两声,将挖过鼻孔的手指头从电线杆上蹭了蹭说,没什么事情,就是刚好下班了,想约三哥一块吃顿饭,感谢你对我师妹这么久的照顾,如果三哥不方便的话,那咱们就约晚上吧。

此刻雷少强和王兴正带着兄弟们在棚户区的深处暴揍孔家的一二十个保安,我要是马上出去的话。有点不太合适,我琢磨了几秒钟后说:“稳妥,那咱晚上见吧!”

阎王点燃一根烟说:三哥,我听说今天你又和孔家公子闹了点小矛盾?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和孔公子的私交也不错。你要是愿意的话,晚上我把他约出来,咱们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顿饭,把误会说开,也就算了!

虽然不知道阎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我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下来,不然整的好像我多害怕和他们见面似的,我笑着回应:“没问题啊,晚上我安排地方,你等我电话吧。”

又闲扯了几句后,阎王挂掉了电话,站在路口,眯缝眼睛朝着街里面张望了半天,看架势是想走进来,可能又觉得有点不合适,最终摇摇头,上了警车扬长而去。

“赵队,他开的是曾亮的警车!车牌号我都认识!”李二饼低声说。

我吐了口浊气说,牛逼了,开着所长的座驾溜达,这级别一般人享受不了吧?也不知道天门的人给他砸了多少关系出去。

我又拍了拍唐贵的肩膀说,晚上我打算在你的摊位宴请贵客,贵哥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啊。

“来我的烧烤摊宴请贵客?三哥你没开玩笑吧?”唐贵摸了摸鼻头。

我笑哈哈的说,当然了,他们的那个档次也就配得上一顿烧烤,对了!晚上我要是问你有没有超过五块钱的肉串,你就说没有哈,给我把饭费压缩到一百块钱以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