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 放了我朋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瞅这架势,我就知道坏菜了,而且看情况,惹来的麻烦还不小呢,这帮穿黑色西装的汉子基本上都是二十七八岁,正处于当打的年纪,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人,绝对是大有来头。

眼下朱厌、王瓅都没来,我身边除了李二饼几个协警没有任何帮手,要不再等一会儿?我脑子快速转动着,想到这儿我掏出手机给王瓅打了个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王瓅告诉我堵车,我左思右想了半天,所谓“患难见真情”,我想要唐贵入伙。就得拿出来真心对待他,等到朱厌他们赶过来,估摸着唐贵都被人打成半死了,我眉头一皱,点燃一支烟慢悠悠的走过去。镇定自若的问道:“怎么回事?”

大排档的门口的烧烤架被人给踢翻了,木炭、肉串子散的满地都是,挡了六七个大汉,手里都攥着镀锌铁管,被我这个突然冒出头的人给弄迷糊了。一个穿西装脖颈上戴条大金链子的黑胖子指着我骂,赵成虎,这儿没你屌事儿,给我滚一边去!

“哟呵,你认识我啊!那你肯定知道我是干嘛的吧?”被他直接点破名字。我瞬间乐了出来,笑呵呵的抽了口烟。

黑胖子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骂:少特么拿你臭警察的身份吓唬我,别说现在你是下班时间,就算你是上班时间能把我怎么样?老子姓孔名豹,你脚下踩的这块地方都是我们孔家的。惹火老子,随时告你非法入侵私人领地。

我“哦”了一声,冷笑说:敢情是大名鼎鼎的孔家人呐,我说怎么一张嘴就股子鞋垫味儿,另外别拿私人领地说事儿,老子懂法,你们孔家对这片土地只有使用权,没有拥有权,只要老子是警察,甭管上班下班都随时有权利检查,我现在怀疑你身上藏了违禁药品,身份证拿出来,双手抱头蹲下!

“好啊,执法证呢?搜查令呢?你的工作证呢?随便拿出来一样,我马上配合检查!要是拿出来,小龙报警,就说有人冒充警察敲诈勒索!”黑胖子一点不带鸟我的,得意洋洋的两手抱在胸前,冲着我伸出手掌,那副模样似乎早就吃准了我什么都拿不出来。

因为我是今天才刚刚去报道。工作证还没有做出来,狗东西对我知根知底,显然是派出所里有熟人,而且看他五大三粗的模样,也够呛能想出来这么完美的说辞。我估计背后肯定有人教他。

我被这逼一下子给怼住了,干笑着轻轻捶了下他胳膊说,跟你开玩笑的,你看你那么认真干啥,我和令杰是哥们,大家都是自己人,今天我还约了他到这儿喝酒呢,这不是看你们在砸场,好心过来问问啥情况嘛。

叫孔豹的黑胖子顿时笑了,藐视的上下瞟动我两眼说。想知道什么情况啊?行啊,恭恭敬敬的喊声豹哥听听。

对我来说,脸皮这玩意儿可有可无,今天他敢踩在我头上晃悠,明天我就敢跺在他坟头摇头,我抽了抽鼻子朝他抱拳道:“豹哥,劳驾您给我小弟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孔豹“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说,其实也没啥大事儿,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唐贵,今天伙同一帮黑涩会把我们孔家在棚户区的保安给打了。孔少让我给他点教训,另外再要点赔偿金。

他的话意有所指,伙同外人?这不是摆明着就说我么?下午我让雷少强和王兴带着人动的手,可是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除了李二饼他们几个。也就是将军带着的那帮小孩儿,这里头肯定出现了内鬼,至于是谁,我再慢慢查。

我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那唐贵现在人在哪呢?晚上我从这里邀请了孔令杰,还指望他给我们烧烤呢,孔少就得意他做出来的烤串!”

正说着话,六个穿着牛仔裤旅游鞋的赤膊秃头汉子拖着一个血淋淋的人从旁边绿化带里出来,被打的那人穿一身劳动布的外套,一个胳膊以奇怪的角度扭曲着,虽然满脸满头的血,但仍能认出是唐贵。

唐贵半闭着眼睛,嘴边耷拉着长长的一条血丝儿,整个脸已经肿的完全不成样子,看清楚我后,他嘴角竟然还朝上微微咧了下,冲我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的火气当时就蹿了起来,虽然唐贵现在还不是我的人,可他毕竟是因为我们才挨的打,而且这孔豹下手也太黑了,唐贵的左胳膊很显然已经脱臼了,老子将来可是要指望他的两只手发财,狗日的孔豹无异于在毁我财路。

一股杀机以势不可挡的速度从我心里涌上来,但我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朝着孔豹微笑说,豹哥!打也打了,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待会孔少可是要来吃饭的。

孔豹阴沉的一笑,没有理我,走过去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唐贵的脸上吼叫,下午是谁打的我们的人?

“是..是你爸爸!”唐贵奄奄一息的抬起脑袋,朝着孔豹的脸上就吐了口唾沫。

孔豹当时就怒了,摸了摸脸上的唾沫星子,一脚踹在唐贵的肚子上,大骂:给我打!不老实交代就打断他的腿,草泥马的!

六个壮汉将唐贵扔到地上。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狠跺。

我就站在旁边冷眼看着,孔豹叼着烟斜眼看向我大笑:赵成虎我听说你现在从棚户区当看门儿,请问有没有看清楚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打伤我们的人了?

“真没看清楚是谁打的王八,我觉得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就得了,做事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一般都生儿子没屁眼,豹哥您说呢?”我死死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这个时候看到一辆大红色的“别克”轿车由远而近开过来,朱厌和王瓅一块从车里走下来,我的底气瞬间就足了。

孔豹鼻子一哼,两股烟气冒出来说:“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破摊就不用再开了,老子的车往后天天搁这儿停着。”

看到王瓅和朱厌朝我们这个方向走过来。我脸色一冷,转动两下脖颈,做好了干仗准备,吐了口青烟冷啸:“愿意搁这就搁这吧,你人也别走了!”

“你他妈的算哪根..”黑胖子指着我鼻子就跳了起来,不等他把话说完,我直接把烟头往他脸上一弹,趁他分神的功夫,一拳头砸在他的鼻梁上,接着抬起脚使尽全力的踢出去一记“砍踢”,正扫中孔豹的两节小腿儿,把他重达一百八十斤的身躯踢的向后倒出去几步,当场砸倒后面三四个汉子。

紧跟着我扑上去,朝着另外几个汉子一顿猛挥拳头,我出拳极重,招招往那几个家伙的鼻梁上招呼,瞬间就放倒了两个人,其余人立马反应过来,挥舞着铁管、棒球棒砍了过来。

我赶忙往后倒退,顺手从烧烤架旁边捡起来一把刀。朝着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就劈了上去,手里的钢刀极其趁手,应该是唐贵平常用来切肉的家伙式,一刀干趴下一个壮汉后,我不退反进,卯足劲挥舞胳膊,片刀从我手里上下翻飞,径直往人脑袋上劈砍。

反正朱厌和王瓅就在我身边,我也不怕会被他们怎么着,今天就算是天塌下来,朱厌肯定也有法子护我周全,所以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多干趴下一个赚一个,出招又狠,几乎刀刀见血。俗话说的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把那帮汉子顿时给怔住了,一个个也不敢再往我跟前凑。

我一脚踩在孔豹的脑袋上冷喝,放了我朋友!

“你特么..”孔豹张嘴就骂娘。

我没跟丫废话,甩开胳膊就是一刀砍在他后背上,狗日的疼的“嗷”喊叫了一声,我拿脚更用力的碾压了两下他的脸呼喝:放了我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剑拔弩张的呢?”我话音刚落,身后猛不丁传来阎王的声音。

“赵成虎,你他妈欺人太甚了!”孔令杰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我没有回头,眼神冰冷的盯着孔豹的脸低吼:最后一遍,放了我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