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 乐极生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听到自己主子的声音了,孔豹瞬间来劲了,气焰顿时间变得又嚣张起来,趴在地上张牙舞爪的指着我怒骂:赵成虎,有能耐你他妈弄死我!弄不死老子,你全家都是我养的!

“头一次听到这么过分的要求,不过我满足你!”我攥紧家伙式冲着他的脑袋就狠狠的劈了下去。

“赵成虎,你他妈给我住手!”孔令杰从我背后暴怒的大吼,听声音他应该是朝我冲了过来。

我仍旧没有回头,很坚决的落下了刀,孔豹惨叫一声,疼的昏死过去,我相信肯定会有人为我解决掉这个麻烦,果不其然,朱厌和王瓅没有让我失望。

孔令杰喊完话。朱厌淡漠的声音同时响起:退后!

“孔少别冲动。”阎王的声音随即想起,估计是他拦下盛怒的孔令杰,他从朱厌的手中吃过亏,肯定清楚朱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一刀干晕孔豹,我踩在他脸上。朝着对面的那六个包围唐贵的汉子冷笑说,放了我朋友!

几个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敢动弹。

孔令杰的从我背后大吼:滚!一群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几个汉子如释重负快步开上堵在烧烤摊前面的汽车离开,我深呼吸一口,走过去将唐贵搀扶起来。俯到他耳边轻声问,你没事吧,朋友?

“谢了,兄弟!”唐贵满脸全是血污,竭力抬起脑袋朝我挤出一脸笑容。

兄弟和朋友。一词之差!却标志着他对我态度的转变。

我扶住他胳膊微笑说:这声兄弟不白叫,我肯定替你讨要一个公道。

“咳咳咳..公道不好要。”唐贵咳嗽了两声。

我从他背后轻拍两下,示意旁边的将军他们几个小孩搀住唐贵,然后才转过去身子,装作刚刚看到孔令杰和阎王的模样。一脸惊喜的开腔:孔少,阎哥,来了啊!让你们看笑话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阎王和孔令杰并排站在一起,朱厌懒洋洋的挡在他们前面,王瓅堵在二人的身后,四周全都是看热闹的男男女女,孔令杰脸上如同罩着一层锅黑似的铁青,阎王倒是表现的很平常,朝我摆摆手说,三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笑盈盈的摇头,路过孔豹身边的时候,当作没看见,直接一脚踩在他身上踏了过去:“没事儿,几条野狗瞎咬人,砸了我的摊子,也不知道狗主人是怎么管的!”

孔令杰鼻子“呼呼”出气吼叫:你的摊位?这棚户区全都是我孔家的产业,哪块地方姓赵?赵成虎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我错愕的长大嘴巴,盯盯的看向孔令军问。孔少是不是最近缺觉了?脑子退化那么厉害,您再好好回忆回忆,这间烧烤摊到底姓啥。

下午的时候,唐贵告诉过我,整个棚户区。只有他的烧烤摊不属于孔家的房地产公司,他父亲老早以前就在这片卖烧烤,那几年挣了点钱,干脆就把这间地方买下来,过成了自己的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孔家的房地产开发商,基本上不会对他硬来。

孔令杰咬牙切齿的低吼:就算不姓孔,那也不可能姓赵?

这个时候休息了几分钟的唐贵,缓过来气儿。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站在我旁边昂头说:“为什么不可能?我刚刚一块钱把这块地方卖给三哥了,三哥你还没有给我钱呢!”

我知道这是唐贵在配合我故意气孔令杰,笑呵呵的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块钱的大票递给他说,不用找了,剩下的是小费!

“谢谢三哥!”唐贵这声谢谢,简直就是点睛之笔,把孔令杰气的当场就要暴走,当初孔家出三百万没有从他手里买了这块地,我只用了十块钱。可想而知孔大少此刻内心的愤怒。

朱厌瞟了一眼唐贵的变了形的胳膊,低声说:我帮你!

两人一块往旁边走去,我似笑非笑的盯着孔令杰的眼睛,他胸口一起一伏的剧烈翻滚。

眼瞅着我俩又快要掐起来,阎王轻轻靠了靠孔令杰的胳膊。朝着我微笑说:三哥,这些事情咱们回头再聊,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和解你和孔少之间的矛盾嘛,给我几分面子,咱们坐下来慢慢聊。

“妥妥的,给我五分钟哈,我处理完事情,马上就谈!阿贵,招呼兄弟们把屋子收拾干净,烧烤架支起来,多烤点肉串子,待会好好招待孔少和我阎哥。”我冲唐贵使了个眼色,拎刀又走回孔豹的跟前。

孔豹刚刚苏醒,疼的一张肥脸都扭曲起来,一个劲地发出“嘶嘶”声,我拍了拍他的脸颊问,怎么解决你砸烂我摊子和打伤我员工的事情,不行的话,咱们就经公处理吧。

我这话摆明了就是说给孔令杰听的,孔豹眼巴巴的望向自己主子。

我甩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他脸上骂:少特么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我和孔少是好朋友,他的人性我还能不了解吗?人家就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二逼!

孔豹委屈的捂着脸小声说,我赔钱!

“稳妥,就乐意和你这种性格豪爽的人谈买卖,我这个人讲理,你砸烂我摊子的东西,而且还打伤了我的员工,对他的身体和心理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让你赔一百万,不过分吧?”我抚摸小狗似的摸了摸孔豹的脑袋。

“一百万?赵成虎,你他妈怎么不去抢?一百万能买不知道多少这种烂摊子!”孔令杰率先暴跳如雷,唾沫横飞的开骂。

我淡定的笑了笑说,抢钱哪有讹你来的快?老子这生活木炭是菲律宾的百年红松木。羊肉串是新西兰的进口羔羊,从小都是吃人参、鹿茸长大的,还有烧烤师傅曾经是在国宴上给外国领导人亲自烧烤的,要他一百万过分吗?孔少要是需要发票,我分分钟给你变出来,反正我手下有不少人在扮假证!

孔令杰一把推开阎王,一瘸一拐走到面前,脸红脖子粗的嘶吼:你讹我?

“就你这个智商,在我们村里都不适合插秧!明知道老子讹你,就别主动给我送钱,上午我用你赏的五百万雇了二百号小弟,还买了十条半自动,全都埋伏在棚户区附近,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肯定会冲进来把你剁成肉泥。你信不?”我昂起脖颈,拿俯视的眼神打量他,他比我个头稍微低一点。

“去尼玛!”孔令杰一把攥住了我胸口上的衣裳,抬起胳膊就要揍我。

我不躲不闪的迎着他拳头把脸凑了过去,贱嗖嗖的说:谢谢孔少送钱,您真是老天爷给我这个穷逼安排的送财童子呐。

狗日的拳头眼瞅着要碰到我脸上,硬生生的挺了下来,一把推开我谩骂:无赖!

“承蒙夸奖!”我故意站成圆规的造型,一条腿得得瑟瑟的抖动。

“还不快滚!”孔令杰有火冲我发不出来,只能一脚踢在孔豹的屁股上咒骂,孔豹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走,我直接揪住他的脖领,轻飘飘的说:走可以,但是把账结算一下,一百万,不划价!谢谢!

有句老话说的好,“乐极必定生悲”,孔令杰咬牙切齿的从怀里掏出支票簿,眼瞅着一百万马上到手,我还没来得及高兴。这个时候异状突发,唐贵那个外号“将军”的表弟,不知道从哪抄起一把刀子,猛的从棚户区里冲出去“噗嗤”一下捅在孔豹的后腰上,一边“噗,噗”的狂捅,将军一边狰狞的大吼:草泥马!打老子,让你老子!

孔豹重重的躺倒在地上,身体不规则的抽搐起来,眼瞅着是要活不成,而将军仍旧没有打算放过他,没头没脑的仍旧继续手上的动作,他的脸上、身上全都被鲜血给染红了。

“卧槽!”我当时就懵逼了,赶忙跑过去推开将军,打孔豹一顿无所谓。砍他两刀也没啥,可要是把他给弄死,这事情可就闹大了,这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将军这个逼崽子被我推开以后,竟然坐在地上朝着我阴森的一笑说:三哥,按照您的吩咐搞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