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 篓子大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森然的咧嘴一笑重复道:三哥,按照您的吩咐全部搞定了。

他脸上挂着一抹嗜血的凶狠,手中的匕首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淌血,孔豹躺在他脚跟前身体不规则的抽搐,眼瞅着进气多出气少,是活不了了,周边围观的人群齐刷刷的倒吸一口凉气,旁边的阎王和孔令杰也全都一眼不眨的看向我。

我傻眼了,彻彻底底的傻了,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赵成虎,草泥马!指使手下杀我堂哥,你胆子也太肥了吧!”这个时候孔令杰猛地冲过来,一拳砸在我脸上,把我给打躺下。着急忙慌的跑到孔豹的跟前,使劲摇晃他的身体悲鸣:阿豹,豹哥你醒醒啊,来人啊,快喊救护车!

阎王很配合的掏出手机打电话。我这才如梦初醒一把揪住将军的脖领大吼:说!谁特么让你陷害我的!

将军一脸的木然,眼神呆滞的反问我,三哥你怎么了?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下午你给了我三万块钱让我做掉孔豹,还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五万的,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赖你麻痹!草泥马。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他脸上,将军仍旧在叽里呱啦的喊叫,我那会儿是彻底急眼了,完全奔着要他命去的,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他脸上招呼。

猛然间朱厌奔了过来,直愣愣的挡在我们中间,拿后背挡住我,回头皱着眉头低喝:冷静!

我这才注意到,朱厌的左手死死的攥住将军的右手腕上,而将军手里的那把匕首刀尖距离我小腹只有不到四五厘米。狗日的将军是想连我一块给弄死的,朱厌握住将军的手腕一个反扭,卸去他手上的匕首,接着将他给按在地上。

将军扯开嗓门吼叫:赵成虎你不守规矩,大不了咱们就玉石俱焚,老子会亲口承认是你让我干的。

“我去尼玛!”我拔腿就要上去踹他,王瓅也慌忙拦住我,凑在我耳边低声说,三哥别冲动,现在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呢,你越是攻击他,越显得咱们心虚,不要慌!

我“呼呼”的喘息两口,扭头望了眼四周,孔令杰悲镪的搂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孔豹嚎啕大哭,那副模样好像他们真的是兄弟情深一般,阎王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我,嘴角上扬,眼中出现了一抹得意,至于唐贵则目瞪口呆的站在大排档里面。显然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阴我!”我咬牙切齿的瞪向阎王。

阎王立马夸张的长大嘴巴,指了指自己的脸,又看向我说:三哥你魔怔了吧?这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你买凶杀人,和我有什么关系?算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能理解他内心有多紧张,要不你赶紧走吧,待会出警组和巡逻组的同事到了,那麻烦就大了。

阎王会这么好心让我走?我心底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反应过来,如果我敢走的话,买凶杀人的名号就坐实了,到时候就算跑回崇州市也是个通缉犯,永远也解释不清楚,警局有我的详细资料。我跑到天涯海角也没卵用,可是不走的话,待会出警组的人过来,肯定会把我当成嫌疑人先铐起来,我人只要进了看守所,想要再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这一招,真损!直接整的我进退不得,眼下我唯一的机会就是让将军改口,可是看这逼熟练的背词,显然是提前就被阎王或者孔令杰给买通了。只是这两人太狠了,为了整我搭上去两条人命,孔豹的死已成定局,将军杀人也是定局,孔令杰和阎王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将军反咬我一口!

我歇斯底里般的大吼:“朱哥,让将军说实话!”

“谁让你..做的?”阎王阴冷的握住将军的手腕,将军像是没听到似的高声嚷嚷:“赵成虎,你这个卑鄙小人,让劳资杀人现在却赖账,你给我等着...”

“说!”朱厌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咔嚓”一声脆响,将军“啊啊”的惨叫起来,朱厌还想再继续的时候,那小子脑袋一歪昏迷过去。

阎王冷眼走到我对面冷笑,赵队,你应该很清楚吧?屈打成招是没法作为证据呈上法堂的,大家都是朋友,我师妹也没少受你照顾,听兄弟一句劝,你先走人,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避开这个风口浪尖。

要是没有王瓅从中间拦着,我一定跑过去撕烂他的臭嘴,我喘着粗气低吼:“阎王,我和你到底多大仇,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阎王摇摇脑袋说,你现在情绪太不稳定了,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说罢话他不再理我,而是自顾自的走到孔令杰的旁边低声安抚。与其说安抚,我更觉得两人像是在庆祝,他俩全都侧头看向我,嘴角都泛着一抹冰冷的笑容。

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事到如今,形势已经很明显了,这两个狗犊子联手整我,目的就是把我给逼入僵局,不管我现在是走是留,这石市恐怕都很难再呆下去了。

这个时候唐贵步履蹒跚的走到我旁边,声音很轻的说:“三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边的监控录像我会想办法清除掉的,如果..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先暂时躲几天吧,我相信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朋友还是兄弟?”我牙齿咬的“咯嘣咯嘣”脆响,盯着唐贵嘶问。

唐贵犹豫了一下,声音不大,但是足够洪亮的回答:兄弟!

我深呼吸一口气,心里已经打定的主意,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的话,不光要背负通缉犯的名声,崇州市恐怕也很难容身,要知道现在死的人可是姓孔,以孔家的权势。一定会逼到崇州市的,很有可能会有趁机铲除了王者,所以唯一的法子就是放手一搏,让将军改口,我冲着唐贵说:“那就想办法帮我撬开你表弟的嘴,就算是杀人犯,家人也有机会探监的!”

唐贵迟疑了几秒钟后点头: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一定!我把自己的小命交到你手里了!”我摇摇头,掏出手机拨通了110,然后冲着那边报警说,棚户区发生了命案。

“你信得过我?”唐贵舔了舔嘴唇问我。

我挤出个微笑说,我相信兄弟!

他什么都没说,朝着将军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又侧头冲王瓅低声交代,让强子马上动身去上海,找到我大舅哥,把这里的情况跟他说一下,我房间的窗户台上有个京城韩家的地址,让我大舅哥迅速去搬救兵,记住这事儿千万不要让菲菲知道,她有孕在身,不能着急,然后让王兴回趟临县去找瓜爷,最后通知林昆来石市一趟,他一定有办法找到前几天和我下棋的那个糟老头,那老头姓孔,照例和他把这里的事情也说一下。

王瓅点点头,冲着我低声问:“三哥,你不准备走?现在事情有些棘手,我就怕他们都是商量好的,把你抓起来后直接...”

我倒抽了两口气,掏出烟盒点燃一支烟说,不能走!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放心吧!

如果孔令杰想要直接弄死我,在石市的地头上他有一万种法子,可他一直用的都是这种偷鸡摸狗的小手段,所以我猜他忌讳的是我背后那些若隐若现的关系网,比如京城的韩家,比如已经落魄了的瓜爷,再有就是那个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孔姓老头,所以我想豪赌一把,赌注就是我这条小命!

朱厌走过来,结结巴巴的说:不知道..你的选择是对..是错,但是我可以...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假如你被判死刑...我会把你弄出来...

“劫狱吗?”我吐了口青烟问他。

朱厌重新扎了扎脑袋上的小辫儿,笑着点点头。

“谢了,有这句话我心满足了!假如我真被判死刑,那就是命该如此,你以后可以继续自由漂泊了!不要为我干傻事。”我摇摇头,从他胸脯上怼了一拳头,猛然间鼻子有些发酸,心头说不出来的感觉。

朱厌吭哧的出声:我还想..还想继续当爷..继续睡小姐。

说话的功夫,几辆警车呼啸而来,从车里蹿下来一大群警察,让我迷惑的是这些警察我一个都认识,再看带头人的工作证,竟然是市刑警队的,我心底苦笑,阎王和孔令杰还真是做好了完全准备。

这帮刑警下车后,没有任何犹豫,目标直指我和杀人犯将军,我将嘴里最后一口烟抽完,很痛快的直接把两手伸了过去,一副冰冷的手铐“咔嚓”一下戴在了我手腕上。

临推上警车前,我回头看了眼朱厌,嘴唇蠕动,轻轻喊了声:师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