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 审讯风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坐上警车以后,我的心境反而慢慢变得平稳下来。

人就是这样的,刚刚碰上什么糟心的事情会慌的六神无主,当你不得不去面对和承认的时候,反而心智会变得水一般的寂静,坐在警车里,我有点想笑,晚上下班的时候刚刚刁难过曾亮,我想要换一辆“桑塔纳”的警车,没想到两个小时以后我就坐上了,更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坐上的。

我一左一右分别挨着两个很魁梧的警员,两人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

此刻问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他们既然能准确无误的给我戴上手铐,就说明全都安排好的,甭管我问什么。肯定又会有人拿提前计划好的说辞来堵我的嘴巴。

我索性眯缝起眼睛开始盘算这里面的条条框框。

首先可以确定的就是阎王和孔令杰在联手计划我,兴许阎王白天约我一块吃饭本就是计划里的一个环节,而唐贵被打,将军杀人,栽赃嫁祸这一连串的事件。也应该是安排好的。

不对!我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误区,感觉今天晚上的事情好像是他们刚刚才商量好的,现在细细琢磨起来,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从我分配到“出警队”就已经在进行了,即便我当初没有选择来棚户区。而是换个别的街道,他们的计划也可以照进行不误,这里面曾亮这个王八蛋起到了一个很大的作用,那唐贵呢?他在整个计划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人和人交往很讲究眼缘的,第一次见到唐贵的时候,我就看他顺眼,觉得这个人能交,哪怕现在发生这种事情,我仍旧觉得这家伙应该是蒙在鼓励不知情的,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说服自己的表弟。

很快到了石市刑警大队。没有任何意外我被丢进了审讯室,坐在凉冰冰的铁板凳上面,我苦笑着寻思接下来将要面临的审讯,我的两只手现在都被铐在板凳把手上,一动不能乱动,鼻孔有点痒痒,却又挠不到,那种感觉痛苦的叫人想骂娘。

根据正常的办案规程,我现在属于犯罪嫌疑人,不过也只是有嫌疑罢了,假设将军突然改口,又或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至多被拘留二十四个小时,可是看阎王和孔令杰气势汹汹的模样,摆明了就是想置我于死地,怎么可能给我机会“证据不足”呢。

我正胡乱琢磨着的时候,审讯室的大门开了,两个穿着笔挺制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先是例行公事的跟我讲了讲其中的厉害关系,无非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的口号,我一句话没回应,沉默在这种时候是最有力的回击,如果我一问三不答的话,他们就必须得自己去搜集证据。这些东西当初我全都从警队的培训教程上看到过。

接着一个估摸三十岁出头,满脸横肉的的家伙将脑袋上的大盖帽放在铁皮桌子上,“啪”的拍了下桌面喝斥我:赵成虎你现在一五一十的交代买凶杀人过程,我会向法庭申请对你从轻处理,如果你拒不交代的话,最后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

我瞧了他一眼,懒散的冷笑说:都是一座山上的狐狸,谁也别跟谁讲聊斋,这些前言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我只说一遍。如果你们有证据证明是我买凶杀的人,明天就可以诉讼我,如果没证据的话,二十四小时后,我家人会安排律师来接我出去,另外给我一支烟!

中年人冷哼一声,和同伴对视两眼,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里。

我现在只是有嫌疑罢了,一些公民该享有的权利不会耽搁,我惬意的吐了口烟雾冲着他借着说。劳驾再帮我弄点吃的,对了我不吃香菜和大料,真过敏的话,那就是你们刑警队的责任。

中年人一下子怒了,抄起强光手电筒射在我脸上怒喝:赵成虎你放尊重点。把这里当成什么了?要不要我再帮你找几个按摩小姐松松骨头?

刺眼的灯光晃的我眼睛睁不开,还有一点隐隐的作疼,我一点不带犯怵的喊叫:根据《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嫌疑人如提出合理要求,办案人员应予以同意,别他妈欺负老子不懂法!如果你们要按照法律章程走,咱们就一板一眼的继续,如果你们想跟我玩私刑,我也不是吃素的,出去给你们背后的人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应该怎么办吧,耽误了他们的大事,你们负不了责!

两人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一眼,最终那个中年人走出了审讯室,临走前,那家伙把桌上的监控摄像头也一并拿走了,他一拿走摄像头,我就知道要坏事,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算我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因为没证据。

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离开后,剩下一个瘦的像个小鸡崽似的警员叼着一根烟,微笑的看向我说:成虎兄弟,咱们都是一个系统的,而且也无怨无仇。我也不想过分难为你,而且我相信你也肯定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所有不利证据都指向你,不如你给我们句痛快话,这样你少受点苦,我们也少磨点嘴皮子,等把你送进监狱的时候,我会跟里边的哥们言语一声,让他们多照顾,大家何乐不为呢?

“你就这么笃定我会进监狱?”我眼神一冷,凝声问向他。

他“嘿嘿”笑了笑说,实话实说,这次你在劫难逃!首先将军供认不讳,承认自己杀了人,并且是受你指使,这点是铁打不变的,其次就是案发现场有很多目击者都愿意指证你,包括孔家的孔令杰和你的同事阎王,最后是有个外号地鼠的小家伙承认亲眼看见你给将军拿钱,并且让他做掉孔豹的事情。按照正常程序,我们确实只有权利拘留你二十四小时,但是你要明白二十四个小时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

我耷拉着脑袋沉思了两三分钟后,冲他说:“我想和孔令杰或者阎王见上一面,麻烦老哥帮忙转告一声。放心我不会让你白转告的。”

“我尽力试试吧,忘记告诉你了,待会你可能会受点皮肉之苦,这些事情兄弟们也无能为力,咬咬牙就挺过去了!”他站起身,顺手将桌上的审讯等关掉,临出门的时候,把审讯室里的灯棍也关掉了。

审讯室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我眯缝眼睛适应了老半天才看清楚大概环境,紧跟着铁皮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七八个人,手里都抄着手电筒,进来以后二话不说拎起橡胶棍照着我就是一顿猛抽。

我被固定在铁板凳上,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的瞅着这帮混蛋从我身上拳打脚踢,我死死咬着牙没有喊出声,我越不出声,他们打我打的就越卖力,这几个家伙打人很有方式,全都避开我的脸和脖颈,就是往胸脯和腿上挥舞棍子。

连续捶了我十多分钟后,几个人鱼跃而出,整个过程我一句话没有吱声,把自己的嘴皮都给咬出血了,疼的直“嘶嘶”,刚才黑暗之中我看的清清楚楚,揍我的人里面有孔令杰,也有阎王,这俩狗逼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他们以为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倔强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是不想让他们看笑话,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今天的仇将来一定十倍还回来!

我缓了两口气后,脑袋顶上的灯光又猛然开了,刺眼的灯光照的我半天没缓过来神儿,一道身姿挺拔的身板儿走到我跟前,他先是帮我解开一只手的烧烤,接着递给我一个盒饭,面色正经的唏嘘说:三哥受苦了,你先吃点东西吧,别犟了!有啥说啥,不然吃苦的还是你,我刚才给你师父去了个电话,狗爷听说你竟然买凶杀手,很是愤怒,扬言要把你这个徒弟清除出门户,你这次真的是太冲动了,兄弟我也爱莫能助啊!

来人正是阎王,看到阎王这副虚情假意的模样,我就作呕,我喘着粗气低吼:“阎王,不用跟我玩猫哭耗子的把戏,是非公道你比谁都清楚,你也不用跟我兜圈子,就直接告诉我,你和孔令杰到底想怎么滴吧?想让我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