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6 令人震撼的手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越想我越觉得后怕,咽了口唾沫问,那马哥,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马洪涛摇摇头,很无奈的说: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的权限太小了,即便我有很大的权限,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咱们是警察,首先要对得起帽戴上的警徽,如果案子交给我办理,我也会按照正常的程序调查清楚的。

“活该你丫一辈子升不上去,不懂变通!”我没好气的笑骂了他一句,马洪涛是个称职的警察,从我第一天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我想我们能成为朋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身上有那股子这个社会濒临灭绝的正气,其实他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是在不停的放低自己的底线了。

马洪涛斜眼瞟了瞟我,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里嘟囔。你心咋那么大呢,还有脸笑,我现在最害怕的是孔家人顺藤挖出来钱进、冯建业的事情,到时候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枪毙!

说到后面的时候,马洪涛的声音已经小到和蚊子叫差不多。

“钱进、冯建业...”我一下子被呛住了,过去那么长时间我几乎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掉了,再次听到马洪涛提起来,我紧张的不由打了个哆嗦,是啊!买凶杀人,至多判我个无期。兄弟们从外面跑跑关系的话,兴许住几年我就能出来,可要是钱进和冯建业的事情被挖出来,到时候我真得把牢底坐穿了!

马洪涛左右看了看,凑到我脸跟前声音很小的说:三子,蓓蓓让我给你带句话,如果你捱不住了,叫我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然后跟她走,具体去哪,她说你清楚!

我抽了抽鼻子喃呢:“跟她走?你会放我出去吗?”

马洪涛脸色僵硬,嘴巴一嘬一嘬的使劲抽着烟嘴,犹豫了老半天后,才像是认命的点点头说,会!即便我一直都清楚蓓蓓其实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知道她有不同凡响的背景,一直都知道我和她恐怕永远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我仍旧希望她能过的幸福,哪怕最后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也无所谓的,三子,你必须得答应哥哥,假如你真跟着蓓蓓走,将来一定要对她好点。

“如果你把我放走了,最后会怎么样?”我一脸认真的望向他。

他抓了抓后脑勺憨笑说,不知道。估计刚刚暖热的肩章又得被撕下去吧,再倒霉一点,可能直接扒了我这身警皮,完事把我丢进监狱里蹲两年,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反正哥孤家寡人一个,去哪蹲着都是一个人。

马洪涛的脸上挂着憨乎乎的笑容,很无奈却又异常的坚毅,我抽了口烟说:“你见过有兄弟坑哥哥的么?”

他眼珠子来回咕噜了两下后,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回答:见过,好多兄弟不和,因为家产大打出手的多了去,怎么了?

被这个一根筋怼的我立时间有些无语,我撇撇嘴说:“没事儿,我随口问问。行了!别替我担心了,算命先生都说我天生帝王相,这辈子大富大贵命,我不会跟着蓓蓓走的,一定会有贵人相助,你帮我整点吃的去吧。”

马洪涛点点头,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走出去几步后,又掉转身子回来,冲着我晃了晃脑袋说。我现在哪都不能去,万一我前脚走,后脚就有人过来整你,你白遭罪。

我欲哭无泪的说,哥啊!关键我现在真心饿的够呛。人死屌朝上,该来的肯定会来,你把心收进肚子里,麻溜去通知朱厌一声,让他帮我到京城找韩家,这才是真正救命的大事儿。

马洪涛迟疑了一会儿,将手铐戴在我手挽上,故意把口开的很大的说,我把手铐给送了,如果有人敢进来欺负你,你该还手还手,审讯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会有人外露的。

“稳妥!”我来回试了试,两只手确实可以自由的抽出手铐,冲着他昂了昂脑袋。

等马洪涛出门,我刚才的满脸堆笑才瞬间消失,有些苦恼的给了自己一把嘴巴子骂,让你丫装逼,让你丫装月老,明明有机会逃走,非把自己往死路上推,活鸡八该!

刚才拒绝了马洪涛,和安佳蓓一块走的建议,我就等于是把最后一个万无一失可以离开刑警队的机会也给推掉了,我没法做到让善良的马洪涛因为我遭受牢狱之灾。更没办法以爱情为名,跟随安佳蓓远走高飞,现在对我来说,机会已经变得越来越渺茫。

除了能等待将军和那个叫地鼠的小混混反口供以外,唯一的指望就只剩下韩沫了。孔令杰和阎王这次准备的这么充分,想来肯定不会让我的人那么轻易找到帮手,现在真的变成了赌命!

一想到将军和地鼠,我就恨的牙根都痒痒,连带着也特别憎恨那个叫唐贵的混蛋。狗日的长相看似忠厚,结果却辜负了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倚靠着审讯椅,仰头望向天花板,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现在真的是有点无计可施了,头一次有种待宰羔羊的感觉,我郁闷的“啊!”大吼一声。

马洪涛很快回来了,提着两盒快餐和一瓶饮料,把铁皮门关禁后,他的脸色就变了,冲着我说:三子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情了?”我从他手里夺过来饮料,拧开瓶口“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瓶子,让关了半晚上,我嗓子眼都快冒烟了,我觉得现在天大的事情都跟我没啥关系,无非就是孔令杰他们又想到了什么把我逼入死局的馊主意罢了。

马洪涛焦急的说,王兴带着人把孔家在裕华区的别墅给围了,我刚才听那边的同事说,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全都是人,两边好像还爆发了几次冲突,王兴他们打伤了好几个孔家的保安,现在市区、裕华区派出所,都派出去了很多警察拉人,听说已经关起来一百多号人了。

“卧槽!王兴咋这么冲动呢!”我把扒拉了两口饭,瞬间被呛住了,咳嗽的朝马洪涛说,快!把手机给我用用...

进审讯室之前,我的手机和钱包都被没收了。

马洪涛拿出电话递给我,我刚接到手里,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一大堆乱码数字组成的电话,我疑惑的问他,这是什么号码?

马洪涛不解的摇摇头,顺手接了起来,“喂,喂”了几声后,马洪涛脸色古怪的把手机递给我说,找你的!

我把电话贴到耳边,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声音,三哥我是唐贵,我现在用的是网络电话,声音也进过一些处理,你别说话,只需要听我说就可以了,王兴他们去围攻孔家别墅,是我下的命令。

“你?”我一时间有些懵逼。

唐贵接着说,对!我写了一些电脑代码把公用电话号改成了你的,然后就把声音稍微处理了一下。你别着急,我的意思就是要让警局的人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因为今天晚上孔家的银行户头从十一点开始,将每隔一个钟头就会少一百万,我怕他们被孔家的疯狗咬伤,索性借助警察的手将他们关起来,既可以保护他们,又能够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嗯,你接着说!”我心底的震撼,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在做梦一般,就凭借一台电脑,唐贵居然可以一个小时盗走孔家一百万,这造钱速度比印钞机怕是都要快上很多吧。

唐贵停顿了一下后接着说,下午把我棚户区的两套房子卖给了孔家,目的就是弄出来他们的电脑的具体IP,三哥你放心吧,待会我会利用网络电话,再给孔家的那些当权者们都挨个打电话,只交代他们一件事情,什么时候把你放出来,什么时候银行卡上的钱就不会再减少。

我被惊的半晌没有说出来话,主要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唐贵接着说,三哥我需要给您道个歉,因为我表弟的财迷心窍才让您遭受这么大的伤害,我之前说过,咱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我肯定要做兄弟应该做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给弄出来的,而且是让孔家人求着你出来,我保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