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 我们是来接您出去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贵一个接一个的劲爆消息惊的我半晌说不出来话,那头听我半天没出声“三哥,三哥”的喊叫起来。

我干咳两声缓和了下精神说:“我在听,你继续说你的!”

唐贵开腔说:你安安稳稳的呆着就成了,他们问什么都不需要回答,我也有研究过《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只要咱一天不认罪,他们就一天不能把咱们怎么样,充其量是关到看守所,到时候我会让孔家人心疼的求着你出来。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我能信得过你吗?

“兄弟!”唐贵沉默了足足能有五分钟后,一字一顿的回答。

我抽了口气说,稳妥!外面的事情帮我多操点心吧。

我记得李二饼说过,唐贵是当年的高考状元,能当上状元的人。智商和情商绝对不会太低,至少肯定要比我高的多,我当年考初中都费了不小的劲。

挂掉电话后,我的心情瞬间大好,大口大口扒拉起盒饭来。如果不是非常时期,我都想让马洪涛帮我整两瓶二锅头过来庆祝,一个钟头赚一百万是啥概念?我这么说吧,洗浴中心连带着胜利大街那些店铺每月的保护费,总共合起来一个月也就三十万多一点,这一宿下去我都不敢想象唐贵具体倒腾出来多少钱。

望着我大快朵颐的狂甩腮帮子,马洪涛满面揪心的说,三子我说你心咋这么大腻?王兴他们现在公开对抗军警啊,这要是让抓起来,我告诉你至少关半个月以上。一些有案底的人,让查不出来指不定得判刑呐!这回你们王者在石市是彻底出名了,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谁敢包围孔家。

“那不是以前我没来石市吗,我要早来了,孔家早就被包了,行了马哥,妥妥的,王兴他们不听话,就把他们抓起来,好好的教育一顿!不用给我面子。”我闷着脑袋往嘴里塞饭,冲着马洪涛吧唧嘴说:这家的烧腐竹味道不错,明天还从他家买饭哈!

马洪涛气的跺跺脚骂我,你丫就作死吧,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你知道孔家在石市什么地位吗?孔家的那位老爷子是什么地位吗?

“爱谁谁呗,我为毛非要知道,他们知道我是谁不就得了!”我惬意的打了个饱嗝,冲着马洪涛比划了个“Y”的手势说,来支烟润润喉!

马洪涛恼怒的给我递给我一支烟,我眯缝眼睛吞云吐雾的贱笑,马哥你在看守所肯定有认识的朋友吧?这样你去上报吧,就说我什么都不招,请求把我移交到看守所去!

马洪涛瞪着两只牛眼戳我胸脯大骂:你是不是要疯?把你送进看守所,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出来吗?到时候证据确凿。法院的审判书一下来,你就洗干净屁股准备坐牢去吧!

我弹了弹烟灰说:“放心吧,这场牢狱之灾免了!待会记得帮我安排一个单间哈,我脾气不好,别回头谁在招惹我。我把谁给打伤了,到时候更麻烦!”

马洪涛铁青着脸说,你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

我嘴角朝上一咧,坏笑说:你和蓓蓓的婚礼费用我包了,结完婚到蜜月旅行我也全权负责。

马洪涛上手探了探我额头,疑惑的说,没发烧啊,怎么已经开始说胡话了?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还特么婚礼,我都快给你准备葬礼了!

我点点头说,无比了解!马哥你别管了。听我的安排就成!你要是现在还推三阻四的,那不是帮我,完全是害我,真的!

马洪涛撇嘴瞄了我半天,最后气呼呼的甩开胳膊走出了审讯室。

我选择相信唐贵,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安全,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却有种完全能够生死相依的信赖,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唐贵骗了我。我相信雷少强和朱厌也一定有办法把我从看守所里弄出来,只不过那是最坏的打算。

一个多钟头后,马洪涛带着两个刑警进门,马洪涛板着脸呈给我一张“刑事拘留通知单”,低沉的说:看仔细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吧。

“谢谢!”我草草的扫视了一眼,戴着手铐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手印。

接着我就被他们带出审讯室,拉进了一辆警车里,往看守所行驶的过程,马洪涛仍旧不死心的冲我眨眼问,赵成虎,你现在如果想起来什么要交代的,咱们可以继续回去谈。

“我没什么交代的,人不是杀的,也不是我指使的!”我坚定的摇了摇脑袋,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马洪涛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知道骂谁,使劲拍了自己大腿下丢出去“妈勒个把子!”

将我送去看守所,例行公事的先检查了一遍我身上,将我的鞋子给脱掉,衣服和裤子凡是有拉锁的地方也全都给去除,马洪涛可能提前交代好了,两名狱警直接将我带到了一个单人号里。

这间单人号很小,大概也就七八平米,屋里除了一个自来水管,就是铺在地上的一层席子,马洪涛站在门外训我:现在还不晚,如果你想清楚了。随时可以让狱警联系我,咱们慢慢谈!

“我没什么想谈的,如果方便的话,拜托明天帮我拿几本经济学方面的书过来,谢谢了!”我盘腿坐在席子上朝着他咧嘴微笑。被送进号子里,手铐可以完全解除,我反而感觉轻松了很多。

马洪涛“唉”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了。

等他走远后,我才从地上爬起来。甩了甩发麻的手腕,小声嘀咕:唐贵,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从号子里来回转悠了半天,我又开始趴在地上做俯卧撑,这地方常年不见光。感觉阴森森的,我寻思出点汗,把自己累得没力气,刚好可以好好睡一觉,只当是来这里面度假休息了。

做了二百个俯卧撑,我又连续对着空气练习了二百下看“砍踢”的动作,感觉有些困了,躺到席子上就到头就睡,这一觉睡的特别不安稳,好几次我都从噩梦中惊醒,不是梦见自己被判了死刑,就是梦见阎王把苏菲给我死了。

号子里没表,窗户口永远都是漆黑一片,我也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再一次从噩梦中醒过来,我咬牙切齿的低吼:这次出去一定要先干掉阎王,这家伙太危险了,比孔令杰还要危险的多,苏菲在天门,他随时都有机会去害苏菲!

我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子安慰自己,梦都是反的,梦里他们要弄死我,说明现实里快要被我给弄死了!

癔症了半天睡不着了,我索性爬起来再次开始做俯卧撑。

做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狱警打开门,递给我五六本厚书,一语不发的又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蔑视的上下瞟了我两眼,我当作没看见,坐在地上翻看那几本书名,《经济学入门》、《论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一个个书名看着就让人直犯迷糊。

不过我强忍着瞌睡,开始一页一页的慢慢翻看,王者想要发展,想要形成规模,就必须在经济上成为一支独特的产业,还是以前韩沫跟我说的那些话,如果我手里握有几家万人的工厂,即便是犯点小错,很多事情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重要的是我如果想要跻身上流社会,就必须要懂他们的规则。

我认认真真的翻看书籍,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玩。我一个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的阶下囚,不好好琢磨怎么出去,竟然还在幻想如何进入上流社会的,不怪人家狱警对我眼神轻蔑,他或许都认为我肯定是脑子被门给挤坏了。

理想归理想,现实总是很残忍的,毕竟我的文化程度有限,高中都没毕业,看这些经济学方面的书,实属有些深奥,费了半上午的劲儿,也才看两三页,而且还弄不懂大部分词汇到底是嘛意思。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出去以后参加个什么辅导班的时候,监房的铁皮门开了,阎王和孔令杰一起出现在我面前,孔令杰的脸上有个很显眼的巴掌印,阎王的脸色也不是太好,两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我撇了他们一眼,继续低头看书,完全把他们当成空气,最终阎王笑着走到我面前,蹲在我身边,递给我一支烟开腔,三哥忙着呢?那啥,我们是接你出去的,之前孔豹的事情是个误会...

“误会?不会吧,不是都有人指证是我买凶的嘛。”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装腔作势的“呵..呸!”吐了口粘痰,直接吐到孔令杰的鞋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