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苦练七十二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苦练七十二变

我嘴巴顿时间咧成了O形,错愕的盯着他看,本来我以为我能从看守所里抽烟、看书已经很牛逼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能把武器给带进来,这是何等的“卧槽”,要知道这地方可不是宾馆、洗头房,想拿什么进来就能拿什么进来,进来之前都是要经过严格的搜身和检查的。

他“嘿嘿”一笑说,我也有人儿,不然你以为我凭啥能住单间呢。

我舔了舔嘴唇,暗暗点头,公平这种事儿,到哪都不可能绝对,哪怕是死,殡仪馆里都分着VIP和普通间呢,这年头有钱能使磨推鬼,确实没啥说不通的,我瞅着他手里的甩棍问,这玩意儿,没啥杀伤力吧?

“没有杀伤力?”他轻蔑的撇撇嘴说:我就是指着这玩意儿,干趴下二十多个年轻小伙。咱老爷们必须得有两根棍子,一根用来捅娘们,另外一根用来保护媳妇,我今天心情好,教你点东西,你要是不爱学就拉倒。

敢情这老小子还是个骚包货,一听他说话。我心里就格外有好感,觉得他跟我一样都属于那种蔫吧坏的类型,我寻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聊胜于无,拍拍手站起来说:学啊,就当是你还我那两根烟的人情了。

他点点头说,那你可看好了哈。我先教你持棍式!

说着话,他的目光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虽然是面对空气,可让人感觉好像是前面站了千军万马一般,他一手握着甩棍,一手微微攥拳,一字一顿说:持棍式,其实就是开干前的准备工作,重心在两腿之间,左手在前用于进攻或者格挡,右手持棍用于进攻,注意的是棍子不要放在前面,因为向前击打的时候,会有往回拉的动作,容易让敌人提前察觉。

看他一板一眼的姿势和解释,我也变得认真起来,这老小伙儿虽说人有点不着调,爱装逼,爱吹牛,不过手上好像还真有点功夫,我学着他的模样,手握空气跟随尝试。

“这个需要注意什么吗?”我虚心的问道。

他点点头,把甩棍收起来,甩手揣进裤子口袋说,之所以选择用甩棍当武器,就是因为这东西小巧灵便,方便往身上带,走到哪也不会引起人注意,当你想要攻击对手的时候,猛然拿出家伙式,用力的向斜下方甩,第一招就已经占了先机,你想想你棍子都挥舞到对手脸上了,他在想起来拿武器,谁讨便宜?

“确实!”我此刻俨然已经化身成了小学生,小鸡啄米似的狂点脑袋。

他得意的咧嘴一笑说,其实使用棍的重心无非几个要领,撩、点、戳、扫、劈!你这个智商全部学会我估计够呛,我就教你两招吧,看清楚了!

“第一招,开天辟地!劈棍,是棍法里最常用的。最有力度的棍法,一般用于正面主动攻击,用力由上向下皮猛劈,用的时候,你就当成自己手里攥着把斧子!”他一边给我示范,一边速度很慢的讲解,每一次出棍都有“嗖、嗖”的破空声。

我点点头。他把甩棍丢给我说,你试试吧。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我手太笨,我居然没接出甩棍,当时就特么尴尬了,他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坏笑着双手倒立靠在墙壁上说:一开始速度别太快了,要不然容易胳膊拉伤,我看你下盘力量挺足的,平常没少锻炼吧?

“还好吧,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跑个步啥的!”我没往下接话,我和他又不熟,不是什么秘密都能分享的。

练习了半个多钟头,我感觉手臂有些发酸了。冲着旁边还在倒立的他说,不是说教我两招吗?第二招是啥?

他一个猛子站起来,拍了拍两手,笑容满面的说:第二招厉害了,第二招叫横扫千军,扫棍,也是棍法里最常用的,主要用来击打对方的两侧,劈棍真对个人,扫棍针对群体,棍尖直扫敌人的脖颈、脑袋,要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他一边说话一边挥舞甩棍,冲着我侧头说:看清楚了吗?

我点点头接过来棍子开始尝试,说实话他教我的东西特别基础。但如果没有人专门指点的话,根本无从下手,也不会掌握到要领,我感激的冲他笑着说了声“谢谢!”

他又开始跟我装上了,摆摆手说:这些都是毛毛雨,很多棍法看似简单,如果不勤于练习。实战中根本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效果,如果你觉得有用的话,记得出去以后请我吃饭。

“稳妥!”我忙不迭的应承。

完事我又练了一会儿,很快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或许是马洪涛提前交代,我的伙食还算不错,有菜有肉的,我瞅着他盆里那俩干馒头坏笑:怎么样?我没给你说瞎话吧?小爷真有人儿。

他捏了捏鼻头,恼怒的一脚把馒头给蹬出去老远,从口袋掏出了手机。

没错!这家伙竟然从兜里掏出来手机,要知道我们这可是在蹲看守所啊,他竟然能把手机给拿进来,这特么是有多牛逼,只见他也不知道跟谁拨了个号码,冲着那头嚷嚷,我要吃火锅!肥羊、肥肉、生菜、空心菜都给我来点!

“哥,你当咱这是在澡堂子呢?咋订上外卖啦?要是不嫌弃的话,拿馒头就着我的菜兑付点吧,反正你晚上就出去了。”我咽了口唾沫,傻愣愣的看向他。

他搓了搓后脑勺,没搭理我,满脸不快的从我身上摸走烟盒,蹲在墙角开始“吧嗒吧嗒”的狠嘬烟嘴,我还以为这个装逼犯就是随口说说,谁知道半个小时后,两个狱警竟然真的搬了一张桌子进来,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炭的铜锅,边上还有几碟精致的小菜。最夸张的是竟然还有一瓶老白干。

这么一对比,我手里的饭菜立马变成了垃圾,牢房里的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火锅味儿,我很没出息的狂吞了口唾沫星子。

不用照镜子我也猜的出来,我脸上此刻一定写满了懵逼,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拿看守所当宾馆,把狱警当服务员使,卧槽,他要是没有牛逼背景,打死我也不带相信的,这可是老天爷赐给我的贵人,不抓紧时间跟他牵线搭桥的话,将来我肯定后悔一辈子。

我赶忙巴巴的跑过去,冲着他贱笑:哥。你看这么多菜,你也吃不了,要不我陪你整两盅?喝酒这玩意儿得有人作陪,要不一个人没滋没味的,你说是不?

他牛逼哄哄的摆摆手,很是装X的跟我灌起了心灵鸡汤:年轻人,你要明白。现在你经历的这些磨难都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蜕变,别眼红我能坐在这里吃火锅,喝大酒,如果有一天,你也经历过我经历的所有,眼珠子就不会鼓的那么溜圆了,不苦练七十二变。怎么笑对八十一难?

“道理我都懂,可我想吃肉。”我抹了抹嘴边的哈喇子。

他没搭理我,自顾自的往嘴里塞肉喝酒,把我当空气似的晾到了一边。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家伙不让我吃就算了,还故意吧唧嘴巴,发出很大的声音,把我听的口水一个劲儿往上翻,煎熬了一个多钟头,他总算吃完了,盘腿坐在我旁边,一边打饱嗝,一边把怀里掏出那根甩棍递给我说,这把棍子我就送给你了!等出去以后,记得请我喝酒哈。

“喝个卵子,你这个自私自利的老混蛋。”我没好气的把脑袋转到别处,这个时候铁皮门开了,一个肩膀上挂着“一杠两星”警衔的中年胖子站在外面喊,张竟天,你妻子来保释你了!

他“嗌”的答应一声,拍了拍我肩膀说:那我先撤了哈。咱们有缘再见!

“常回来看看哈!”我冲他挥了挥手臂。

这家伙绝对是个大狠人,能把手机、武器带进号里不算啥本事,多花点钱就可以搞定,毕竟我们这里只是拘留号,并没有那么严格,可是能在牢房里吃火锅,可就不只是钱的问题了,那需要白道上有相当大的背景。

最后喊他出去的那个狱警,肩膀上挂着“一杠两星”这在公安系统是二级警司,起码副局长的级别,也就是说最少是看守所里二把手,二把手亲自喊他出号,这是有多牛叉?

“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我抚摸着下巴颏喃喃自语,不行,我一定得想办法认识这个牛人,对了,他叫张竟天?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啊,我好像听谁提起来过,我寻思着他应该是石市的什么了不起人物吧,可真是大人物,又怎么会被弄进看守所里呢?我有点摸不着头绪。

等他走远后,我又抓起那本《经济学入门》翻看起来,看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左右,铁皮门再次被打开,阎王和孔令杰再次开门走了进来,我轻飘飘的扫了他们一眼,就又继续低下头继续翻书,同时在心底暗暗嘀咕,什么时候这看守所变成了大车店,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呢?看来不是路不平,还是我不行呐!

阎王笑着走到我旁边低声说,三哥,咱们商量商量接您出去的事呗?

我不耐烦的嘟囔,瞎啊!没看见我正学习呢?

“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给脸不要脸是吧!”孔令杰仍旧没有领悟应该拿什么态度对我,朝着我咄咄逼人的呼喊。

我耷拉着眼帘冷笑说:你当思考不需要时间么?能等,就老老实实的蹲那儿等着,不能等,就麻溜的往外滚蛋!没错,不用瞪眼。就是说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