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 得儿,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马洪涛离开,我盘腿坐在席子上琢磨起来,以后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交往唐贵这个“贵人”。

这个家伙就像是把双刃剑,用的好,可以帮助我日进斗金,用不好,我也可能瞬间就倾家荡产,我们可没有孔家的底蕴,整个王者户头上的资产合起来都不够他一宿玩的,如果说陈二娃是个小偷,那他简直就是个江洋大盗。

通过他跟我打电话的语气完全可以看出来,这兄弟对钱财方面似乎和朱厌一样的淡定,或许他们这种人想要挣钱太过容易了吧,根本不认为钱值钱,那么唯一能维系彼此关系的方式就是感情。我需要拿自己的真感情去跟他好好的交往。

我想如果不是我这次帮着唐贵出头,没有被他表弟给陷害的话,他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帮助我转移孔家的资金,听起来这个计划好像很简单,不过就一句话的事情。谁知道这期中的凶险程度到底有多大,不管怎么说,他这个兄弟值得交了!

按照他刚才说的,孔令杰待会肯定会来找我,看来轻松日子是到头了。我笑骂着拍了拍自己后脑勺骂:真是够欠的,住他妈看守所居然还住出感情来了。

我蹲下身子开始将几本书收拾利落,又简单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最后将那把甩棍揣进了口袋。

“张竟天是吧?出去以后我就赖上你!死活得交到你这个好朋友。”我眯缝眼神,单手插进口袋里把玩起那把甩棍,他送给我的这根甩棍比市面上买的那些要沉很多,而且棍把的地方用一种很特殊的材质包裹,握在手里很舒服。

孔令杰没让我等太久,大概也就是半个多钟头,他在一个狱警的陪同下灰头土脸的再次走进监房里,不同时这回丫跟我装上深沉了,脸上竟然还戴了个黑色的大口罩。

狱警开门将他放进来后,就出去了,我觉得更像是站在门口替他把风,心里不由感叹一句,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少爷就是不一样,饶是我们王者现在从崇州市一手遮天,哥几个谁也做不到能够进出看守所。

“哟,这不是孔少嘛,怎么就你一个人呐?你那个海尔兄弟呢?我阎哥呢?”我背靠着墙壁朝他嘲讽。

孔令杰眯着眼睛,心有不甘的冲我低声说:三哥,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咱们小孩儿之间的事情,不要过分为难家里大人,您就跟着我出去吧,我保证从今往后,咱们当朋友一样的好好的处,即便不能当朋友,起码也不做敌人。可以吗?

我喉咙耸动,故意发出“呵..”的一声,孔令杰赶忙往后倒退,生怕我会又一口粘痰吐到自己脚上,我“嗤”的一下笑了。把唾沫吐到自己脚跟前,冲着他说:孔少变得低调了,我记得当年还在崇州市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何等的意气风发啊,时间过的真快啊!

孔令杰眼珠子转动两下没有吱声,他的五官藏在口罩底下,我也看不出来这货的此刻的表情,我俩互相对视着彼此,沉默了几分钟后,我舔了舔嘴皮说:孔少。基本的礼仪你懂么?把脸露出来跟我对话!

孔令杰迟疑了几秒钟后,把脸上的口罩揭下来。

当时我就笑喷了,孔令杰两边腮帮子完全肿了,尤其是左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鼻孔底下还有残留的血迹,嘴唇片更是粗的像条火腿肠,他朝着我冷面低吼:可以了吧?三哥现在能跟我一起出去了吗?

本身挺阴狠的一个表情,被他给作出来不知道为啥格外的可爱,我很不厚道的笑的前俯后仰,“啪。啪”的拍着地面说:孔少啊,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舔了啥不该舔的东西,梅毒感染了?

孔令杰冷哼一声,再次把我逗得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大笑了几分钟后,我冲着孔大少说:行了!你快把口罩戴上吧。不然我怕我得笑死异乡,实在特么太带感了,孔令杰本身模样长得还是很秀气的,经过不知道谁的巴掌那么一摧残愈发有了种“魁梧”的感觉,笑着笑着我突然闭上了嘴巴,伸手摸了摸自己生疼的面颊,冲着孔令杰厉喝:口罩摘了,给老子!

我这才猛地想起来,我脸肿的其实一点不比孔令杰轻多少,昨晚上阎王那个王八蛋扇我的时候,也是咬着牙掴的,他不情不愿的把口罩递给我,很无奈的说,这下可以了吧?三哥能不能高抬贵脚?

“没问题,不过我有个条件!”我将口罩严严实实的捂好后,严肃的冲着孔令杰说:我要棚户区,作为这次的赔偿,如果你觉得能同意,我立马二话不说跟你走,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还回席子上躺着去,你放心,我不白要,我拿两千万买!

刚才孔令杰亲口承认的,唐贵已经从他家的户头转走了将近两千万,用他的钱买他家的地,这笔买卖问赚不赔。

孔令杰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直接冲我摇头说:你换个条件吧,棚户区绝对不能给你,这个没商量!

“咋地?棚户区底下埋着啥金银珠宝呢?”我提前就想过他不会轻易答应我。所以也没感觉有多失望。

他绷着脸没有吱声,使劲摇摇头说:抱歉,这是家族秘密,除了棚户区不能给你,其他条件你随便开!

“行啊。那你再给我五千万,顺便把阎王干掉,这个条件不过分吧?”我背靠墙壁点着一根烟,冲着他脸,吐了口烟雾。换做以前,我这种挑衅的举动,他恐怕早就动手,这会儿却格外的老实,只是紧锁眉头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赵成虎你已经卷走我家两千万了,不要太过份了!

本来我只是想刺激这孙子跟我动手,完事我刚好试试张竟天刚刚教我的两招到底好使不,暴揍丫一顿,直接出门走人的,谁知道他愣是怂了。

我拿指头戳了戳他的胸口嘲讽:孔少你貌似很没有诚意啊,我总共就提了两个条件,你全都给拒绝了,就不能拿出你孔家人的霸气么?写一张五千万的支票单子,砸在我脸上。让我这个穷逼好好的见见世面。

孔令杰欲哭无泪的摇头:现在你不是穷逼,再继续下去,我真有可能变成穷逼了,三哥我拜托你了,让你的人收手吧,有什么不爽的你冲我来,打我骂我,随你的便!

“唉...看到你现在惨兮兮的模样,我都觉得心疼!算了孔少,我也不难为你了,这样吧,你随便给我弄块地,完事再拿个一两百万意思意思得了,毕竟我这两天也没少挨揍,你看咋样?”我得了便宜卖乖的冲他昂头。

孔令杰犹豫起来,我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说:孔少要是没想好的话,就回去慢慢想,反正几个钟头赚一百万的活儿也不好找,我从哪呆着都是数钱。

眼瞅我撅屁股要往地上坐,孔令杰赶忙喊叫:“我同意!钱我可以当场就给你,棚户区三条街,我也可以给你拿出来一条街,这下满意了吧?”

“爽快人!那咱走着。”我美滋滋的打了个响指。

孔令杰松了口大气,拔腿就要往出走,我咳嗽两声说:孔少你好像忘记什么事了吧?

孔令杰“啊?”不解的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指了指自己双腿说,八抬大轿没有,你把我背出去不过分吧?我这两条腿最近风寒了,昨晚上又被阎王给打了一顿,要是自己往外迈脚的话。可能需要好几天。

我故意把祸往阎王身上引,目的就是让他潜意识里有种自己被阎王坑了的感觉。

孔令杰“嘶”了一声,刚想要骂娘,随即硬是把火气压了下去,慢慢把身子半蹲下,我咧嘴一笑爬到了他的背上,悠哉悠哉的拍了拍他脑门喊:得儿,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