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2 啥叫排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伏在孔大少的背后得意洋洋的哼着小曲。

不用看也知道孔令杰这会儿的脸色绝逼异常灿烂,美中不足的是没能趁住这个机会好好的整治一下阎王这条疯狗,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阎王和孔令杰只是合作关系,这次唐贵转移孔家的户头,阎王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所以他肯定不会因为别人,真跪在看守所的门口自掴耳光。

孔令杰喘着粗气将我从监房里背出门外,一路上我都能听见他咬牙切齿的“咯吱”声,至于出狱手续什么的办理,我一点都不操心,相信孔大少早就迫不及待的替我弄好了。

看守所大门外,整整齐齐的停了十辆黑色的“奔驰S350”轿跑,把旁边停着的一辆绿色的路虎车都给比的格外不上档次,王瓅、胡金、伦哥带着“恶虎堂”的一票兄弟。清一水的黑色西装、黑墨镜,双手背后站在看守所前面等我,黑色西装胸口的位置,用金色的细线勾勒出“王者”两个小字,那股子冲天的霸气。让人看着就血脉沸腾。

看到这场面,我当时心底真的震撼住了,震撼归震撼,更多的是心疼,这帮王八犊子买新衣服我就不说了。十辆奔驰车,这特么得多少钱啊,老子辛辛苦苦的又挨打,又蹲号,也不过才敲出来孔令杰二百万竹杠,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雷少强这个混蛋安排的。

尽管很肉疼,但我心底还是满满的自豪,当初我和胡金、王兴身无分文的跑到石市来,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打下这么大一片产业,虽然很苦,可一切都值了!

“三哥!”五十多号兄弟整齐的冲我弯腰呐喊,气吞山河一般的嘶吼声,把看守所里的一帮狱警都给惊出来了,十多个狱警抱着枪小心翼翼的堵在门口,生怕这群如狼似虎的汉子会冲进去。

“吁,吁!”我拍了拍孔令杰的肩膀说:可以了!孔少该忙啥忙啥去吧,记得抓紧时间把棚户区那条街的手续给我送过来哈,有功夫喊出来阎王,我请你们吃烧烤,毕竟这把坑了你家不少钱!对了,还有件事情,昨晚上我一些兄弟好像围攻了你家别墅,回头打声招呼把他们放出来,这次的赔偿就算了,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无所谓,谁让我这个人老实呢!

我要不说这话还好点,这句话刚说完,孔令杰面色一白。直接“噗”的喷出来一口鲜血,仰头就摔倒在地上,这个时候从路虎车里迅速跑下来两个中年人,将孔令杰搀扶走了。

“啧啧,这孩子气性可真小。”我目送孔令杰的背影。朝着他扯开嗓门喊:替我给家里人问声好!有空我肯定会去拜访他们哈!

孔令杰听到我的话,再次“噗”的喷出来一口血。

我摇摇脑袋喃呢:早知道你这么容易吐血,就应该多气气你的。

“三哥,辛苦了,先换衣服吧!”王瓅提着一身黑色西装微笑的走到我面前,胡金抱了一双新皮鞋,伦哥带着厚厚的手套搬着一个炭火盆,看起来有模有样的。

我低头瞟了眼自己扯开的裤裆,还有脏兮兮的羽绒服坏笑说:这么正大光明的甩出来我的家伙式,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啊?

看守所里的规矩实在太狗带了。进去前必须要把身上所有带拉锁的物件给去除,而且不允许穿鞋子,如果不是看到张竟天、孔令杰和阎王他们,我差点就信了,所谓的“公平、公正”真实存在。

胡金摆摆手,立马走过来几个兄弟把我围成一个圈,我迅速换下身上的衣裳,一个兄弟从车里端出来一盆清水和毛巾,我简单洗了把脸,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口。

完事我回头望了一眼看守所门前那帮惶恐不安的狱警和管教。咧开嘴张狂的哈哈大笑起来,昂首站立,望着面前的几十号恶虎堂兄弟,扯开嗓子嘶吼一声:王者天下!

“王者天下!”胡金、伦哥率先吼叫。

紧跟着五十多号恶虎堂兄弟也跟随我们一齐咆哮:王者天下!

我承认从看守所的大门前如此嚣张的宣泄并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可压抑了太久。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畏畏缩缩的活着,我不想再让那些觊觎我们的势力或者家族凌辱任何一个兄弟,我想要像全石市的势力宣告,我赵成虎带着王者正式入主这座城市!

一番大气磅礴的咆哮过后,伦哥将炭火小盆放到我面前浅笑说:跨过去吧,祛尽晦气,大吉大利!这地方咱们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我点点头,跨过来火盆,接着王瓅摆摆手,恶虎堂的兄弟们训练有素的钻进车里,王瓅替我将打头的那台奔驰车门打开,我堂堂正正的坐了进去,接着伦哥和胡金也一前一后跑上车。

“三子,我让人把望月楼包下来了!兄弟们先给你接风洗尘吧!”伦哥开车,回头笑呵呵的冲我说:“望月楼是孔家的产业,我了解你的脾气,势必想要出口恶气,那咱们就到他们的眼皮底下去消费!”

“强子和朱厌呢?”我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

胡金递给我一支烟说,强子按你的吩咐到临县去找瓜爷去了,说是回来的时候。把陈花椒两口子一块带回来,朱厌启程起京城了。

“花椒这小子的伤也好差不多了吧,回来的正好,咱们准备正式征戈石市,对了金哥,你知道唐贵的下落么?”我想起来这次我能顺利出狱那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胡金和伦哥同时摇摇头,胡金说,你出事以后,大家都忙着找关系,谁也没注意到他。昨晚上我突然想起来这个人,跑到棚户区去找他,那家烧烤摊已经不干了。

“嗯,他应该会主动联系我吧。”我点点头,心思有点沉。我们没办法主动找到唐贵,他的电话号码谁也没有,棚户区的房子已经卖掉,除非是他主动出现,不然这辈子我们估计都不会碰面。

“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我捏了捏鼻子尖问他俩。眼下其实最要紧的事情是干掉阎王和孔令杰,可是我的实力还达不到那种程度,只能暂时叫那俩犊子再多活一段日子。

伦哥一边开车一边说:奇怪的事情?最近石市的岛国人突然多了起来,还有不少到咱们店里入住的,前两天胜利大街上突然出现一个叫“青年帮”的组织,是一帮十来岁的小孩儿弄得,四处在招人,我估计就是个富二代闲的没事干闲折腾,对了,武藏会所关门了,咱们要不要接下来,车站开旅馆喝洗浴确实很赚钱。

我琢磨了一下说,接了吧!石市多出来很多岛国人不是啥正常事儿,石市又不是什么经济、旅游大城市,那些岛国人好好的跑过来干嘛?回头让蔡鹰和陈二娃去查一下。对了王瓅,给恶虎堂的兄弟们一人配一把好点的甩棍,再配上双好点的军勾鞋,剩下的钱,给大家伙发工资。

我把从孔令杰那勒索来的二百万支票递给了王瓅。

王瓅有些迷惑的问:三哥,家里每月都会往我们户头上打钱的。

我乐呵呵的把支票塞到王瓅的手上说:“家里的钱是工资,这笔是奖金,恶虎堂跟着我时间最久,出的力也最多,亏啥不能亏兄弟,过阵子我会把王者具体划分出来几个堂口,恶虎堂以后就直接归我统领吧!我这也算是中饱私囊。”

眼瞅着车队进入市区,我还是没忍住,心虚的问伦哥:哥,这些奔驰车花了不少钱吧?

伦哥点点头回答,可不呗,一天八百多租的,就这还是熟人价,强子说了,必要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出狱,特意给我打的电话。

“敢情是租的啊?”我顿时松了口大气,抹了抹额头上的白毛汗。

伦哥挑了挑眉毛说,你以为呢?一台车二百来万,咱们哪有那排面整这么老些。

“二百万是么?”我嘴角抽搐两下,认真的点点头说: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咱们王者真正的扬眉吐气!

哥几个全都信心满满的看向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那啥,我吹牛逼呢,咱们先回派出所一趟。我得让曾亮看看我的排面,不能亏了这八千多块钱租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