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 你说啥?大声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嘞,兄弟!”伦哥大胳膊一挥直接打了下方向盘,王瓅掏出手机拨号:通知开车的兄弟,跟上节奏,别掉队!

一列纯黑色的“奔驰S350”轿跑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条长龙冲着桥西区的派出所方向开去,路上我心潮澎湃,不停的对着反光镜抹脸摆弄发型,老长时间没装过逼了,手法都有些生疏。

往派出所走的过程中,路过一家五金店,我让王瓅下车给我买了两把菜刀,当十辆崭新的奔驰车停在派出所的大门前时候,立马引起了轰动,很快从大院里跑出来不少“同事”。

王瓅快步跑下车,替我将车门打开。我将两把菜刀别在腰后,昂着脑袋牛哄哄的走下车,看清楚是我后,那些围观的同事瞬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我咧嘴微微一笑。本来还想摆个谱跟他们挥挥手的,谁知道马洪涛一句洪亮的“赵成虎,你特么要疯啊!”瞬间破坏掉我好不容易营造的霸气氛围。

马洪涛瞪着俩牛眼从大院里走出来,拿指头戳了戳我胸脯子骂:你丫是不是要疯?装逼装到派出所来了?老子警告你,别人不敢把你怎么滴。我可一点不带惯着你的。

“让我痛快的装场逼,晚上我约蓓蓓和你吃西餐。”我嘴皮没动,从牙缝里很小声的挤出一句话。

马洪涛的脸色立马变了,朝着我憨笑:“我三哥,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还说待会给你送饭去呢。”

马洪涛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不光把我给吓到了,旁边不少围观的同事们也瞬间惊愕的长大嘴巴,要知道马洪涛可是所里出了名的油盐不进,别说我一个小小的民警,惹急眼了就算是市局局长他都敢怼,谁曾见过他这副贱不溜秋的模样,我想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不说别的,单凭我马哥能为了安佳蓓抛弃自己的面子这一点,这个男人绝对靠谱,我说啥都得帮他搞定这段姻缘。

我和马洪涛一齐往派出所的大院里走,路上我问他,曾亮在没?

马洪涛点点头说,在!一直在商量你的去留问题,你也知道,毕竟这次事情闹比较轰动,那些报社、电视台昨天一直到所里采访,警察买凶杀人可是大新闻,咱们车站派出所一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所以是打算开除我喽?”我侧头望了眼马洪涛。

马洪涛沉默了几秒钟,微微点点头说,我一直都在替发对意见,不过毕竟...

我冷笑着撇撇嘴问他,那上级领导怎么说的?

马洪涛声音很小的凑到我耳边说,上面领导这次的态度很暧昧,竟然说让咱们所里自行解决,这不科学啊。孔家在市局里有不少门生,按照他们的逻辑,肯定是要把你革职严办的,哦对了,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我搂住他肩膀笑呵呵的说:“待会吃饭的时候。我跟你细谈。”

上级领导的态度很暧昧,只能说明是有人阻止了,谁能阻止孔家的门生?那肯定只有孔家的当权者,孔令杰恨不得我死,他肯定不会,狐狸和我的关系一般般,应该也没那个实力,那就只剩下跟我下棋的那个奇怪老头,我估摸着孔令杰脸上的巴掌印也是他盖出来的。

别看老头七八十岁了,手上还是很有力度的。毕竟戎马出声,手上的老茧都快比我脸皮厚了,看来孔家的人不全是糊涂蛋,至少有个明白事理的大当家,不过我估计以后我和老头都不会有太多交集了,我不光欺负了人家孙子还从他家盗走了将近两千万。

一想到“两千万”我就揪心,唐贵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也没有给我通过一个电话,难道是我之前预计错了?他不是不爱财,只是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此刻已经卷钱离开了吗?

胡乱琢磨着,我和马洪涛就走到了所长办公室门口,马洪涛打算敲门的,我直接拿脚尖踢开门就走了进去,曾亮办公室里。还坐了四五个人,有所里的二三把手,也有一些资格比较老的警员,屋里弥漫着一股子烟雾。

进门前我就听到里面的人提着我名字在哈哈大笑,好像是在讲什么笑话。

见到我突然闯进来,这些人全都“腾”一下站了起来。

一个老警员指着我质问,赵成虎,你还没有点纪律了?进门怎么不知道敲门呢?

“敲过了,是您耳朵背没听到罢了。”我嘴上虽然挂着微笑,不过腔调却不带丝毫的客气的。

我提倡尊老爱幼,但是一点不惯着倚老卖老,特别还是一些拿我当成笑柄的老狗,这次孔令杰和阎王能把我成功的陷害入狱,我相信不止是曾亮,屋里坐着的这些人全都“功不可没”。

那老警员一巴掌推在我胸口怒喝,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是什么货色,我就给你什么脸色!屋里的各位领导们想必都知道我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也不废话了,制服可以保大家一时,但是保不了一世。我没有招惹过各位,大家也不用非要把我弄死才觉得痛快,多替家里人考虑,倘若各位光荣殉职,你们辛辛苦苦赚到的票子是别人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马子也是别人的,有孩子的领导们想想,自己的闺女儿子喊别人爸爸是种什么心情!”我拿胸脯撞开那个哑口无言的老警员,大马金刀的坐在旁边空着的沙发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长长的吐了口烟雾。

马洪涛将房门关上,不想外面的同事们看到里面肮脏的一幕,冲着我轻声喝斥:成虎,控制一下你的情绪,不要太激动了。大家不是阶级敌人,都是同志。

别人的面子我能不给,但是马洪涛开腔,我必须买账,况且我也有意太高马洪涛在这些领导们中的地位。马上做出个卑躬屈膝的表情,贱贱的一笑说:“好的,马哥!”

曾亮坐在办公桌后面,满脸不自然的望着我,我看到他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朝着屋里的人爽朗的一笑说,各位不用介意哈,全当我是空气,你们好像在为我的事情开会对吧?继续继续。

一屋人仍旧鸦雀无声,全都眼巴巴的从曾亮和马洪涛的脸上来回巡视。

马洪涛清了清嗓子说,既然大家都不发言,那我先说吧,曾所、各位同僚,我不同意开除赵成虎,相反我觉得应该高调表彰。首先大家都清楚,赵成虎这次是被冤枉的,外面的媒体以讹传讹,这个咱们必须澄清,其次赵成虎自从当协警以来包括分配到棚户区执勤,期间抓过多少扒手,制止过多少起流氓斗殴大家也都看在眼里,我可以很负责的说,如果没有赵成虎,胜利大街和棚户区的治安不会有现在这么好!

我自然清楚马洪涛这是在故意替我太高身价,感激的冲他望了一眼。

还是刚才出声的那个老警员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一副苦大仇深的指着我鼻子喊:“可是他也没少闯祸啊?到棚户区报道第一天,就和孔家地产公司的保安发出了冲突,我听说后来发生了极其产生的报复事件,只是孔家地产公司的负责人大度,并没有追求责任罢了!”

这老头姓江,是所里后勤处的主任,属于一个没什么权利,但是油水很厚的岗位,估摸平常没少收孔令杰的好处,不然也不会这么卖命的维护自家主子。

我笑了笑,朝着那老警员瞟了一眼,翘起大拇指。

接着我猛然站起身,从腰后抽出提前买好的两把菜刀“咣当”一声放到曾亮的面前,冲着他耸了耸肩膀说:我这个人讲道理,我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心里跟明镜似的,一个比一个清楚,这里有两把菜刀,要不然你们把我砍死。要不然我把你们砍死,一了百了,咱们都没烦恼了,我既然可以被冤枉买凶杀人,也照样可以让小弟顶罪,我听说上级领导让咱们内部处理我,那接下来大家表态吧?

“你需要我们怎么表态?”曾亮吞了口唾沫望向我,老实说我真鄙视这个篮子,这要是换成马洪涛当所长,早就一巴掌呼到我脸上让我滚蛋了。

“你说啥?大声点!”我皱着眉头瞪向他。

曾亮干咳两声,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仰头看向天花板。

沉默了几秒钟后,我笑了笑说,出警队,副队长的位置不是空着么?

“我是出警队的副队长。”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站起来出声。

我邪笑说,你不是要到后勤处去当主任吗?

“那我呢?”刚才一直和我争锋相对的老家伙立马不干了。

我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瞟着他说,你刚才不是主动和曾所提出要到门卫室去看大门吗?屋里这么多人都听见了啊,对了,刚才王者洗浴的负责人让我转告曾所,打算给咱们所里赞助十辆私人轿车,特别点名没有江主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