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 恩威并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我赤露露的威逼加诱惑,办公室里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

我很不礼貌的拿手指头挨个指了指屋里的人数数:一、二、三...除了我和江主任以外刚好还剩下八位领导,一人一台车,剩下的两台留在咱们所里,曾所可以当成内部奖励,奖赏给有特殊贡献的同事,这样也可以调动大家工作的积极性,对吧?

“这..”曾亮和屋子里的这帮老狐狸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这车我不...”马洪涛刚要出声,我扭头看了他一眼,使了个眼色,他愣是把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记得很小的时候,有次发高烧,爸爸背着我到村里的诊所去看病,赤脚医生刘麻子就说过:不管是治病还是治人都一定要对症下药。

马洪涛是个好警察。可他的迂腐和不变通往往会破坏我的计划,所以我一直都在尝试着让他变得更有“人情味”,现在看来安佳蓓这味灵药,确实能够帮助他“药到病除”。

看这帮老狐狸都在跟我玩拖延战术,我也懒得再耽误时间。直接将两把菜刀“蹭”的一下劈在曾亮的办公桌前面,刀身微微颤抖,摄人心魄的刀刃泛着一抹寒光,我提高嗓门说: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大可以提出来嘛,反正我这个人不讲理,要么大家拿车走人,回家安居乐业,要么领导们把我砍死,一了百了!

那个三番五次阻挠我的江主任有点急眼了,指着我鼻子骂街,赵成虎少拿你那套社会风气来恐吓我们,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傻逼!”我斜楞眼吐了口唾沫。

当警察的没有几个是好脾气,江主任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觉得自己有孔家做后台,更是狂的不要不要的,他把胳膊撸起来,指着我喊:你再说一遍!

“傻逼,傻逼,傻逼!喜欢听人夸你是吧?我在免费送你两遍。”我故意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他火了,上来就是一肘子怼在我胸脯上,等他胳膊肘刚刚挨着到我衣裳,我跳起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骂:草泥马的,你好好的怼我干鸡八!

“我...”江主任被我抡了一记响亮的大耳光,脸红脖子粗的要跟我拼命。

我赶忙往后倒退两步,冲着曾亮吼叫,曾所你可是亲眼看见了啊,江主任先动手打的我,我属于正当防卫,没毛病吧?

喊完话,我直接从裤子口袋掏出甩棍,“唰”的猛甩一下,棍子重重的打在他脸上,把他那张老脸给抽出一条红印子。他疼的如同猫叫春似的“嗷”的就是一嗓子。

我抡圆胳膊,按照之前张竟天教我的套路,从上往下就是一式“开天辟地”劈在丫的脑门正中,这老小子被我一棍子给打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嚎叫起来,都不给我使唤第二招“横扫千军”的机会。

马洪涛和几个警员赶忙将我拽开,曾亮也从办公室的后面跑出来,老娘们似的喋喋不休,都是同事,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的,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被马洪涛硬拽到另外一边,伸手指着江主任嚎叫:“老王八蛋,识相的你就给我乖乖的蹲墙角听着,再出来得得瑟瑟。老子当场嫩死你!”

其实我心底一阵窃喜,本来朱厌教我的“砍踢”只能被动进攻,或者说是攻击那些站立不动的目标,可是张竟天教我这两手就不一样了,如果再配合上我的砍踢,我觉得就算是和胡金面对面的干一场,我都不见得落下风。

一阵喧闹过后,江主任被搀扶的坐在靠近墙角的沙发上,脑门上被我抽出来两条红色的淤青,看起来喜感十足。敢怒不敢言的瞪着我,时不时低下脑袋“噼啪”的按手机,估计是在给他主子汇报工作。

“领导们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深吸一口气,转动脖颈问屋里的人。

曾亮这个逼属实够狡猾,干笑说:民主民主。我看大家的意思,大家要说同意,咱们就拍板定下来这件事情,顺便把马哥接任出警队队长的事情也一并公布出去。

屋子里又一次陷入了安静,几个老家伙彼此眼神对视,时不时的小声叨咕几句,最终有人先站了起来。

“我..我觉得赵成虎比我更能胜任出警队副队长的职务!而且我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后勤处的工作!”王副队长很聪明,第一个表态,站到了我左手边,我冲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什么事情都怕有人带头,王副队长说完话,立马又站起来几个人举手同意,最后屋子里就剩下那个老鹌鹑似的“江主任”,他一语不发,仇视的瞪着我。完事朝着曾亮冷笑说: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这一票反对也肯定无效,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家里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说罢话,他摔门就走了出去。

“真够目无法纪的,这还在上班时间呢,说走就走!简直拿咱们曾所当傻逼,不行,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从马洪涛兜里摸出来手机,按下伦哥的号码,轻声说:待会出去一个老头,给我好好的修理他一顿,特征?长相猥琐。极其的猥琐,是我们所里原后勤处的主任,姓江,你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就知道,让他在医院里躺个三年五年吧。

马洪涛有些不悦的靠了靠胳膊说,你别乱来,老江是咱们所里的老同志。

“放心吧,待会会有人到所里投案自首,这年头街上的混子一抓一大把,随便给点钱,让他们杀人,都不带眨眼的,别说号子蹲两年。”我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其实就是想给剩下的人提个醒,别跟我玩两面三刀的把戏。我翻脸的时候,不分你是什么身份。

挂掉电话,我微笑的环视一眼屋里的领导们,欠了欠身子问,咱们继续聊车的事情吧。一人一台现代伊兰特,不值俩钱,只是我那位当洗浴老板朋友的一点心意,他还跟我说了,以后咱屋里的这些人。到他店里消费,永久免费,我这朋友近期打算和孔家联手开发棚户区,到时候那边的一些娱乐场所也可以有大家的一成干股哦!

这帮老狐狸们的态度转变很快,几乎同时点头开始夸奖我。说什么年富力强,能力突出,甚至还有人说我长的精神,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我真想一巴掌呼在丫脸上。这特么不是废话吗,明眼人都知道我小伙很精神。

拖去制服,其实这些人的嘴脸和平常的市井小民并没有什么两样。

一阵寒暄过后,曾亮拍板,正式任命我为出警队的副队长,马洪涛容升正队长,他下午会专程到市区把申请书递交上去,一般这种派出所内部的晋升、下放,局里的人基本不会过问,就是走个过场。

从曾亮的办公室出来,我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仰头望向天空中的太阳,春意盎然,暖烘烘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格外的舒服,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来,今天之后,我的仕途也算正式扬帆起航了,我这一招是张竟天教给我的,确切的说是他送给我的那把甩棍,棍把手上有四个楷书小字“恩威并施”。

这个张竟天到底是干嘛的?看来有必要让陈二娃和蔡鹰好好去调查一番了。再有就是唐贵到底会不会出现了,我忧心的叹了口气,唐贵如果能加入王者,那我们这台机器,无异于注入了新鲜的机油,肯定会跑的更快,至于张竟天顶多只能算外力,他那个岁数,加上不平的背景,绝对没可能跟着我混。

坐进车里,我很随意的问了句胡金:金哥你听过石市有个叫张竟天的名人吗?我在看守所里碰上了他,这个人好生猛,从派出所里打手机,拿武器,而且拿狱警当服务员使唤,把监房当餐厅,牛逼哄哄的涮火锅。

胡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回答,我没听说过。

“你刚才说谁?张竟天?你在看守所里碰上的?”前面开车的伦哥猛然“吱”一下踩下刹车,满脸的错愕表情,整的后面的车队都差点跟着追尾。

“对啊,那人就叫张竟天啊,白天跟我关在一起的,不过早我几个钟头出来,哥,你认识啊?”我好笑的望着伦哥那一脸震撼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