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 石市的华尔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眯缝眼睛望向朝我徐徐走来的青年,咧嘴笑了,来人正是唐贵这个人形的印钞机。

我俩相视一笑,唐贵从兜里掏出一沓银行卡递给我说:这次从孔家身上赚到的两千万,为了保险起见,我分成了二十张银行卡,密码全是你生日,就当我替我表弟给你赔不是了。

“你知道我生日?”我惊愕的问道,同时眼睁睁的盯着那一摞银行卡看,这里头可是两千万啊,唐贵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甩给了我,家里就算真有几台印钞机的人,估计也没法做到像他这么洒脱和霸气吧。

他把墨镜从脸上摘下来乐呵呵的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公安系统网里记录的清清楚楚啊。三哥废话我不多说了,当我是兄弟就把这钱拿起来,只当是我入伙的投名状。

出于礼貌,我还是客套的推辞了两下说,别介!钱都是你辛苦挣到的。跟我毛关系没有。

唐贵不知道是真实在还是后悔了,见我退让,他一点没客气,直接点点头说: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三哥。

说罢话他把银行卡给揣了起来,当时我就傻眼了,旁边的伦哥也“咕噜咕噜”猛咽了口唾沫,看我俩大眼瞪小眼的憨样,唐贵歪着脑袋一脸费解的问: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我和伦哥一齐摇了摇脑袋。

唐贵一脸懵懂的点点头说,那咱们吃饭吧,今天好像是给三哥接风吧。

“好,走着。”我做出个邀请的手势,等他走进饭店,我和伦哥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想哭的表情。

当时我真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嘴巴子,没事好好装什么逼,人家给钱我接着不就好了,非要摆什么社会大哥大,这下好了,两千万直接打水漂,从天堂到地狱,只用了一来加一去。

伦哥拍了拍我肩膀安慰:三子没事儿哈,就当咱从来没听见那两千万,有啥大不了的,将来肯定还能再赚回来。

我使劲拍打自己的胸脯子摆手说,哥你别再提两千万了行不?我现在就特么想找面墙撞死自己。

回到饭店里面,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人头攒动,热火朝天,整个大厅都被我们包了,五十多号恶虎堂的兄弟整整齐齐的围成几桌,谁也没动筷子,俨然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士兵,我和王瓅、胡金、伦哥还有唐贵坐在正中间的一张桌子上。

我站起来环视了眼所有兄弟,望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庞。心里百感交集,这些人都是我当初立足石市的根本,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有现在胜利大街清一色挂“王者”摘牌的繁华景象。

脑子里有很多感慨要说,最终我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清了清嗓子吼:客气话没有,今天大家就敞开肚子吃喝,谁也不用怕喝多,完事以后,我让王瓅安排兄弟们玩乐,都是年轻大小伙子,有那方面的需求很正常,我就一句话,谁特么也不准祸害正经姑娘,不许吸毒贩毒。有对象的,待会让王瓅多拿一千块钱当恋爱经费,等到你们结婚那天,我赵成虎承担你们婚礼的全部费用,完事通知家里给你们换正经工作!

“三哥威武,王者天下!”一道气冲山河的呐喊声在大厅里响起。

我摆摆手大笑:开干!谁也别特么来敬我酒啊,要灌就灌王瓅、伦哥和胡金,还有这位刚入伙的兄弟唐贵,这些人都是酒中仙!

“哈哈...”弟兄们发出一阵洪亮的笑声。

等我坐下身子,胡金干咳的冲我说。小三爷我还是别喝酒了吧,每次喝多都误事儿,眼下朱厌没在身边,我得保护你安全。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金哥你放心喝你的。跟我这么久你都没能痛快的喝醉一回,今天不用拘束,我刚刚放出来,孔令杰也好,阎王也好,谁也不傻逼,不会自己往上撞,况且你三弟现在可厉害了,真碰上啥事应该也能应付一二。

胡金迟疑了几秒钟,也没继续矫情,直接从桌上抄起一瓶白酒站起来朝着恶虎堂的兄弟吼,是男人就整一口!

一帮大小伙子齐刷刷的举起酒杯,胡金和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玩闹,我和伦哥、唐贵自顾自的吃菜闲聊,气氛好的不得了。好几次我都想开口问问唐贵打算怎么处理那两千万的,可又实在拉不下来脸,最后心一横心说,就当不知道那两千万的事儿得了,反正唐贵以后也是王者的人,只要有他在,何愁挣不上下一个两千万。

唐贵也真能沉得住气,我不问他,他也没打算主动跟我说什么,反正就是我们闲扯,他就配合着聊几句,这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下午三四点,我们准备结账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喝吐了,胡金和王瓅俩人脸红脖子粗的搂着肩膀“嗷嗷”嚎叫着要去找小姐。

我让伦哥把账结了。顺便统计一下有多少服务员和厨师愿意跟我们走。

没多会儿伦哥领着那个胖乎乎的大堂经理回来了,可能胖人都容易冒虚汗,这位姓许的大堂经理就是一边抹脑门一边朝我谄笑:老板,所有人都愿意跟着咱们一起离开,不过大家希望工资方面能够再提高一点。

我喝的也有点上头,很大气的摆摆手说:告诉他们凡是愿意跟着我干的,工资涨五百,每月多两天休息时间。

旁边的唐贵没喝多少酒,很文雅的拿餐巾纸擦了擦嘴巴说,告诉他们如果诚心实意的跟着三哥干,每人工资涨一千,不定期有奖金,你的工资翻三番,但是必须要把这里的客源一并带过去。

听到自己的工资翻三番,徐经理眼珠子都快咕噜出来了。恨不得当场给唐贵跪下,点头哈腰的拍着胸脯子保证,放心吧老板,我保证把咱们饭店经营的红红火火。

等他离开后,唐贵将之前那一摞银行卡放到桌面上。自己拿出来一张,然后把剩下的推到我脸前,微笑着说:三哥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嘛,你没有见财起意,生出弄死我的念头。说明你人品没问题,期间关于那两千万的事情一句都没有问过我,说明你对兄弟绝对义气,从今往后,唐贵这条命是你的。这一百万算我借公司的,我想拿出来做个证券公司,没意外的话,年底前翻十倍不止。

“兄弟,你不是跟我说笑吧?”见到两千万失而复得。我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唐贵“嘿嘿”一笑说,没喝过瘾是不?要不咱们再找个地方整两盅?就到羊汤馆去呗?

“稳妥!”我兴奋的和他互相碰了碰拳头。

之后我和他一块跑到了棚户区的羊肉馆,又整了二斤散白,期间我把孔家准备赔偿给我棚户区一条街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唐贵沉思了几秒钟后说,三哥!我说话直,可能有些不好听,不过你愿意听听我的建议吗?

我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都是兄弟,有啥说啥。

唐贵深吸一口气说,在棚户区干娱乐城确实可以快速吸金,但是没什么实际影响,娱乐行业只能让王者的小弟再增添几百个,现在这年头,干仗就是打钱,况且你如果真想从石市真正立足,肯定还得从事白道产业,如果是我的话,我就把那条街改造成为一条金融街,一条专门从事证券、股票、期货、理财之类的街道,别说石市没有。整个北方都少的可怜,你知道美国的华尔街吗?

我实事求是的说:“我们县城有条华光道,兄弟我不懂这些玩意儿啊。”

唐贵微笑说,关键我懂啊,除非你信不过我,想想看一帮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从你手下打工,喊老板,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

“咱们是兄弟,我绝对信得过你,你接着说。”我重重点了两下脑袋。

唐贵深吸一口气开腔:你要知道做金融接触到的可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人和人的交往不过就是一张渔网,圈子大了,地位跟着水涨船高,当你的合作伙伴变成银行行长、控股公司的总裁,你想想石市的市委书记会用一种什么态度对你,而且从石市做有个先天优势,这里是省会,在石市出了名,就意味着整个HB省,你都是风云人物,二十一世纪,网络终将和实体并驾齐驱!

“听你说的我现在就好像小猫挠心似的痒痒,你说你丫这么有本事,为啥不自觉干呢?”我迷惑的问他。

他意味深长的吐了口烟雾说:我懒,而且我这个人天生不适合做领袖,当个二三把手凑合,真让我实打实的统帅,我会慌的六神无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