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 说英文的小痞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下午我和唐贵喝了足足能有两三斤斤的散白,反正喝到最后,两人都迷糊了,肩膀搂着肩膀的朗朗吹牛逼,他说他要成为中国的什么盖茨,我嗷嗷嘶吼着我要当北方最强横的道上领袖。

酒这个玩意真不能多喝,尤其是喝到懵逼,就彻底的原形毕露了。

我俩精神病似乎一路唱一路叫的往洗浴中心走,好几次差点让车给撞到,快走到胜利大街路口的时候。我再也扛不住了“哇..”的一下蹲在地上开始呕吐起来。

唐贵一边帮我拍打后背,一边大着舌头嘲笑,我还以为你挺能喝的,敢情也是装出来的啊。

说着话他也一屁股坐到地上,我俩像是孩子似的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他就埋头哭了,我不知道他是耍酒疯还是怎么,也没搭理他,此刻已经临近黄昏,街头人来人往,不少人都瞟着我们两个醉汉在出丑,猛不丁的唐贵抬起头看向我说,三哥你知道吗?这些年我经历过很多人,受到过很多背叛,也曾把自己搞的狼狈不堪,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碰上你,又重新燃起了我对兄弟这个词的期盼。

我脑袋觉得很沉,“嗡嗡”的直发懵,卷着舌头说,我这个人其实很虚伪的,除了自己兄弟,谁想从我这儿换点真心难于上天,不过我认可的兄弟,除了背叛我,我永世不会抛弃他。

我俩互相搀扶着往回走,刚好从不远处的网吧里走出来一大波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青年,有男有女,一个个穿着掉档裤,大板鞋,看起来很是社会,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嘴里叼着烟说话也是各种带把儿。

要是平常我肯定躲着他们走,不是因为有多害怕,只是觉得招惹这样的小孩儿很丢脸,今天我和唐贵都喝多了,走起路来头重脚轻,也顾不上给这帮小混子们让路,尤其是唐贵还不小心碰到一个小太妹的身上。

这帮“社会小哥”们当场就炸了,一个个叫嚣着就把我们包围起来,嚷嚷着叫赔钱,被唐贵碰到的那个小太妹更是演上了,眼泪汪汪的揉着肩膀直喊疼。

看对方不过是一群小孩儿,我也没想太多,毕竟咱也是从那个时候走过来的,估计这帮小爷们就是缺网费或者饭费了想要勒索我们一笔。我寻思给他们二百块钱打发走得了,左掏右偷的摸钱包,这才想起来,身上的衣服都是新换的,兜里除了那十几张银行卡。一毛钱现金都没有,刚才喝酒都是唐贵买的单。

我靠了靠唐贵胳膊说,拿二百块钱赔给小哥几个吧,咱们还有事儿呢。

唐贵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急赤白脸的摇晃胳膊骂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老子从马路上好好的走着,你们故意撞我还有理了?小小年纪就他妈不学好!

喝完酒的人本身就给人一种很恶的感觉,再加上唐贵剃个瓜皮头,一身紧致的小西装。五官长得也有几分狠厉,一嗓子下去还真把这帮咋咋呼呼的小崽子给震到了当场。

骂完以后,唐贵拉着我胳膊骂骂咧咧的推开挡在我们前面的小崽子横冲直撞的往前走,我有点想笑,这帮小混混碰上我们也算倒霉了,哪知道还没来得及笑出声,我就感觉脑后一阵闪过一股凉风,完全是这么多年挨打挨出来的条件反射,慌忙往旁边侧脑袋,顺手推了唐贵一把。回过去脑袋。

我看到一个扎着鼻钉,烫着“超级赛亚人”发型的红毛小混子从街边抄起一块砖头要往我后脑勺呼,得亏我刚才反应的快,要不然这会儿估计已经中招。

看我躲过自己的偷袭,那小子干脆直接拿板砖拿暗棋朝我脸上就砸了过来。同时气急败坏的嚎叫:一起上!

喝醉酒的人不怕疼,我拿胳膊挡住砖头,抬腿就是一脚将他踢了个四仰八叉,骂了句“上你麻痹!”本来我是不乐意欺负小孩的,可是这帮小混子欺人太甚,一个个好像狼崽子似的冲我扑过来,我要是不还手,今天铁定撂倒在这儿。

我侧头看了眼唐贵,这货刚才被我一把推开,不小心给绊倒在地上,此刻竟然呼呼大睡起来。

我干脆从裤兜里拿出甩棍,一个潇洒的起手式,劈躺下一个家伙,接着按照张竟天之前教我的,抡圆胳膊一记“横扫千军”甩到了出去。不知道是手法不够熟练,还是喝了酒的缘故,我只抡躺下两个小家伙,其他人已经疯了似的冲我跟前。

甩棍的优势一下子使不出来,我拿胳膊挡在脸前,抬腿狠踢出去两记“砍踢”,又放倒两个小混子,剩下的人一时间不敢冲我跟前逼近,刚才匆忙间,我也被他们给踢了好几脚。我回头朝着唐贵吼了一嗓子:阿贵,报警!

其实我就是吓唬他们的,一帮小混子瞬间面面相觑,指着我鼻子骂了几句脏话。

等他们跑远以后,我苦笑着吐了口唾沫。现在的小家伙们真是越来越狠了,刚才有好两个逼崽子竟然还准备拿匕首捅我,幸亏我眼快手疾,打了一架,我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将唐贵扛起来继续朝着洗浴中心走。

本来我以为就是件平淡无奇的小事儿,谁知道那帮小崽子竟然还没完了,这是后话,稍等再表。

我费劲巴巴的把唐贵扛回洗浴中心,将他丢在大厅的沙发上,完事喘着粗气朝收银台的梧桐和安佳蓓喊了一嗓子,帮我倒两杯茶。

喊完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冲着梧桐问,咦?你怎么还没走呢?你师哥不是回来了嘛,没来接你?

梧桐没有接腔,帮我倒了一杯热茶拿过来,眼睛红红的冲我小声说,坏人,我想跟你谈谈,关于我哥哥的事情。

“行啊,谈吧!别说让我俩握手言和哈,我和阎王八字不合,他属水,我属火,不是他浇灭我。就是我烧干他,其他事情都好商量。”我挤出一脸微笑朝梧桐点头,嘴里的酒味实在太呛的慌了,我赶忙抿了一口热茶漱口。

梧桐迟疑了一下,刚打算出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的马达的轰鸣声,听架势起码得有十几辆摩托车,我寻思站起来看看是啥情况,这个时候我们洗浴的玻璃大门“啪嚓”一声就被人给砸碎了,紧跟着就从外面冲进来一大群的小年轻。足足能有三四十口子,不过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孩儿,带头的人正是刚才打算拿板砖偷袭我的那个“超级赛亚人”。

这小子跟在一个满脑袋扎着麦穗小辫,长得皮肤黝黑的青年身后,恶狠狠的指着我说:哥,就是他!刚才在街上故意给我们闹事,还打伤我们还几个兄弟。

满脑袋扎麦穗小辫儿的青年顶多十八九岁出头,一身很洋气的朋克装,衣服和裤子上全都那种亮晶晶的小铁皮,脖颈上带条很粗的十字架大链子。而且他长得也挺有意思的,嘴唇片子格外的厚重,眼袋又深又黑,感觉像是个混血儿。

他冲我耸了耸肩膀,嘴里像驴嚼干草似的咀嚼着口香糖,冲我昂头问:“Doyouknowhowtohelpyoungpeople?”

我直接将甩棍掏出来,一点不带惯着他的喝斥:“说人话!”

安佳蓓和梧桐赶忙戒备的站在我左右,安佳蓓同时掏出手机打电话:死哪去了?快来我们洗浴中心一趟!

“你知道青年帮吗?我是Jesse,你打了我的伙计,是不是应该...”那小伙拨拉了两下自己好像被炮嘣过的脑袋问我。

不等他说完话。我直接不耐烦的打断道,你爱谁谁,咋地?起个英文名字就能胡作非为了?刚才谁砸我洗浴玻璃的?主动站出来,把玻璃给我换好,门口打扫干净,这件事情就算处理了,要不然今儿特么谁也别想走。

安佳蓓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的说,三哥,王瓅他们可一个都不在啊。

“呃?”我顿了顿,冲着那个浑身好像生跳蚤似的小辫儿青年说,算了,今天大哥心情好,你们把门口给我收拾立整就可以滚蛋了,我当作没发生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