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 这不扯淡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色厉内荏的呼喝声,那个叫Jesse的青年夸张的咧开嘴巴来了句:哦买噶!

我点燃一支烟问他:“哦尼玛!想咋地?”

“你打伤我的手下,赔偿我三万元不过分吧?”Jesse好像得了癫痫症似的,身体一颠一颤的抖动,我觉得要是再给他配点音乐,他估计敢当场就摇头。

我顿时给气笑了,混了这么久,从来都是我勒索别人医疗费,头一次碰上被人找上门敲诈,我学着他的样子一哆一嗦的得瑟道:哦买噶。不赔!

这孙子是真不识开玩笑,我话刚说完,他胳膊一挥直接朝着身后的那帮小狼崽子摆手:砸!

一群小逼孩儿就跟吃了过期春药似的,抡起手里的铁管、凳子腿开干。

除了服务生,我们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人,唐贵还像个死猪似的趴在沙发上扯着呼噜,单凭我和俩女孩想要阻拦属实有点困难,我干脆叫安佳蓓和梧桐站到旁边去,防止误伤,我倚靠在收银台的前面,防止有谁趁乱进来偷钱,反正洗浴中心有摄像头,我也不用怕出了事找不到人。

这帮小崽子砸完一楼大厅,一个个又如狼似虎的冲向二楼,没多会儿不少穿着睡衣的客人和小姐、技师们尖叫着跑出去,看到这一幕,我心都在滴血,这可全都一张张崭新的钞票啊。

我把这一切全都记在旁边那个叼着根雪茄的Jesse身上,心底盘算,待会讹狗日的多少钱合适,十多分钟后,这帮小崽子兴高采烈的从楼上走下来,Jesse耸了耸肩膀指着我吓唬:我给你三天时间准备,三天以后赔偿我五万元。

“刚才不还说三万嘛?怎么一会儿就变成五万了,大兄弟!”我像是没事人一般趴在收银台上面,冲他微笑的问道。

Jesse将自己的小皮衣领子立起来,很嚣张的来了句:三万是医疗费,两万是保护费!以后,我们青年帮罩着你。

我舔了舔嘴唇,从收银台里走出来,冲着他说:大兄弟这样吧,你让你的小弟先撤出去,我给你拿钱,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说好不好?

Jesse犹豫起来,我讥讽的说:就这点胆子怎么当老大啊?你怕啥,我又不会吃了你,这屋里统共就四个人,俩女的,一个醉汉,单挑我这小身板都够呛是你对手吧?

“谅你不敢耍什么花招!”Jesse摆摆手,一帮小崽子牛逼哄哄的走了出去。

安佳蓓和我认识的时间久,瞬间就意会到我的想法,轻轻的走到门口,等那帮小孩都走出去以后。她“哗啦”一下将卷帘门给拉了下去,Jesse的脸色顿时变了,警戒的往后倒退,指着我问,你想干什么?

我邪恶的咧嘴一笑。从银台的抽屉里拿出来一沓钞票平铺在大理石桌面上,拎着甩棍冲他说:你不是要医药费么,这些全都是你的,开心不开心?

安佳蓓和梧桐一左一右将他包抄,我冲她俩摆摆手说,你们从旁边给我掠阵就行了,对付这样的豆芽菜,我自己能搞定!

Jesse往后微退几步,两只拳头放在脸前,像是怼空气似的比划着出拳。不屑的朝我勾了勾手指头。

“去尼玛的!”我单手紧攥甩棍,冲他脑袋就劈了下去。

那小子灵巧的往旁边一阵跳跃,一记直勾拳就捣向了我脑袋,我慌忙往后躲闪,谁知道他的拳速异常的快,我脚后跟才刚往后挪动一步,他另外一只拳头已经到了我的脸前。

慌乱中,我抬腿一个“砍踢”踹在他的小腿上,同时跳起来,抡起甩棍就往他的脑袋上抽打。他机敏的弓下腰,原地一个“驴打滚”躲开了我的两连击,跟我保持五六步的距离。

碰上对手了!我“呼呼”喘息两口。

他仍旧两只拳头比划在胸前,不过时不时的揉捏两下小腿。

我正打算继续冲击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声。接跟着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响起,不用想也知道,外面那帮小混混抛弃自己老大逃走了,我将甩棍收起来,朝着他冷笑说:小家伙,待会通知你父母吧,入室抢劫可不是小罪!

“你不是英雄,居然报警!”Jesse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撇撇嘴巴说,法制社会救了你,不然我今天能活活打死你,草泥马的,收保护费收到老子的头上了,也不打听清楚这条街谁罩着的。

卷帘门传来“啪啪”的敲打声,一个男声从外面吼叫:警察,开门!

我示意安佳蓓去开门。安佳蓓皱着好看的柳叶眉嘀咕,这个死人,怎么现在才来!

卷帘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七八个警察,带头的竟然是个女警,这女警大概一米六左右的个头,一身合体的制服紧致的包裹在身上,尤其是胸脯的地方格外饱挺,秀发藏在翻檐帽里头,长得也挺带劲的。峨眉杏眼,皮肤很白皙,樱桃小嘴的上边有一粒很小的美人痣,再加上身上的制服,平添了几分妩媚。

此刻她板着脸走到我面前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报的警?

车站派出所有女警我知道,不过大部分女警都是在户籍室或者一些清闲的部门,头一次看到竟然有女孩在出警队,而且长的还这么标志,我不由好笑的问道:新来的啊?大家都是同事,我也是出警队的。

身后的几个警察都认识我,纷纷小声跟她介绍。

女警轻哼一声,你就是赵成虎啊。

“看来我的大名,美女也知道啊,那我就不多废话了,那个小孩儿刚才带人把我朋友的店给砸了,而且还入室抢劫,美女看应该怎么办?”我指了指旁边呆若木鸡的Jesse。

这小子肯定傻眼了,打死他也想不到我竟然是个警察,我正得意洋洋的时候,Jesse突然往地上一坐,咧嘴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装作好像不会说中文似的的哀嚎:警察sister,这是一家黑店,她刚才得罪了gangland,赖到我身上,我冤枉啊,我是纽西兰籍华人,跟随我的父母在石市借读。

没想到这孙子还是演技派的,我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咒骂:“说你麻痹啥呢?”

“赵成虎。你干什么?”女警一把推开我,拿自己身子挡在Jesse身前,指着我喝斥,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名警务人员?遵纪守法是本职。你现在居然当着我们面行凶打人,跟我回去一趟!

我也火了,指了指自己的脸上说,我靠,老妹儿你没搞错吧?我不遵纪守法?这孙子在我朋友店里闹腾。我踢他两脚都是轻的,你看看把店铺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店里有监控录像,你可以随时调出来看看。

“姐姐..”Jesse畏畏缩缩的藏在女警的身后,那副模样我差点都信了,头一次碰上比我还不要脸的家伙,女警胸口剧烈起伏两下,冲身后的几个警察摆手命令:录像我会看的,现在全都带回去!戴手铐,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两个认识我的警察小声喃呢。赵成虎马上就要升职过出警队做副队长了,这不太合适吧?

“他就算是局长,犯法也照样得跟咱们回去,带走!”女警油盐不进的模样简直和马洪涛有一拼。

就这样我很无辜的被锁上了手铐,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那个叫Jesse的小王八羔子竟然没事人似的两手空空坐在我旁边,还得意洋洋的朝我吐舌头做鬼脸。

“小逼崽子,等从里面出来的,我不把你打的叫爸爸才怪...”我恶狠狠的吓唬Jesse。

女警坐在副驾驶座上,冲着Jesse温柔的一笑说:小弟弟。你待会可以靠他恐吓的。

“卧槽!!”我当时脑子一阵充血,真想揪住她的头发直接按到我的座下,一顿大撇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